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30)

字体:[ ]

 
    “要试试我的味道吗?”
 
    在舒念回答之前,他又抵抗不了诱惑地凑过去吻这个往後退缩到背部完全贴在门上的男人,纯粹的没有其他动作的接吻,只有唇舌湿润的碰触,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地吻得嘴唇都要肿起来似的灼痛。舒念虽然还是缩着,但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因为讨厌。
 
    因为被他用身体硬撑开来的两条腿已经软得支撑不住了。虽然舒念仍在竭力想让自己站直,但脊背还是一直不断无力地往下滑。
 
    “到床上去吧。”
 
    因为不能像女孩子一样被抱到床上,舒念是自己走到床边,自己躺上去的。
 
    这种程度的配合所带来的羞耻感已经让他局促得脖子都红了,半边脸埋在枕头里,恨不自己能陷进大床深处消失掉似的,紧抓着床单。
 
    谢炎脱掉衣服,把修长有力的身体覆盖上去。裸露的皮肤相接触,舒念颤栗了一下,半闭着眼睛不敢出声,喉头上下轻微波动的样子让谢炎忍不住重重用腰部摩擦着他。
 
    “啊……”舒念只发出一点声音就立刻用单手捂住嘴。
 
    想听多一点他这种呻吟的谢炎立刻得寸进尺地握住他的膝盖,把他因为痉挛而曲起来的双腿大大拉开,挤进他腿间,赤裸的下身紧贴着,接下去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然而嘴唇却逼近上去一点也不放松地吮吸逗弄着他胸前淡色的乳首,每用牙齿轻碰一下就能感受到他腰部的剧烈颤抖。
 
    这样专心致志地用唇舌爱抚着他的前胸,腰下最敏感的地方虽然只有轻微的碰触,却也已经迅速挺立起来了。
 
    舒念现在要用两只手拼命捂紧嘴巴才能不让自己喘得太厉害,偏偏谢炎一心想要逼他叫出来似的,进一步加剧了爱抚,手指在他男性中心的周围画着圈,肆意挑逗着,就是不肯碰那可怜地挺立着的地方。而在逗弄得他前端完全湿润起来之後,那手指则更恶劣地往後探去,在入口处挤压,想让他放松一般地按摩着。
 
    “啊……不行……”舒念声音里的悲惨只会让人更有狠狠蹂躏他的冲动。借助准备好的润滑剂(就是刚才从浴室顺手带出来的沐浴露啦- -)的帮助而顺利插进去的手指更大幅度转动着,被吸附的感觉和舒念颤栗着的可爱表情让他忍不住又多加了一只手指,探得更深地按压着。
 
    原本谢炎还不大相信这种有违男性本能的方式可以让人得到快感,但现在舒念拼命想压抑的呻吟和喘息让他觉得这种做爱方式才该是男性本能。
 
    仅仅是舒念快要哭出来似的声音和脸上恍惚的表情,就令他的欲望轻易勃发到最高点。
 
    “我要进去了。”
 
    “不行,不……哇啊…………”
 
    已经柔软了的地方根本抵抗不住他那样有力的侵入,被一口气贯穿到深处的舒念猛然脱力似的瘫倒在床上,除了颤抖个不停的腰和膝盖,好象哪里都动不了。
 
    被包围的快感从脊背电流般直窜到头顶。谢炎觉得这个时候要他装绅士实在太难了,只能顺从欲望地把腰往前挺了挺。
 
    只一个细微的顶动就让舒念痉挛起来:“不行,不行……”
 
    “痛吗?”
 
    舒念说不出话来地喘息着,虽然在不断摇着头,发出“不,不”的破碎音节,表情却全然不是痛楚。
 
    “我要动了……”
 
    “不要,别……”舒念急喘着的抗拒变得软弱无力。相连着的地方所感觉到的彻底的软化和顺服让谢炎按捺不住地压紧他,爆发一般地律动着。
 
    “不要动,不行……”舒念混乱起来的哀求把他身上的野性激发到最高,大幅度摇晃着的腰更用力地撞击着身下四肢无力的男人,情色的动作让沈重的大床都微微震动。
 
    “舒服吗?”
 
    “啊……啊……”被抵在床上,因为谢炎的激烈动作而摇动的舒念只能可怜地急促喘息着,闭着眼睛胡乱揪着床单,下体的勃发已经顶住谢炎的腹部了,前端在两人身体碰撞时候的摩擦让他更无助似的,眼角在激情中开始发红,渗出点泪水,上身瑟瑟地发着抖,很青涩的因为情欲而狂乱的姿态。
 
    谢炎已经完全没办法自制,被快感俘虏的他再也顾不得怜惜,不管那不知所措地惊喘着的声音有多麽可怜,他都一样几近恶狠狠地在那柔软湿润起来的地方顶动着,边紧抱住那颤栗的瘦削脊背,把嘴唇烙印在可以碰触得到的任何一个地方。
 
    即使漫长的肆意抽送之後,剧烈脉动着在舒念体内释放了,还是无法满足,又就着相连的姿势,把被蹂躏得连手指都动不了的舒念翻过身去,边抚弄他的胸口边在他背後毫不留情地插入,折磨得他因为频繁的高潮而虚弱地抽泣不止。
 
    只有这样不停歇的纠缠才能把自己身体深处积压了那麽多年的热情发泄出来。
 
    只给舒念一个人的热情。
 
    醒来的时候,比起阳光,更先感觉到的是怀里温热的,缩成一团的物体。这个东西他抱了一整个晚上都没松开过手,舒念瘦弱的苍白背部因为长时间贴在他胸口的缘故,都有了大片的红色印记,看起来愈发可怜又可爱。忍不住低下头在那单薄的背上亲了一下,舒念立刻不大安稳地动了动,同时又因为牵动身体引发的酸痛而倒吸了口气,不大清醒地难受了一会儿,又沈沈睡了过去。
 
    谢炎忽然很想逗他,凑过去咬他的耳垂,接着又慢慢吻他早就满是吻痕的脖颈,直到把他转过身来亲吻胸口,他才总算眼皮辛苦颤动着,把眼睛睁开了。
 
    “早啊。”
 
    舒念却表情恍惚,没睡醒地努力辨认着眼前的人,半天才终於清醒过来似的,“啊”了一声,呆呆微张着嘴。
 
    “怎麽了?”
 
    那完全不像在看情人倒像在看怪物的惶惶然的眼神让谢炎一阵不爽。
 
    “少,少爷……”
 
    “恩?”
 
    舒念辞不达义地结巴着:“现,现在几点锺?”
 
    谢炎嘴角抽搐了一下:“九点半,怎麽?”
 
    “糟糕!迟…………”後面没发出的音节迅速变成悲鸣。那是当然的,一个晚上过去,他腰部以下就跟瘫痪了没什麽区别。
 
    “迟什麽到,老板都还没到公司啊。”谢炎一把搂住他又把他拉回来,“今天休息一天又有什麽关系。”
 
    “但是……”
 
    舒念还是背对着他,战战兢兢的。
 
    谢炎又好气又好笑,恶作剧地伸手环过他的腰,一把握住他腿间柔软的*器。
 
    “唏……”舒念倒吸一口凉气,立刻涨红了脸,拼命扭动着想挣开他的手,“干什麽……拜托……”
 
    “好可爱……”故意用很恶劣的声音,“你这里和你的人一样可爱哟……”
 
    舒念连脖子都红了,羞耻得快抬不起头来地阻挡着他乱动的手指:“少爷,不要闹……”
 
    “叫我谢炎。”
 
    “……谢炎。”
 
    “不对,应该叫‘炎’或者‘亲爱的炎’”
 
    舒念垂着眼睛把嘴巴闭得像蚌壳一样。
 
    “哦?不乖哟……”
 
    手上的揉搓抚摸更挑逗了一些,舒念连背都弓起来,慌乱地:“不要闹了,请你住手……”
 
    “那,说你喜欢我。”
 
    “…………”过了一会儿,才有低低的声音传出来,“这个,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可我想听你说嘛。”
 
    “…………”
 
    “说啊!”
 
    舒念像要把脸埋进枕头里一样,半天才用不大的音量:“……我喜欢你。”
 
    那种被迫坦白的难堪语气让谢炎一下子心酸起来。
 
    “小念……”
 
    “……”
 
    “小念,”他把舒念的脸转过来,鼻尖对着鼻尖,太近距离的相望,对方的眼睛在视野里只是模糊的黑色光亮,“我以後,不会再让你难过了。”
 
    “……”
 
    “真的,我只喜欢你一个人,一辈子都要跟你在一起。”
 
    黑色的光亮抖了一下,眼泪慢慢流出来。
 
    “对不起啊,小念……我是不是坏男人?”
 
    舒念无声地摇摇头。
 
    “我以後再也不会了……”
 
    舒念只是闭着眼睛把脸贴在他脖子上,感觉那逐渐湿润起来的地方温热而有力的脉动。
 
    他的许诺,他就算不敢相信,也总是记得牢牢的,当成宝贝一样藏在心里,觉得痛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好象就没那麽痛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