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102)

字体:[ ]

  周已然绕着糊糊转了一圈。赤毛狐狸被他们养的油光水滑, 每一根狐狸毛都在诠释什么叫柔软顺滑,大尾巴一摇一晃格外勾人,让人忍不住想上手l.ū , 狐狸眼眼型柔媚, 偏偏眼眸圆滚滚水润润, 不得不说确实是只美貌狐狸, 只是......
  “你们还是没见过世面。”周已然摇头叹息,朝内院走去。
  糊糊颜粉李吴表示不服:“我在网上找了很多狐狸的照片, 没一只比得上我们糊糊!”
  周已然往院中竹椅上一躺, 这才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还是回到熟悉的地方舒服!
  “九尾白狐,听过吧。”周已然眼神余光在陶姜身上转了一圈, 继续说道, “青丘特产的九尾白狐, 最好尾巴尖儿上带点红,那模样,绝了。”
  陶姜放东西的手僵了一瞬, 很快又恢复正常。
  周已然收回目光, 笑着挠了挠糊糊下巴,轻声哄道:“不过我们糊糊绝对算的上普通狐狸中的翘楚啦,咱不和神兽比哈!”
  “说的好像你见过似的。”李吴跳上石桌,声音清脆。
  周已然挑眉道:“自然。”
  这下李吴是真的惊了, 从石桌上一跃而起:“真的有九尾狐?这不是神话里的生物吗?”
  周已然道:“你先看看自己吧,也并不普通好嘛,而且糊糊这种狐狸精难道就不是鬼神志异里的了?”
  李吴有些观念还真的一时半会儿转化不过来,而且她在她眼中糊糊还真的很难和‘狐狸精’画上等号。这个‘狐狸精’实在是过于单纯懵懂了,像小孩儿似的。
  “你在哪里看见的?是人形还是狐形?男的还是女的?”李吴的好奇心彻底被点燃,九尾狐这种生物从古到今被赋予了太多色彩。
  周已然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呢,陶姜就拿着一个浅口碗和一包东西走了过来。
  “这两天它吃的这个?”
  周已然回头一看——xx牌狗粮,j-i肉味。
  李吴也有点不好意思,她现在的状态是不需要吃饭的,也做不了饭,白晓虹白天要上班没办法过来,所以......
  “我们查了,狐狸是犬科,吃狗粮应该没问题......吧。”
  关键是糊糊也很喜欢吃的样子,见到陶姜手里的包装袋和它的小碗,眼睛都不自觉亮了三分。它今天还没吃午饭呢。
  看着那花花绿绿的包装袋,周已然都替糊糊委屈,要知道陶姜在的时候它天天吃的可是精心为它搭配的‘狐饭’,荤素搭配,还有饭后水果。他们才离开多久啊,这就沦落到吃狗粮了。
  不过看它的样子似乎适应良好啊...犬科吃狗粮,好像也没毛病?周已然边揉狐狸头边道:“有没有葡萄味儿的狗粮?”
  李吴:“......”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狐狸吃葡萄?
  陶姜看着糊糊渴望的眼神,还是给它倒了些出来,不过量很少,做主食是不够了,只能当零食吃吃。
  折腾了这么久,周已然只想好好睡一觉,眯着眼睛挣扎着洗了澡,穿睡衣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心口多了个东西。
  光滑白皙的皮肤上,印着个半个手掌大的类似纹身的东西。那形状眼熟极了,虽不大,但是相当精细,花纹色泽和实物一般无二,正是莫名消失不见的灵羌青铜鼎!
  就是那鼎上的火焰花纹的尖儿上,似乎染了抹红色,咋一看朱砂痣一样点在周已然心口。
  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周已然越看越像某个东西。
  等陶姜进了卧室,他就指着自己心口那一点红道:“陶姜,你看这像不像狐狸尾巴?”
  至于是哪只狐狸,他们自有默契,不需明说。
  陶姜怔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眼神:“是有些像......”
  “是吧,我就觉得像。”周已然把衣服穿好,“这玩意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印到我身上来的,我估计和青铜鼎突然消失有关。”
  同时也证明他和姜确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当时三个人,青铜鼎却只拉了他和陶姜进去,坤木撞得头破血流,说明它是有选择的——只拉了和它有关系的人。
  一开始他也没想到这茬,毕竟九尾狐毛绒绒的狐脸也看不出什么,就是觉得可能和陶宅祠堂里的九尾狐壁画有关,直到见到和他一模一样的姜。
  外公说他们见到的那些,是青铜鼎记忆编织的一个虚幻空间。他却觉得,前半段他们和九尾狐绑定的时候,所见的是九尾狐的记忆。遇到姜之后,所见便是姜的记忆了。
  那么,他被拉进去是因为有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有可能是他前世的姜,那陶姜呢?
  ......
  灵羌鼎确实是个厉害灵器,灵羌族的巫师离不开它的养护,像是生来便和它绑定在一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