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15)

字体:[ ]

  悄悄甩了甩酸痛的手腕,一脚踩上在地上缩成一团的黑影:“说吧,怎么盯上他们家了?”
  刘轩一家也十分想不通,自觉与人为善从未得罪过人,怎么会被鬼盯上。
  那鬼物挣扎了几下,见挣脱不开,便冲着周已然一阵嘶吼,声音是无法形容的难听。
  “行了闭嘴吧,食人血肉练出的形体声带居然这鬼样。”周已然只好对脸色苍白的刘家人解释道:“这鬼物道行不深,估计只会喊要害的人名,应该问不出什么了。”
  想到自己就是那个被喊的人,也是要被害的人,刘轩面无血色抖着嗓子道:“多谢大师救命!”他看了一眼没了动静的鬼问:“大师准备怎么处理这个...?”
  “生前害人,死后不知悔改变本加厉,罪大恶极,”周已然眯着眼,声音低沉:“原地散形吧。”
  不甘心!只要吃了这家人,他就可以练出完整的形体!有那个婴儿他甚至可以不惧阳光!只差一步!他不甘心啊!
  强大的怨气不甘让他奋力一搏,舍弃了好不容易练出的形体,冲向惊到呆滞的刘家人,只要附身到人身上,即使是天师也会投鼠忌器,一时奈何他不得!
  周已然没想到他居然使出了壁虎断尾这招,一时不察让他残魂挣脱,气急一下直接一把符箓撒去,挨上一个就是魂飞魄散的结局。
  哪知这鬼有几分小聪明,突然转向冲向一旁安静得几乎没有存在感的陶姜。
  吃瓜群众陶姜直面恶鬼,心中还没来得及害怕,看着那鬼狰狞凶恶的面目,身体的防御机制下意识启动一拳轰出,世界瞬间干净了,连个鬼渣都不剩。
  挥着雷惊木冲来救人的周已然没收住手,一棍狠狠砸向空气。
  “是你吗?一拳超人。”周已然惊呆了,他觉得自己的雷惊木可能是假的,自己得天梦授也是假的,搞这么多还不如普通人随随便便一拳锤过去。
  陶姜本人也愕然不已,莫非自己的技能点点在了打拳上?
  得知周已然是陶姜介绍过来处理他们家的事后,刘轩连声感谢,古话诚不欺我,远亲不如近邻!这是救了他们全家啊!
  虽然最后是陶姜一拳解决了恶鬼,但是周已然对恶鬼单方面的凌虐的画面深刻地烙印在刘轩心中,这么凶残又靠谱的大师可要好好结交!
  他的工作就是和人打交道,人也会来事儿,加上真心结交,周已然也不是高冷的人,于是没几分钟两人就小周刘哥的喊上了。
  “虽然没从那鬼哪儿问出什么,不过我猜他大概是冲着果果来的。”周已然说出自己的猜测:“我看了果果的面相,她是极好的命数,福泽深厚慧及家人,只是她现在还太小命格不稳,对恶鬼来说就是大补之物,易被鬼物觊觎。”
  “我的乖孙!”刘老太太急得不行,万一以后又有其他鬼怪盯上她孙女怎么办!“小周你有没有啥办法?命格能不能改?咱们不要这个了行不行!”
  听小周的话,她可怜的孙女现在就是块热腾腾的刚出锅的小糖糕,什么鬼都想啃一口!
  刘轩和王荔也着急地看着周已然,指望他能给他们家指条明路。
  周已然在剩下的符箓中翻翻捡捡,“把这个装在红布包里挂在果果身上,可保平安,这几个月小心些,等果果过了周岁命格就会稳定许多。”
  刘老太太小心接过符纸,立刻火急火燎准备缝制小布包。
  看刘轩王荔夫妻俩面有忧色,周已然劝慰:“你们放心,你们家劫数已过,大难不死否极泰来,后面就是后福了。”
  两人拒绝了刘轩开车送他们回学校的提议后,带着他给的五万‘打车费’坐上了公交车。
  车上人不多,坐在最后一排,两人都没有说话。
  陶姜的脸实在是好看得太有侵略x_ing,他之前一直没有仔细观察,经过今天的事后,才后知后觉,他观陶姜面相得不出任何信息,看不见从前,也看不清未来。
  果然是我技艺不精吗?周已然陷入自我怀疑。
  陶姜没注意到周已然头上几乎凝成实质的乌云,他一路上在认真思考另一个问题。就这样两个沉默了一路。
  两人不在一栋宿舍楼,到了要分开的地方陶姜终于开口了,他很慎重:“现在大学生就业形势很严峻。”
  周已然心不在焉:“嗯。”
  “对口工作不好找。”
  周已然礼貌x_ing敷衍:“是。”
  陶姜目光如炬十分认真:“不如我们一起创业吧?组队抓鬼。”
 
 
第8章 鬼屋
  “孜然,你的简历弄好没有?给我参考参考?”宋谷对刚刚进门的周已然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