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11)

字体:[ ]

  撞门声彻底停止,她似乎有些疑惑,在门外徘徊,刺耳的‘哒哒哒’声在狭长的走廊里传来空洞的回音。
  “白晓虹那个小贱蹄子惹出来的事儿,怎么来找我们!她就是个祸害!我早就说让她嫁人了!你偏要顺着她让她出来读什么大学?!你看看现在读出什么来了?”曹桂花越想越气,还想再骂几句发泄一下时,外面突然传来指甲挠门的刺耳噪音。
  “闭嘴!不要说虹丫头的名字!她好不容易才消停一会儿!”白父怒火中烧。
  曹桂花已经吓得抱着脑袋缩在地上了,再不敢说话,如此才安静下来。
  “怎么样?”李吴坐在白晓虹的肩上有些得意,说到吓人不是她吹,在场几位都是青铜。
  周已然称赞道:“功力深厚。”
  李吴故作谦虚:“如今我也就这点爱好,”文绉绉道:“唯手熟尓。”
  果然经过李吴不惜变幻出死亡惨状的恐吓后,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对着摇摇欲坠的门只思考了几秒钟,就收拾包袱马不停蹄滚回老家了。
  白晓虹从李吴哪儿知道了她父母说的话,心情低落了一会儿,很快在几人安慰下收拾心情,她现在要养活李吴和自己,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感伤。
  至于她的爹妈回家后不久五十多岁的张老板就前来迎亲,结果没看到新娘子,索要彩礼被拒绝,气急败坏之下带人把还没建好的新房砸成了废墟,白父白母气的报警,警察了解了情况后也只说没办法,没几天才刚刚安生工作了一个月的白晓刚被哄着染上了赌博,偷偷把家里剩下的彩礼钱输完了还欠下不少外债,被讨债的人断了条腿,原本说好的亲事也吹了。
  以前村里的人见了他们谁不夸他家女儿漂亮又争气,是村里第一个考出去的大学生,现在遭此巨变都说他们是自作自受,卖女儿遭了报应,短短几天白父白母看着一下老了十多岁,女儿已经卖了还被个恶鬼盯上生死不知,是指望不上了,他们只能守在儿子身边,期望能有个人给他们养老。
  这些事沉迷兼职挣钱的白晓虹一概不知,她父母离开新城的那天她就删掉了所有和她们的联系方式,她想,她大概是一辈子也不会回去了。
  一个月后,周已然正窝在宿舍准备求职简历时突然收到陶姜发来的微信。
  ‘小儿夜哭,你能治吗?’
  他们加上好友这么久,这是陶姜第二次联系他,第一次是给他转账。
  周已然回了个‘?’过去。
  没头没脑的,他也不好判断。
  于是陶姜把他约在学校外面的n_ai茶店见面聊。
  n_ai茶店生意异常火爆,来喝n_ai茶的有男有女,女生居多,这家店不见得n_ai茶有多好喝,功劳可能主要在穿着服务员围腰的陶姜和白晓虹身上。
  校花校Cao为你服务,想想都美滋滋。
  “我们店的招牌n_ai茶,请你喝。”白晓虹看着精神好了多,这会儿甜甜地冲他一笑,周已然清晰地感受到了周围男同胞聚集在他背上的眼刀。
  “谢谢...”周已然瞅了眼陶姜被围在水泄不通的收银台后面,感叹:“n_ai茶店给你们开的工资不低吧?”
  白晓虹点头:“是我做了这么多兼职中工资最高的,还得谢谢陶姜,他给我介绍的工作。”
  想起第一次见面就是因为接了委托,然后是火锅店小工,现在是n_ai茶店收银,周已然玩笑道:“我合理猜测他是兼职中介所的,垄断了咱们学校周边的兼职岗位。”
  “兼职中介所?那倒没有。”终于搞定一波客人的陶姜走过来刚好听到周已然最后一句,“不过我是我们学校兼职协会会长。”
  兼职协会?周已然觉得自己听到了个陌生的词汇:“是个社团吗?”
  陶姜也思考了一会儿:“不算正式的吧,前任会长去学校申请过,学校没有同意。”
  那必然是不能同意的哇!
  “非正式的是不是就不能称为协会?”陶姜还挺认真:“那我是我们学校非正式兼职协会的...群主?”
  周已然发现了,陶姜这个人的x_ing格和他花里胡哨的脸刚好成反比,在某些地方意外的认真。
 
 
第6章 夜啼
  周已然想起来这儿的目的,“你给我详细说说情况吧。”
  陶姜:“是我小区的邻居,他们家孩子才四个月大......”
  刘家人最近个个都着急上火,原因是他们家今年新添的小宝贝这几天晚上哭闹不休,一哭就是一宿,细嫩的小嗓子都要哭坏了,可是一到天亮又甜甜睡过去没事儿了,已经持续了快一周,再这样下去不说小宝贝身体受不住,就是家里的大人也快熬不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