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伪装 by:琉璃玉壶(下)

字体:[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舒夏进去的时候,刘强惊讶的哇哦一声:“啧啧,小伙子今天真帅!”
    “强哥,吃了吗?”他笑了笑。
    “吃了,你嫂子包饺子吃,你吃了吗?”刘强轻嗅几下,“吃了火锅?”
    “嗯,火锅。”舒夏笑笑,把背包放在柜台里边儿,扫了一眼全场,人比较少,七八个中小学生,在打游戏。
    “巷子口那家?”没等舒夏回,刘强又继续说:“我和你嫂子还说有时间去吃一次,最近忙,总挤不出时间来。”
    舒夏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没听见。
    “年关了,小偷小摸要出来工作,她们呀,天天轮流着守,倒是抓到不少扒手,你也要注意点。”刘强上下指指他,“你这一身行头,不便宜吧?”
    “朋友的,没来得及换,强哥,你先回去吧,我来看着。”舒夏说。
    刘强抓过车钥匙,扫了两眼店里,“好吧,那你看着,我先走了,就我女儿一个人在家,还不太放心。”
    “嗯,那你快回去吧!”
    刘强的小座驾是辆电动车,应该是他老婆的,粉红粉红的,他坐上边像大人坐孩子的玩具车,都怕一不小心散架了。
    不过粉红车虽然看着不太坚实,还是噗嗤噗嗤带着人离开了巷子口。
    这家店,以前是刘强的房子,他爸妈车祸死了,只留下这一点遗产给他,结婚后,直接改装成网吧了,在城区买了一套小公寓。
    舒夏收回目光,拿出课本和练习题开始做。
    出去玩了两天,落下的东西不少,他一边听听力一边做试卷,老师假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每科发了两三张试卷,加上就有十七八张,厚厚的一叠。
    耳机里是异国情调的声音,夹杂着敲键盘的声音,很熟悉,他这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要不是腿还酸软着,旅游,聚餐,男朋友……像是他的一个梦一样,其实他还是原来的他,满身束缚却企图挣扎着离开的迷途人。
    不知道能不能挣脱,就是想动一动,感受到一圈圈的藤蔓缠紧四肢,才会觉得自己还有口气。
    想象不到挣脱束缚的样子,密密麻麻的藤蔓已经深入血肉骨髓,斩断它们是不是自己也会遍体鳞伤,失血过多,流血而亡。
    其实……他根本就挣脱不了。
    舒大庆……他竟然想起了舒大庆?
    舒夏停下笔,耳朵里的异国腔调也渐渐遥远,舒大庆怎么样了?他想了一下上次看他的情景,这么久没见,是不是都快腐烂了?
    摸出手机,梅婷没有联系他,就算联系了他也装作没看见。
    自欺欺人的逃避,每次有电话的时候,就想着谁都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那他就可以不用接收到任何人的消息,可以在自己的象牙塔里默默度日,只是偶尔的时候想起来便往外看一眼。
    他也不觉得脱离了一切,梅婷的号码深深的印在他的脑子里,忘不掉,只有一想到她的号码四个字,大脑就自动报出那十一位数字,不知道平时都藏在哪根神经下,只出现一点点念头,它就迫不及待的钻出来。
    舒夏熟稔的输入号码,没有新建联系人,因为不是新的。
    打过去的时候,他脑子像一团浆糊,不希望她接,可是她不接自己为什么要打?
    接通那一刻,他浑身一震,又反应过来似的恢复常态。
    “喂?”电话里梅婷的声音有气无力,好似行走在沙漠极度缺水,达到疲惫的最大值,随时可能倒下的感觉。
    舒夏找不到话,沉默的拿着手机,听着里面断断续续的呼吸声。
    “是小夏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小心翼翼……是自从那件事后梅婷对他的态度,偶尔还有对他无动于衷的咆哮,咆哮后又是小心翼翼。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舒夏其实很怕她。
    “是我,你们……还好吗?”他哑声问。
    “小夏,怎么打电话来,你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怎么了?是不是生活费不够了,妈妈给你送过来好不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