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36)

字体:[ ]

 
    也许是冻了一夜觉得太冷的缘故,他的肩膀看起来比平时缩得更厉害。
 
    “抱歉,小念,我真的是想跟你走的,但是……”谢炎从来没觉得如此口拙,不知道要怎麽把昨晚的荒谬掩饰过去,“突然发生一些事……”
 
    “没关系……”舒念表示回应地又低低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呆呆站着,觉察到谢炎没有离开的意思,就困扰地轻微动着脚,机械地把刚取出来的围巾反复摊开又折上,略微烦躁似的,但始终低着头。
 
    谢炎只好过去想抱住他,把他拉进怀里才感觉到他绷直的背在微微发着抖,似乎连呼吸也在竭力忍耐。
 
    “对不起啊小念……”
 
    想把他的身体转过来,遭到无声而坚持的反抗,就硬捏着他的下巴逼他和自己正视,他却始终不肯抬起眼睛。
 
    “小念……??”
 
    舒念并没有埋怨的意思,但慢慢地,低垂着的眼皮下开始有泪水失控地淌出来。流泪让他很狼狈而且羞耻,但没办法控制这些漫溢的东西。他一向很能容忍,可这次似乎太多了一些,尽管也想和以前一样完全容纳,终於还是满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
 
    谢炎的道歉好象很真诚,但他听着空荡荡的,和那些承诺没什麽两样。
 
    一点点弄掉他眼泪的嘴唇和手指都很温暖,可是他一个人在雪地里等太久了,全身都冰得厉害,就算被抱得再紧,也没有觉得暖和起来。
 
    “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气……”
 
    把认真收拾好的行李又原封不动提回来的时候,他其实一点愤怒的心情都没有,只是觉得茫然,喉咙里干巴巴的。
 
    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傻事,终於到了自己也觉得耻辱和无趣的地步。早就该清楚自己不可能等得到,为什麽还要当真,还要冻得瑟瑟发抖地等到最後呢。
 
    一动不动让谢炎抱着,内疚地亲吻安抚。
 
    有补偿,这样的补偿,他大概就得知足了吧。
 
    想要再多,那根本就只是妄想。
 
    “我先把东西摆回去。”快要碰到嘴唇的时候,舒念微微别过脸躲开,“我收拾一下……”
 
    “行李就收着吧,这一两天随便什麽时候,只要你想,我们就走。”
 
    舒念安静了一会儿,苦笑着用发红的眼睛望着他:“少爷,你别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了。”
 
    ~~~~~~~~~~~~~~~~~~~~~~~~~~~~~~~~~~
 
    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劝说自己打开WORD文档= =##
 
    写到起破坏作用的女配角就会很想朝窗外嘶吼……不爽,女人有什麽不好,干嘛老是当反角= =、、(没有角色选拔权的无能作者- -)
 
    可惜这位姐姐在喜剧版结局(构想而已= =)里面还要跑很欢乐的龙套,害我不能随便杀配角……
 
    唉,念念,你要相信谢炎宝宝是爱你的嘛,就像相信妈咪是疼你的一样……- -+++
 
    希望二十八章可以结束,撤栏之这个坑填不平的话我不甘心= =、、(抽泣)
 
    http://ww3.myfreshnet.com/GB/literature/li_homo/100023384/index.asp
 
    谢炎刚要反驳,却听他停顿了一下,用不大的声音问:“你昨晚,去哪里了呢?”
 
    “…………”
 
    那种荒谬的事情到底要怎麽说才能让舒念不误会?!
 
    “我有点事……”见舒念正认真地等他的下文,谢炎只觉得脑子里发胀,“……其实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算了,你先不用管它,等我有时间再慢慢告诉你。”
 
    舒念过很久才“恩”了一声,眼皮上因为瘦削和疲惫而显出来的皱折更深了,眉弓在眼睑上投了一层阴影。
 
    谢炎抱歉地把他压抑着轻微颤抖的身体抱得紧一些,见他嘴唇仍然是受冻过度的紫色,索性掀开外套把他包进来,将他冰凉的脸颊压在自己脖颈上,想要他暖和过来。
 
    “你的手好冰。”
 
    握在手心里摩擦婆娑,手指也依旧是缺乏温度地缩着。
 
    “那麽……”
 
    抓起他的手从自己贴身衬衫下摆探进去,腰上狠狠一冷,谢炎也撑不住笑着打了个哆嗦,吸着气顺势把他搂紧在胸前:“你真是冻得厉害呢。”
 
    舒念错愕一下,惶恐着要把手抽回来:“这,不行,把你冰坏了……”
 
    “这样你才暖得快啊。”
 
    低沈温柔的声音震动耳膜的同时,耳垂也被含住重重亲吻了。
 
    手掌在层层衣物下直接贴着他触感滚烫的皮肤,被他修长有力的胳膊紧抱着,感觉到嘴唇真实的热度,这样,会觉得自己像是真的被他深爱着一样。
 
    在这样的幻觉里幸福得鼻子都开始发酸。
 
    听信他的许诺,收拾好行李在雪里呆呆等了他一整个晚上,却只能狼狈不堪地一个人回来,那时候感受到的痛楚,这麽一瞬间,似乎也都可以消逝不见了。
 
    只要能让自己觉得像和他在一起,大概就够了。
 
    只是想小憩一下,不知不觉却睡沈过去了,醒来自然已经中午时分,幸好是不用上班的周末,还可以静静躺一会儿。谢炎侧躺在旁边看着他,微笑着拨开他前额的散乱黑发,一副爱怜的表情婆娑着他的脸:“小念,你真是乖。”
 
    三十多岁的老男人,被人宠溺无限地赞叹“乖”,舒念苦笑出来。
 
    他知道谢炎这麽感慨的原因,他不吵不闹,没有脾气,简单道歉就可以原谅全部,不让追问他就闭上嘴巴。
 
    不管到什麽时候,他在谢炎眼里都只是忠犬一类的生物,方便又顺从。
 
    “我怎麽舍得不喜欢你啊……”
 
    听着谢炎撒娇式的喃喃,边又被用熟悉的方式抱紧压住。
 
    “我以後也要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你。”
 
    “恩……”
 
    “少爷,老爷让你下去。”
 
    被打断甜言蜜语的谢炎悻悻地冲着门外:“什麽事?”
 
    “是有要紧的客人……”
 
    谢炎这才不甘不愿爬起来,舒念也忙跟着起身穿衣服,两人一起睡到这种时候,不知道他们会怎麽想。
 
    其实是什麽也没做,他只让谢炎抱着他,要再进一步就会本能排斥地僵硬起来──虽然努力想当成什麽也没有发生过,可心脏隐约还是会觉得抽痛。
 
    他为自己的不够大方而惭愧。
 
    楼梯还没下完,走在前面的谢炎忽然收脚站住,迅速往後抓住他的手:“回去!”
 
    无缘无故的厉声催促,舒念根本反应不过来,呆了呆才问:“什麽?”
 
    “回楼上去,不要下来。”
 
    见他脸色难看,舒念不敢再磨蹭,忙转身就往回走,谢夫人的招呼却已经传到耳里:“小炎你真是的,让人家夏小姐等这麽久。”
 
    舒念只迟疑了一下,脚就迈不动了,转头看看厅里的访客们,又看看谢炎不自在地板着的脸,喉咙有点干。
 
    客厅沙发中央坐着的人,虽然是英气短发,中性的休闲打扮,但实在是个长得很好的女人。
 
    “小念你也过来坐坐吧。”
 
    “别理她,叫你上去就上去!”
 
    舒念没有动,只用有点悲哀的眼神望着他。
 
    “小炎你这就不对了,既然定好了,就该让大家都知道,有什麽好遮遮掩掩的。”
 
    舒念谁也不看了,就只呆呆望着谢炎,眼睛一眨不眨,看得他血液喧闹地往头顶冲:“妈你胡说什麽啊!不要听那个疯女人鬼扯!”
 
    “放肆!”谢烽当着夏家人,面子上过不去,只好冷下脸,“谁把你教得着这麽没规没矩的?!昨天去跟夏小姐相亲的不是你?在外面过夜的人不是你?打算订婚那就订婚,我们什麽时候不是顺着你?掖着藏着算什麽?!舒念你先上去,免得当着你的面他顾三忌四,什麽没胆识的混话都说出来,招人笑话。”
 
    “才没那回事!小念你别听他们乱说,根本不是那样的!我跟夏均没什麽关系!”
 
    “混帐!拉拉扯扯像什麽样子?!快过来向夏小姐道歉!谢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谢烽还没大方到能容忍儿子在外人面前跟一个男人暧昧不清的地步,“舒念,叫你上楼去,听见没有?”
 
    谢炎清楚看到他脸上缺乏血色的苍白,他已经不再看他了,只茫然看着地板,慢慢抽回手,然後转身爬上楼梯。
 
    一回到房间就关上门,对着床上残留的两人躺过的痕迹站了一会儿,觉得腿酸了,才想起来是可以坐着休息的,摸索了一下才就着床沿坐下。
 
    脑子里有点空,什麽也没想,幸好什麽也都不需要想,谢炎临时反悔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等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他连再思考都不需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