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40)

字体:[ ]

 
    但是,机会呢?
 
    让他再走一次的机会呢?
 
    除了痛楚,他也觉得轻微的恨意,那个人,为什麽不在他第一步走偏的时候就告诉他?
 
    那个人不敢爱惜自己,却把他们俩都毁了。
 
    夏均不久後又险些被人刺伤,犯人是因为追求不成反被出言侮辱而起的杀机,供认之前也趁邀约对方喝咖啡的机会下过毒,又因为有医师出示其精神病史证明而让夏家人无可奈何。
 
    消息刊在小报,他们无意都看见了,翻着报纸的谢烽放下手里咖啡杯的姿势有些不自在,只说:“原来是这样啊。”,其他人都回应以沈默。
 
    谢炎感觉得到他们在那尴尬的静默里轻微的愧疚,但也只是轻微的,很快就消散了。
 
    如果舒念在,应该也只会微笑一下,对这莫名其妙的误解表示体谅和不介意。他已经习惯了,他从来都不计较,也是真的不在乎。他如果真的只害怕一个人的轻视,那就是谢炎。
 
    谢烽看儿子低着头一声不吭,肩膀微微颤抖,想他是在後悔,就咳嗽一声开口 :“你也不用担心了,舒念不是逃跑,那就多半只是赌气才离家出走,过一段时间自然就会回来……”
 
    “够了,”谢炎声音不大,却让做父亲的惊愕地闭上嘴,“他不会回来的,你不明白……你们都不会明白……他不会回来了……你们都不知道 ……”
 
    做父亲的这麽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流眼泪,震惊让他连阻止都忘了。
 
    “你们都不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
 
    连那个人都不知道。
 
    他不是廉价的悔恨,他是在哭自己错失的东西,哭自己来不及的表白,哭自己的笨拙,哭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
 
    晚上谢夫人在抱怨儿子不懂事,为了找那麽一个大男人连公司都不管了,也冷下脸再也不去和她安排的闺秀们见面,连连失约,令她在密友们面前颜面皆失。
 
    做丈夫的第一次打断妻子的唠叨,应了一声:“算了吧,以後他爱怎麽样就由他去吧。”
 
    妻子发愣的时候,他又补一句:“小炎是长大了,年轻人的事,我们真插不进手的。”
 
    倔强自傲得连无麻醉缝合伤口时都不肯皱一下眉的儿子,在众人面前失声痛哭的样子,想起来让他不由苦笑一下:“谁叫我们不懂呢。”
 
    寻找似乎和生活一样漫长得无止境。也一样让人疲惫不堪,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轻易放弃。谢炎已经觉得害怕了。
 
    本来不应该这麽难的,不是吗?
 
    但他不去想那个可能的结果。他只相信舒念是因为伤心才躲起来,四处躲着他,但还是一样可以看得见他。
 
    之所以不肯出来,是因为舒念不知道他有多努力,不相信他是真的在爱着他。
 
    所以他只要继续辛苦地找,出高价买所有可能用的线索,在报纸和电视上穿插找他的消息,不停让人在路上贴海报,就可以。
 
    只要舒念能看得到,听得到,总有一天会心软地回来的。
 
    他的小念,不就是那样善良的人吗?他的小念,不论多麽气他,不是都该对他还残留一点点爱情吗?
 
    大概是他的努力终於该有回报,大概老天觉得终於该停止对他的折磨,关於舒念的确切消息总算来了。
 
    谢家的女佣在过了很久以後跟人讲起这件事,也还是清楚记得当时少爷是怎麽样跳起来接电话,以她的词汇没法准确描述他的表情,只是觉得那就像突然活过来一般。之前的少爷当然也是活着的,但拿过话筒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只用“高兴”两个字来形容,那真是远远远远不够。
 
    但之所以说是“一瞬间”,因为少爷一开始认真听,气氛就不一样了。他从头到尾就只说了两个字“请说”,然後就是漫长的沈默。她们不敢过去,都只能看得见他的後脑,和他坐着听电话的姿势。
 
    那麽那麽久了,他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她们都怀疑电话早该断了,但没人敢去确认,只是过很久才看见他微微侧了一下头,有什麽从脸侧滴下来。
 
    少爷一个人握着话筒在那里静坐了一下午,半点声音都没有,大家都很害怕,还是她壮起胆子偷偷凑近一点。没能看清他的脸,只看见他腿上湿了一大片。
 
    舒念很早就不在了,是车祸。其实并没那麽严重,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是来得及的,但他没有钱。
 
    谢炎那样地找他,他都不能光明正大去工作,又为了躲开认出他的邻居而接连换了好几个地方,也不敢和人多交往,积蓄很微薄,撑不了太久,到後来只能靠便利店的特价面包过日子。
 
    其实也都还好,他想等这段时间过去就好了,等谢炎这一时的兴致过去,就好了。
 
    车祸来得太意外,他也因为痛苦和失血而没办法好好回想事情的经过,而且回想又有什麽用呢?什麽费用也交不起的病人只能躺在那里静静地等,旁边人来人往,但没有人为他停下来。
 
    不过也没有关系,他早习惯了等待。
 
    从小时候等圣诞夜的晚餐,到等人来收养他,到等他的王子来带走他,到等他的少爷肯爱上他,一直到现在等大发慈悲的医生护士来送他进手术室。
 
    等不到,也没关系的。
 
    他一样,已经习惯了。
 
    枯燥而疼痛的等待里他只安静地想那个人,想那个人曾经温柔对他的时候,想也许应该长大了的柯洛,不再依靠他也可以幸福地生活着吧,想他自己,无用的男人,一辈子都在等,到死的时候也是一样,所以才什麽都等不到。
 
    经过他身边的,觉得他可怜但又不会舍得白为陌生人垫出一大笔钱的人,都觉得这个病人特别安静,从头到尾都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呻吟哀号,好象知道无论怎麽叫痛都不会有用似的。
 
    他表情免不了因为痛苦而扭曲,但又像解脱了似的,异常平静。
 
    谢家的佣人们,从那以後就再也没见他们少爷笑过了。少爷继续打理公司,做得也不坏,只是变得异常的冷,好象再也没有什麽东西能让他觉得高兴,或者说,幸福。这样缺乏表情分外严厉的少爷,让他们开始怀念舒少爷还在的时候,虽然那是一个没什麽威信,不被他们当一回事的“少爷”,但他们也觉得离开了的舒少爷的确是个好人,少爷发脾气的时候一直都是他在伺候。
 
    只是不会再回来了。
 
    谢炎生活变得很规律,像机械锺表一样准确无差错,但每个月总会有那麽几天喝醉的时候。喝醉他就把自己关在舒念住过的房间里,外面的人偶尔会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在对着谁喃喃说什麽似的,有时会哭。
 
    好象只要他肯等,肯说,那个人就会活过来,活在他醉得恍惚的眼睛里。
 
    这样持续了很多年。
 
    他一直到老都没有结婚。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所爱的人的头衔,和他车子的副座一样,任何人都不能碰,永远都是空着的。
 
    或者是,早就已经被填满了。
 
    ~~~~~~~~~~~~~~~~~~~~~~~~~~~~~~~~~~~~~~~~~~~~~~~~~~~~~
 
    真,真抱歉>_<
 
    我也觉得写出这种故事的自己很混帐……写小念的时候……我也有手抖一下下……
 
    小念,没有关系,虽然你是除了善良以外一无是处的男人,虽然你是只会傻等的傻男人,我还是一样最喜欢你最心疼你……就像小炎一样……>_<
 
    写喜剧版的时候……我一定要给你们很幸福很幸福很幸福的结局来补偿你们>_<
 
    谁敢说小念死了我就跟他拼了>_<(黑白颠倒自相矛盾中)小念,你都没过过几天好日子……>_<
 
    另外……
 
    本来,本来那天写完29的时候,我只要再努力一眯眯,大概几百字就可以把结局搞定了。
 
    今天啃完甘蔗再来干活,哪,哪知道居然又喷出这麽多……>_<
 
    (大力水手的菠菜=口水小蓝的甘蔗)
 
    最後,大家春节快乐……呃……(汗滴)
 
    这个……这个就当是在做梦,几个月以後梦醒过来,就可以看到他们幸福地在一起了……>_<小炎会被小念吃得死死的,天天去浴室跪搓衣板,还穿兔女郎装,跳钢管舞给小念看>_<
 
    (那才是做梦吧|||||||)
 
    【不可抗力[悲剧结局版]·完】
 
    [喜剧结局版]
 
    可快两年了,舒念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只要他还看报纸,还会收看电视节目,就该知道谢炎在认真又辛苦地不停找他。
 
    却连一通证明他还平安无事的电话也不肯打回来过。
 
    明明他向来都是那样体贴的人,不会忍心一声不吭地看着别人为他而难受。
 
    想到自己现在竟然已被他憎恶到了这种地步,胸口就满是沉甸甸的阴暗感觉。
 
    柯洛找上门来着实令他意外,少年几近气急败坏地要他叫舒念出来,他要当面向舒念问清楚,写那样一封信又躲起来不肯露面算是什么意思。
 
    似乎是还回股份之类的事情,谢炎并没兴趣听清楚,他只翻来覆去看那个信封,是几个月前的信了,上面没有寄件人地址,从模糊不清的邮戳上能勉强能辨认出所在城市,但也不见得有什么用,寄信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在那里,或者是不是还在那里,根本不确定,何况之前寻找的时候也没漏过那个地方,还不是一样一无所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