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103)

字体:[ ]

  鼎最开始是做烹饪用,灵羌族的祭祀倒也算是返祖了,只是烹的是人,熬干了不知道多少巫师的血。
  周已然隔着睡衣摸了摸心口:“这鼎像是分解存在了什么地方,我能模模糊糊感应到它的存在,却不知道如何驱使......”
  陶姜看他垂着眼坐在被窝里,眼睛都困得睁不开了还在那儿一本正经的思索,实在是可怜过头了。
  “先睡吧,睡醒了再想。”陶姜上前把迷糊抬头看他的周已然轻轻按进了被窝,薄软的空调被刚刚搭上肚子周已然就已经陷入了梦乡。
  陶姜站在床头静静看了他许久,神色严肃,像是在思索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其实不过是担心外面隐隐蝉鸣吵到安睡的人。
  ......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周已然却没觉得舒缓多少,又是一场大梦。许多前尘往事穿越漫长时光,抖落满身灰尘,又变得清晰起来。
  脑海里塞满乱七八糟的东西,混沌得不行,推开门看见在院子里给小菜地浇水的陶姜,他心里居然生出几分恍然隔世之感。
  “睡醒了?饿了吗?”陶姜没动,就站在菜地边上问他。
  如此烟火气的场景瞬间让他有些飘荡恍惚的心神安稳了下来,周已然轻轻笑了一下:“是有些饿了。”
  听他这样讲,陶姜放下了手中水管,往厨房去了,不一会儿便传来了油烟与饭菜的香气。
  周已然捡起地上水管,把只浇到一半的菜地浇完。第一次种菜他们没经验,洒种间隔太宽,平白浪费了不少土地,好在这些菜苗还算争气,长得茂盛,只那几株西红柿就已经挂了不少果,虽然还没有红透,但看着还是很有些成就感的。
  又兴致勃勃的扯了几把长在菜地里的杂Cao,周已然才去洗了手,坐在银杏树下等着吃饭。
  李吴出来就看见周已然老大爷似的躺在院中树下躺椅上,旁边厨房传来颇为热闹的翻炒声,这场景她不论看多少遍都觉得不像是两个年纪轻轻的男生过的日子。
  无他,实在是太居家了!这和她认识的同龄男生简直不是一个画风。
  周已然见她出来,有些意外:“这会儿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吧?怎么还没走?”
  李吴一哽,怎么有种微妙的被嫌弃的感觉?
  “晓虹最近忙着转正呢,天天加班,她如果下班早就来接我,若是太晚我就在陶宅将就一下。而且这两天我住在这里也方便照看糊糊。”
  去文仓中学之前的确拜托过李吴和白晓虹照看一下糊糊。不过糊糊好歹从前也是一个孤身一狐在大山里讨生活的狐狸,他说的照看,是指下班之前往狐狸碗里放点食物和水,没想到李吴还真把糊糊当小朋友看。
  一个大小连人家一半尾巴都比不上的兔子玩偶,还挺有责任心,想的挺细腻。
  对此李吴的回应是翻了个巨大白眼,冷哼道:“以前它一个狐在山里那是为了生存,现在它来了这儿是要学着像人一样生活,生活是需要陪伴的。”
  周已然为她的发言鼓掌:“你是对的!”
  李吴昂着沉重的兔头,继续道:“糊糊现在就跟个小孩儿一样,正是塑造x_ing格三观的时候,我们得小心呵护!才能让它健康成长!我和晓虹已经下单了一批教材,涵盖了各个方面,我们要抓紧了,不能让糊糊输在起跑线!”
  周已然真心佩服了:“你们不会连它以后要上哪所大学都想好了吧?”
  李吴惊讶的看着他,十分不认同:“这个当然是看糊糊自己的意思啦,我们做家长的可不能独断专行,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小朋友身上。”
  周已然:......
  你们之前不是单纯的‘视友’吗?天天一起追剧追综艺,现在怎么这么快就把自己的身份转变成家长了?
  直到陶姜端着饭菜出来,周已然也没想通他们家怎么就多了一个处在起跑线的小朋友。
  小朋友本狐开心的围着陶姜团团转,像只黏人的小哈巴狗,尾巴甩得欢快极了。
  见周已然喝汤喝的有些心不在焉,陶姜问道:“今天的汤不好喝吗?”
  思路被打断,周已然干脆不再想了,抬眼蓄着笑意看向陶姜:“哪能啊,比野菜汤好喝多了。”
  陶姜没防备,差点被汤呛到,干咳两声连忙放下手中汤碗,眼神在桌上几碟菜上面飘忽不定:“......好喝就多喝点。”
  周已然看着他突然漫上粉色的耳朵尖儿,不由笑出了两个梨涡,心情大好的见好就收,当真结结实实喝了两碗汤。
  一旁的李吴一脸懵逼:“什么野菜汤?你们在哪儿喝了野菜汤?”
  周已然一脸神秘:“没什么,九尾狐爱喝野菜汤。”
  陶姜又呛到了。
  李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