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闪耀的你 by:顾若央/裴裴(下)

字体:[ ]

 
 
  ☆、第40章
 
  事实证明,少男怀春也是很可怕的。
  等到了宿舍门口,沈忱的智商终于又见缝c-h-a针地占领了一次高地,让他这浑身春情荡漾的血液终于稍稍得以冷却片刻,慕馥阳下午的话浮在耳际,禁不住有些犹豫,有些退却,有些发愁,一颗心躁动不安的,来回盘桓着。
  虽然说是要想想清楚,可是现在这个局势,自己还真的能半路撤回不成?自己对那个男人没抵抗力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给他一抱别说思考问题了,连北都快要找不着,全世界都是他的呼吸、他的气味、他的触感、他手指的温度……和自己的心跳。
  心里不是没有数。
  喜欢他。
  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
  咳咳,别激动!
  打住,打住。
  就是因为喜欢他,这一步迈进去,见了他的人,吃了他的面,听了他的情话,要是他但凡使出点手段动摇军心,以自己这点定力,还想什么想,恐怕就会扑过去,那,那——
  算不是今天、也最多是过两天,反正绝对撑不过这两周,他们到底会走到哪一步?
  沈忱跺了跺脚,咬着牙关,感到像是被一万只蚂蚁咬,浑身战栗,既兴奋,又担心,完了,《同志亦凡人》上可是说了,同x_ing恋每几秒就会想到x_ing,他现在果然是一个新晋同x_ing恋。
  “弯了”两个字如同瞬间通电,在大脑中闪烁出霓虹灯光,还不停地变换颜色,沈忱嘴角抽搐,心里辩解,那也是慕馥阳竭力掰弯我的,不然同x_ing恋的路那么不好走,他又是顶级流量,我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弯给他,以后的我们势必是拿偷情当谈恋爱,交换个眼神都约等于说了情话,能避开宁哥、宵宵、露露姐、各种工作人员、粉丝独处一会儿都算约会,我弯了他,他弯了我,搞不好都是别人眼里的本世纪最大罪人。
  可是,不弯吗?
  放弃慕馥阳吗?
  不,沈忱知道,他不想放弃。
  他想的绝不是放弃。
  唯有这次,自己不想放弃。
  别哆哆嗦嗦、畏首畏尾了,没胆儿就撤!真喜欢的话就上!
  沈忱搓了一把脸,最后一个助跑,决定上!呼着气两步跳跨上台阶,顺溜无比地打开了门锁,凹了个优雅婉转的声线:“咳咳,我回来了。”
  “忱忱回来啦?”罗崇宁的声音从客厅飘来。
  “………………”
  沈忱顿时像被人捏住了脖子,头顶如一盆冷水浇下,心里羞答答火花四溅的小火苗瞬间被浇得透透的,失去了最后的生机。
  谁来告诉他,怎么这种时候宁哥回来了?踏进这个门,他可是已经做好了接受慕馥阳对自己有一定作为的心理准备,思想上甚至已经拐去同志亦凡人那个方向,现在宁哥回来了?
  “小忱忱看来是不想见到我嘛,连个招呼都不给我打。”
  沈忱换了鞋,从玄关跳到客厅:“不,不是,我是太高兴了。”
  几天不见罗崇宁,他倒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丝毫看不出饱受论文之苦,依旧是神采奕奕:“听说老慕做了面,我就不请自来了,你不会怪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吧。”
  沈忱被这个“二人世界”窘到,干笑着摆手:“不会不会。”
  “是你运气好,撞上了。”慕馥阳端着两个碗,放在客厅茶几上,“忱忱,洗了手就过来吃吧。”
  “哦——”
  嗯?他刚刚叫自己什么?
  沈忱的嘴角不自觉地品味着这个不常听到的称呼,莫名感觉到甜丝丝的余味。
  罗崇宁观察着他的表情,暗自邪笑,给了慕馥阳一肘:“哎,那我的呢?我怎么没有爱心奉送?”
  慕馥阳被他捣了下,撇撇嘴:“呵呵,赏你一口就不错了,自己端去。”
  罗崇宁从善如流地站起来,猫进厨房。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慕馥阳把碗放在他旁边,又把筷子递过来。
  沈忱洗了手坐下,贴着他,觉得碗的热气把自己的脸都蒸红了:“我可以自己拿的,你应该把这碗给宁哥。”
  慕馥阳嗤了声:“凭什么呀,他是谁呀?”
  沈忱抿了抿唇,心神荡漾地享受着这种暧昧。
  暧昧令他心怀大畅,却又同时焦烤着他的五脏,他忍不住伸出筷子轻轻敲慕馥阳的碗边儿,试探着问:“宁哥今天晚上——”
  “嘶,好烫!”罗崇宁端着面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回来,沈忱尴尬地又闭上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