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13)

字体:[ ]

  所以说这是迷信呀,当然没有用,王荔心里想。不过想着老太太为了孙女儿和顾及着他们年轻人的想法,自己悄悄地一个一个去试那些没用的偏方、土方,她心里也很感动,赶紧上前软声安慰着。
  “没用是自然的,”周已然捻起地上的香灰,“果果晚上哭闹不休不是因为失魂,是看到了不好的东西,给你们示警呢。”
  王荔听了他的话心中并不信,看了看时间,有些担心赶不上预约的医生。
  刘老太太心里却有些怀疑了,都说小孩子的眼睛干净,能看到脏东西,万一果果真的是因为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被吓到了呢。
  一直安静跟在旁边没说话的陶姜道:“能解决吗?”
  周已然回头看他,保守道:“应该可以。”
  知道孩子的母亲不信任,他们重新回到客厅,“劳烦给我一碗水。”
  王荔以为他渴了,来者是客,人家上门这么久他们家居然连杯水都没端出来,实在是失礼,连忙去饮水机接了两杯水来。
  周已然接过一杯,也不喝,从口袋里摸出张叠好的符纸,念念有词地在杯中点了三下,不知是不是错觉,经过他这番动作感觉杯中的水更加清澈见底了些。
  看着刘老太太警惕的眼神,周已然笑了一下:“您放心,这不是给人喝的。”
  刘老太太放心了,她也是看了新闻的,好多愚昧的老太太就是因为迷信给孙子孙女喝符水治病,结果反而害了自家孩子。她可和那些迷信的老太太不一样。
  什么?求神拜佛去寺庙上香也是迷信?不,这怎么能是迷信呢?这是信仰!
  周已然沾了一点水轻轻抹过果果戴着镯子的手腕,几秒后,被水抹过的地方一片淤青缓缓显现,看起来像是一只手用力抓着果果手腕形成的,小孩子的手腕细弱,显得那片淤青指痕格外狰狞。而她手上原本暗淡的银镯子沾了水之后更显破败,上面的莲花纹路已经淡得快要看不清,仿佛随时会断裂。
  王荔看着这淤青现形的那刻,崩溃地捂住嘴,她怕自己尖叫出声。作为母亲,看见自己的孩子受了伤害她心痛难当,而这不合理的一幕也让她多年坚信的科学观摇摇欲坠。
  果果丝毫感觉不到她妈妈的心痛纠结,仍然睡得香甜。
  “这是?!”
  “鬼手印。”周已然给他们解释:“恶鬼与人接触后留下的y-in气形成的痕迹,会一日比一日深,普通人看不见,只会觉得身体酸痛,寒气入体。”
  见王荔和刘老太太被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周已然安慰道:“这个只是鬼留下的记号,暂时不会危及生命。”
  一听鬼都在果果身上留下记号了,两人更是着急了,生怕果果就这样被鬼给拘走了:“那可怎么办?这个能不能消掉?”
  “可以消掉,但意义不大,看这鬼手印上环绕的y-in气,他应当是每日都会前来查看。若没有这开了光的银镯子抵挡了几日,恐怕......”话未说完,但他们都懂周已然的意思。
  一想到有个恶鬼天天来他们家,就等着索命,王荔心里着急又觉得恐惧,这已经超越了人力所能及的范围,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求助:“周大师,可有什么法子救救我们家。”
  “我哪里是什么大师,实在折煞我了,还是叫我小周就好。”大师二字一出来周已然只觉得莫名羞耻。
  “治标治本,斩Cao除根。”周已然严格遵循他外公教导的对待恶鬼要如秋风扫落叶般冷酷的态度。
  然而态度是态度,他现在就是一个空有理论知识没有实战经验的纸上谈兵选手,头一次独立处理这类事件遇上的还是李吴那种没有追求和攻击x_ing的的废鬼。对他积累经验的帮助大概为零。
  不过还好他带了从外公哪儿顺来的一大堆符箓可以做保险。
  看银镯子的破败程度,这恶鬼功力不深,他可以尝试下自己驱赶。
  然后他就从背包里拿出了他外公为他准备的法器——一根擀面杖。
 
 
第7章 雷惊木
  纹路细腻,色泽光亮,颜色是少见的漂亮的暗红色,即使不懂行也知道是块好木头,但它也的确是根擀面杖。
  刘老太太甚至能从厨房拿出同款。
  原本以为会是桃木剑,再不济八卦镜也是家喻户晓呀。
  “这是雷惊红枣木,有驱邪除恶斩妖除魔的功效,暂且可作拷鬼木奉用。”周已然为自己的法器正名:“雷惊红枣木被玄门中人奉为圣木,是超强的驱邪法器。”
  至于为什么会被做成擀面杖,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一听这擀面杖这么有来头,王荔和刘老太太心中稍安。
  “还需要准备其他东西吗?”黑狗血?童子尿?王荔开始发散思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