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18)

字体:[ ]

  雷惊木有了符箓的加持威力更甚,寻常鬼物感受到这么强烈的雷电之力都要退避三舍,不敢造次,这女鬼却只是脸色稍y-in沉了些,双手成爪,浓郁的鬼气附在爪上,格挡住了周已然又一击,虽然爪上的y-in气瞬间被破,但很快又有新的y-in气涌出。
  “哼,我还当是哪位天师,不过是个空有法器的花架子。”
  刚一交手自己的道行就被看破,周已然虽然并不承认自己是花架子,但是新手上路他的攻击的确没有章法。
  “孜然你快一套剑...棍法把她收拾了!”徐新汶缩在一边看他大开大合的挥棍还都被女鬼躲过去,心中着急得很,既怕女鬼就此霸占小青梅的身体作恶,又怕周已然这般胡乱打法全落在青梅身上,奈何那女鬼不得。
  “哪里来的棍法?!”周已然又是直愣愣的一棍挥过去,“我只学过第五套广播体c.ao!”
 
 
第9章 蚂蚁
  “你这半吊子的小道士也敢出来多管闲事!”
  周已然一通乱打让女鬼没有耐心再和他周旋。“今日我便教你明白不自量力的后果!下辈子替人出头眼睛放亮点!”
  说罢平地忽起一阵y-in风,飞扬的发丝下是煞气四溢的眼珠,认真起来的女鬼没了之前的媚色,是与传闻一致的狰狞可怕。
  周已然急退几步,给陶姜和徐新汶各塞了把符,“别省着。”
  女鬼这会儿动作不再慢吞吞,周已然反手挡住迅如闪电直冲他眼睛的一击,利爪撞在雷惊木上发出令人耳酸的滋剌声,力道之大险些让周已然脱手,虽然咬牙撑住了,女鬼锋利的指甲却离他眼睛越来越近。
  突然几张符箓擦过周已然直奔女鬼面门而去,陶姜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周已然身后,女鬼没料到一直被护在后面的普通人居然敢对她出手,大惊下慌忙撤手想击飞迎面而来的符纸。
  周已然却不会轻易让她躲开,从包里掏出把坠着铜钱的红绳,也顾不得头尾直接缠上女鬼手腕,女鬼大力挣扎,周已然直接一棍敲过去,极其简单粗暴地终止了女鬼的挣扎。
  “新手上路,实力不济但还好我法器够多。”周已然抿着梨涡自觉笑得很是欠揍。
  女鬼被绑了双手又挨了一记雷惊木,瘫在地上恶狠狠盯着周已然,y-in森森道:“我此刻附在人身上,你能奈我何?小道士,你能对无辜的小姑娘下手吗?”
  徐新汶扯着周已然手臂万分焦急:“孜然,救救孩子!”
  周已然把徐新汶的手拍开,从包里摸出一小截红绳连着两枚铜钱绑在她左手中指根部,效果立竿见影,原本还瞪着眼的女鬼瞬间闭眼,尖利的指甲和脸上的纹路也逐渐消去,恢复正常的女孩像是睡着了一样躺在地上。
  “朱砂浸成的红绳加上五帝铜钱,暂时压制住了。”
  徐新汶看到青梅恢复本来面貌也松了口气:“只是暂时压制?不能直接消......咳,请走?”
  周已然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我一个只会广播体c.ao的小道士何德何能!”他举起手里的雷惊木作势向徐新汶脑袋敲去:“不是让你不要省着吗!人家陶姜都晓得助我一臂之力,你捏着符缩那儿等着符箓给你下崽啊,四年的默契都喂狗了。”
  徐新汶缩了缩脖子没有躲这轻轻一击,随着雷惊木敲到他额头一缕肉眼看不见的晦气消散不见。
  徐新汶觉得自己很委屈:“乡下人没见过世面,这种大场面我都吓懵了,没直接昏过去现在还能和你说话已经是奇迹了!还指望我帮你,兄弟你真看得起我。”
  周已然恨铁不成钢:“你看人家...”
  徐新汶梗着脖子大声逼逼:“不然人家怎么是校Cao呢!我只是条弱小无助的咸鱼啊!”
  陶姜:“......”
  周已然不理他了,蹲下回收掉在地上的符箓。
  “嗯......”甄诺浑身酸痛按着后脑勺坐起时,就看到瓜皮竹马一脸见鬼的警惕表情盯着自己,“这儿是哪儿啊?”
  “鬼屋啊,”徐新汶小心翼翼地接话:“你之前死皮赖脸让我陪你来的,你还记得吗?”
  甄诺没理他,摁着胀痛的脑袋回忆,接受了一大段刺激惊险的记忆后,她果断抱大腿,“大师救救孩子!”
  果然是青梅竹马,周已然看着她和徐新汶如出一辙的反应,在心中感叹。
  徐新汶支付完鬼屋道具赔偿费,捏着空空的钱包在周已然身后转悠:“孜然你铁口神断啊,说我要破财还真的应验了!”
  “算命驱鬼,文体两开花!”徐新汶竖起大拇指。
  一到甄诺家周已然就被客厅里的罗马柱和红木组合家具的装修风格震慑住,这绝对当的起一句金碧辉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