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3)

字体:[ ]

 
    “啊?再一会……再一分锺就好了,你忍一忍,唔──”耳朵忽然被一口咬住,舒念手一晃,差点把锅子翻了下去。
 
    “真可恶,居然让我饿肚子,还不给我饭吃……没饭吃,我就吃人……先吃你好了。”
 
    耳朵被牙齿重重磨得又痛又痒,虽然知道谢炎没有半点挑逗的意思,脸还是控制不住地滚烫起来,手有些不听使唤。
 
    背部紧贴着他宽阔结实的胸膛,圈在腰上的那双胳膊修长有力,熟悉的温度隔着厚厚的衣料传了过来,舒念觉得微微眩晕,呼吸都开始乱了。
 
    其实从头到尾一共就那麽几十秒锺,菜刚一盛出锅,谢炎就欢呼一声放开他迅速敏捷地端起盘子,把他一个人丢在厨房里。
 
    只有几十秒而已。
 
    不过也够了。
 
    舒念呆站了一会儿,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重新倒了油进去,准备动手炒第二个菜。
 
    “恩,好吃~~”真是民以食为天,前几分锺还一脸杀气的家夥,现在举着筷子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还是小念好,最清楚我的口味。”
 
    舒念端上最後一道菜,才有时间脱下不幸沾了油烟污渍要送去干洗的西装外套,坐到桌子旁边喘口气。累得有些没胃口,就默默看着谢炎难民一样往嘴里倒爆炒虾仁。
 
    “小念,来吃这个,张嘴!”
 
    “啊?”舒念条件反射张开嘴巴,被塞进来一块熏肉。
 
    “好吃吧?”谢炎笑眯眯,完全是在给宠物犬喂食的表情。
 
    “恩……”
 
    “夜宵我要吃芡实百合汤。”
 
    “啊?你今晚……”
 
    “在这里过夜啊。”
 
    舒念啊了一声,有些无措地拿起筷子,却好象紧张得什麽也夹不住。
 
    “好久都没和小念一起睡觉了。”
 
    “我们都这麽大了嘛。”勉强笑笑,“那我呆会儿去收拾一下客房……”
 
    “不用,我就是要和以前一样,抱着你睡啊。”
 
    舒念鼻尖泌出点细细的汗珠:“其实,我现在睡品不大好,会说梦话……”
 
    “少来,”谢炎笑着在桌子底下踢他一脚,“快去把自己洗干净来侍寝啦!”
 
    趁着谢炎还在浴室里洗澡,舒念手忙脚乱把房间里的东西从头到尾都检查收拾了一遍,平时当成宝贝一样摆在显眼地方的,谢炎用过的杂七杂八的东西,都要一样不剩地收进抽屉里锁好。
 
    要是让谢炎看到这些自己从小时侯开始就偷偷收藏的他的东西,被他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还暗恋了他十几年,恐怕以後就连见他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更不用说还能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不可抗力(三)
 
    “小念,你还真是节俭。”洗完澡出来,半躺着按着遥控器选频道的家夥不满地评论。
 
    刚才吃饭的时候谢炎终於开始怀疑客厅的家具是不是还是N年前那套,那张红木餐桌甚至连他以前用刀恶作剧地刻下来的痕迹都在,然後在房子里前前後後随意走了一圈,居然又看到不少眼熟的东西,这才确认这房子里大多数东西自从他走了以後就没变过。
 
    “啊?”舒念微笑,“会吗?这栋房子里里外外都是以前按老爷他们的意思布置的。”
 
    “拜托,那是几年前的设计啊?搞得好象我们谢家苛刻你一样。明天我叫人来重新翻修一遍。”
 
    “不用啦,旧东西我用着才顺手。”他只是舍不得换,谢炎走的时候他明明已经是二十三岁的人,也算沈稳懂事,可一把谢炎送上飞机,就茫然得不知所措,好象连怎麽吃饭睡觉都忘了,回到家就在谢炎来的时候坐过一次的单人沙发上呆呆一个人坐到天亮。
 
    大概也就是那时侯起,他才敢相信,自己真的是,居然胆大包天地喜欢上了谢炎。
 
    “小念,男人太节俭,不懂得花钱,很难讨女孩子欢心哦。”
 
    舒念只是笑笑。
 
    “不过也好,小念本来就是我的,只要懂得讨我欢心就好了。”谢炎招招手,“乖,过来让我抱抱。”
 
    听起来真是让人寒毛倒竖的命令。
 
    虽然小时候一直充当那条爱莉丝名犬的替身,早该习惯了这种类型的指令,可他现在已经是三十岁的老男人了,要他顺从地躺到谢炎腿上,难免全身僵硬。
 
    “不好吧……”舒念苦笑。
 
    “不好?”谢炎挑起眉毛的不悦表情让他有了觉悟,无论再过多少年,这位天之骄子的大少爷也不会把他当成一个成熟男人来看。
 
    现在的待遇和以前比起来,顶多也不过是是三十岁的爱莉丝和十二岁的爱莉丝的区别。
 
    只好苦笑着姿势怪异地躺过去,努力想象自己现在不过是只毛茸茸的小狗,不管主人再怎麽亲热地抚摸,都不可以有不该有的反应和念头。
 
    果然谢炎立刻心满意足把他的头抱在怀里,一边盯着电视屏幕一边摸:“小念,你的头发好滑哦……皮肤也是……”
 
    谢炎从来喜欢手感良好的东西,舒念从小开始接受这种“宠爱”,已经被他摸得麻木了,脸上从额头到下巴,每一寸都被他反反复复揉搓了不知道多少遍,所以以前他的脸经常是肿的。
 
    “恩,好舒服……”谢炎兴致一上来,干脆把手探进他睡衣的领子里开始戏弄他的脖子。
 
    上一次这麽近距离的接触,那几乎是七年前他尚未出国时的事情了。舒念虽然很努力想克制,呼吸还是有些不稳,忍不住抬眼偷偷看正在专心致志观看晚间节目的谢炎。
 
    谢炎有着线条非常流畅优雅的额头,配上下面修长英挺的眉毛,轻抿着薄嘴唇,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容易让人对他有邪念。
 
    可怜舒念躺在他腿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就能感觉到下面温热有力的肌肉,连他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干净温暖的味道都闻得一清而楚,手指又在自己背上任性地抚摩揉捏,这样再持续久一点,只怕自己会熬不住,紧张到眼睛翻白。
 
    生怕自己心跳得太大声会被他发觉,只好拼命稳住心神,转移注意力,尽量不去想现在自己枕着的就是谢炎那可媲美顶尖男模的两条长腿,努力把那点冒出头来的邪念压下去。
 
    好容易等谢炎看完节目,觉得困了,总算不再摸他,关了灯躺下来准备睡觉,一直高度紧张,全心全意控制自己心跳的舒念才松了口气,却又马上被从後面搂住,半压在身下,害他一口气差点顺不上来。
 
    “小念,明天搬回去住。”
 
    真干脆,用的是祈使句,连个表示商量的“吧”字都不带。
 
    “啊?但是老爷他们让我住在这里,我……”谢烽夫妇其实一直把他当外人,不然也不会等谢炎一成年,不再需要什麽贴身侍从之类了,就让他搬出来。
 
    “管他们,叫你搬就搬。有人要问,就说是我的意思。”谢炎不管什麽时候都是霸气十足,谁都不放在眼里。
 
    “哦……”想到以後又能和他朝夕相对,舒念激动得就要结巴,一结巴就变成客套,“我们现在都大了……我回去其实也帮不了你什麽……”
 
    “你只要乖乖让我抱着睡就好了。”谢炎讲得这麽认真,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舒念当场呆若木鸡。
 
    没错,他搬出来之前,的确每天晚上谢炎也都是抱着他睡觉……
 
    那时候两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抱在一起,就已经够怪异了,只能勉强解释成,谢大少爷还没成年,童心未泯。到现在……两个人都差不多是可以做爸爸的年纪,还抱在一起睡……
 
    先别管诡异不诡异,擦枪走火的机率也太大了吧。
 
    虽然他从来不敢有什麽非分之想,也知道谢炎的拥抱真的和小女孩抱人偶是一样的性质,但如果天天要被谢炎这样紧抱着,不时还要摸上两把……恐怕他一晚上都别想能睡得着了。
 
    “我喜欢抱着小念,”谢炎宽阔结实的胸膛和修长有力的胳膊几乎要把他挤扁了,“不这麽抱着你就睡不好……唔,小念你好瘦,抱起来真舒服……”
 
    舒念战战兢兢地缩在他怀里,一动也不敢动,感觉着他沈稳的呼吸和心跳,只觉得下一秒就要晕厥了。
 
    一秒一秒慢慢过去,他居然没晕倒,只不过维持同一个姿势,腰有点酸,但是为了照顾正在熟睡中的那个人,他只好一动也不动。
 
    背上那温热沈重的触感,贴近得反而让人觉得不真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从窗帘里透进来的光线慢慢似乎明亮起来。
 
    搞不好自己真的睁着眼睛过了一个晚上。
 
    谢炎居然也还是固执地抱着他,完全没有大幅度变过姿势,真是佩服他的耐力。
 
    “谢炎?”小声地。好象过了不久就该起床了。刘嫂不在,他得先起来准备好早点才行。
 
    没有半点反应。谢炎是真的睡得安心又安稳。
 
    舒念想偷偷拿开他的胳膊,哪想到这家夥就像捕获猎物的食人蜘蛛一样,手脚扣得紧紧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