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31)

字体:[ ]

 
    从小时候开始,就是如此。
 
    ~~~~~~~~~~~~~~~~~~~~~~~~~~~~~~~~~~~~~
 
    好久没写H了=- =-
 
    突然觉得好羞涩(捧脸)
 
    (众:……你所谓的H,就是指那样……废话连篇完全没有重点描写的东西……吗?||||)
 
    人家都不好意思再看第二遍的说*^^*
 
    (众:……难怪……漏洞百出||||)
 
    不知不觉,圣诞节都要到了……- -+
 
    原来我已经让他们俩在浴室立正了二十天……
 
    可怜小念一直被抵在门上- -+
 
    差不多变成门神了吧 =-=+
 
    希望圣诞节可以有带他们出来散步的时间>_<
 
    接下来好几天舒念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谢炎也不知道是食髓知味呢,还是觉得这种崭新的经验很新鲜有趣,从那天起就没有一天晚上会放过他的。
 
    虽然是两情相悦的温柔*爱,但对他这样向来欲望淡薄的人来说,每晚几个小时的缠绵实在是太激烈了。原本就不具备那种功能的地方,除了隐隐作痛以外,还残留着鲜明的异物感,由此引发的回忆让他一看到谢炎的脸就全身不自在。
 
    而那个始作俑者却一副坦然自若的面孔。
 
    真是不可思议,照理来说,在清醒的状态下发生肉体关系这种事情,对原本不是同性恋的那一方的冲击不是应该比较大才对吗?
 
    亏他自己一直有着喜欢同性的自觉,又对谢炎抱有那麽深重的爱恋,而真正有了亲密接触,本来应该是欣喜若狂地对谢炎紧抓着不放才对,现在却愈加拘束不已。
 
    一想到自己在神志狂乱的时候流露出来的痴态都被谢炎一览无遗,就觉得羞愧得抬不起头。
 
    “小念。”
 
    原本因为腰酸背痛而微微塌着腰,在放满资料夹的书架前面翻找东西,听到谢炎的声音,不由自主就紧张起来,忙把背挺直。
 
    “身体好一点没有?”
 
    “还好……”
 
    “看起来好象很累的样子,那里会痛吗?”
 
    “……”被问到这麽直接的问题,舒念狼狈地避开他的眼光:“不,不痛……”
 
    “唔,好冷淡呢,是不是怪我这几天做得太狠了?”
 
    舒念手僵在半空中,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表情尴尬。
 
    而那脸皮厚得刀枪不入的家夥则一手轻轻托住他下巴把他的脸转过来,在他嘴唇旁边用力亲了一下:“当然啦,这是我二十多年来头一次遇到真正的满足的*爱,怎麽可能不失控啊。”
 
    自己一直介意的事情居然被他这麽若无其事地大声地说出来,舒念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狼狈不堪地按住嘴角,转身落荒而逃。
 
    才逃了两步就被谢炎拦腰抱住。
 
    “小念,你还是这麽害羞啊。”
 
    “不,不是。”
 
    把羞涩之类的形容少女的词放在他身上感觉很怪异。他觉得自己只是太紧张。
 
    他本性就是拘谨保守的人,太缺乏跟人进一步交往的经验,连主动牵手都没做过,要他大大方方跟谢炎亲热,他实在还需要一点时间来积累勇气,把脸皮磨得更厚一些。
 
    交往了一段时间,他的状况已经比最初好很多了,不再会被谢炎一碰就全身僵硬,也不会因为靠近谢炎就声音发抖,但要让谢炎像这样,大白天抱着他在光线充足的地方上下其手,他还是没办法泰然处之。
 
    “真是没办法,你不要总是这麽生涩的样子,得多多练习才行哟。”
 
    “手……你手不要摸那里……”舒念结巴着,连耳朵都红了。
 
    “但我想摸啊。”
 
    “那,那个……”居然想不出话来反驳,舒念只能张口结舌任他的手隔着薄薄一层布料在胸口摸索。
 
    “唉,小念,你这种表情会让我想吃你哟。”
 
    这个男人怎麽能这麽快就学会熟练地跟同性调情啊?!
 
    “谢先生。”
 
    敲门声和破解魔法的咒语差不多,外面的人一推门进来,舒念就一把推开谢炎,逃命似的捡起东西慌慌张张冲了出去。
 
    当然那天晚上他又被谢炎以“居然丢下我一个人跑掉”为惩罚的借口,折磨得叫都叫不出来。
 
    他越是怕让谢炎看到自己失控的狼狈样子,谢炎就越是要逗得他完全无法自制。绑住濒临发泄的前端逼他求饶的事情都做过不知多少次,之後各种更恶劣的小手段就不用提了。
 
    比如做到一半欲擒故纵地停下来,硬要他耻辱地红着眼角低声哀求“进来吧”才肯让他达到顶点;故意一脸冷淡地玩弄他的敏感点,看他一个人在沙发上狂乱的可怜样子;或者特地选有大面镜子的浴室当场所,让他清楚看到自己被进入的样子而羞耻得脖子都红透地蜷缩起来。
 
    总之,都是要欺负得他流出眼泪才肯罢手。
 
    这种越来越强烈的甜蜜的羞耻感,让舒念对自己愈发觉得无力。
 
    被这麽有点恶质地玩弄,反而很容易就全身火热起来。根本就无法抗拒谢炎的一举一动,对谢炎迅速熟练起来的调情技术,完全只有乖乖臣服的份。
 
    大概因为谢炎无声中流露出来的温柔吧。那种故作冷淡的恶劣姿态背後,漫溢着的温柔,让他简直快沈溺下去,一点点自救的反抗都做不出来。
 
    这段时间的生活对他来说,就和梦境差不多。
 
    热情的,一天到晚在他耳边不停重复告白的谢炎,还有在调教之下开始自暴自弃地放开身体堕落的自己,都太不真实了。
 
    “小念……你好棒……”
 
    浴缸里的温水在最後激烈的波动之後,总算慢慢轻荡着平息下来了。
 
    心满意足地就着相连接的姿势压在他胸口上的谢炎放松地轻微喘息着,胳膊像圈着某种宝物一样紧紧把他搂在胸前。
 
    被分开来搭在浴缸边缘的双腿开始觉得发麻了,舒念疲惫地喘着气,费力地把腿缩回来。刚才那种身体被迫完全敞开来接受侵入的姿势,真是让他羞惭得要晕厥了。虽然本能地拼命要用胳膊挡住自己因为被激烈侵犯被变得扭曲的脸,谢炎却硬把他的手臂拉开固定在头顶,一手托着他的腰,让他的身体和情绪都全无遮挡地暴露出来。
 
    近来总是被谢炎这样近乎挖掘地索取着。每一次都以为自己快被榨干了,却总能在下一次又被发掘出一些新东西。无论是身体的潜能,还是对谢炎的感情。
 
    对谢炎的爱慕和依恋浓厚到让他自己都觉得无力承受的地步。以前的他还算处於比较松弛的状态,被用刀割,被剑挑,也许都还能撑得住不破裂,而现在,整个人像被完全绷紧了的弦,只要轻微用针划一下就会彻底爆裂开来。
 
    在被这样下药一般地甜蜜对待以後,他真的是不能再受伤害了。
 
    谢炎每次对他说“我爱你”,他都只能点点头表示明白,而无法再多说什麽。
 
    谢炎根本不知道他有多爱他,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被吓坏的。
 
    像他这样沈默得近乎卑微羞怯的人,却有着接近绝望的强烈感情,表达不出来,就只能活活痛死。
 
    “小念。”谢炎好象注意到他发涩的表情,捧住他的脸一点点轻吻过去,“怎麽了?你还是不放心吗?”
 
    “…………”
 
    “还是不相信我吗?因为我做得不好?”
 
    “不是!”舒念忙用力摇头,他真心觉得谢炎做得够好的了。
 
    这种程度的爱抚和呵护,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敢幻想过的,从谢炎愿意为他用嘴的那一刻起,他就义无反顾地屈服了。
 
    他愿意相信谢炎,愿意舍弃一切来相信谢炎。只是幸福来得太猛烈太突然,让他觉得自己好象站在云端,脚触不到实地。
 
    “你啊……”谢炎亲吻他额头的动作温柔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来,快点跟我表白。”
 
    “啊?”
 
    “刚做完不都是要说点甜蜜的话来知道气氛吗?说嘛。”
 
    舒念因为他的孩子气而苦笑起来:“……我喜欢你。”
 
    “只是喜欢不够啦,我要更甜蜜的。”
 
    “……我爱你。”
 
    “这样才对。”谢炎高兴地咧开嘴。
 
    舒念头一次知道谢炎也会笑得露齿,调皮里面还带点耍赖的意味,让他这个高高在上的大少爷,一下子变得生动可爱起来。
 
    眼里一阵发涩。他对谢炎,真的是越来越不可自拔了。爱一个人爱到心脏都发痛的感觉……真是让人想掉眼泪。
 
    “小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