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26)

字体:[ ]

 
    舒念已经不敢看他了,梗直了脖子,受刑一般望着旁边,半天才张了张嘴巴,生硬地:“我还有事,今天就到这里为止,恕不奉陪。”
 
    他这明显的逃避像给她们打了针兴奋剂,立刻“轰”地一声,终於找到缺口一般蜂拥上去,紧揪住他不放。
 
    “啐,真不知羞耻!”
 
    “也不看看自己什麽样子,还这麽不要脸!”
 
    策划了许久的羞辱总算可以派上用场了,兴高采烈地肆无忌惮地争先辱骂,少侮辱他两句就仿佛吃亏了似的。
 
    舒念的脸和嘴唇都绷紧了,眼睛躲避着旁边站着的那个男人,好象不是因为受辱而苦痛,而是因为是在他面前受辱,才难堪得连额头上的青筋都在单薄苍白的皮肤下绷得暴突了起来。
 
    谢炎刚要发作,眼前一晃,没看清是谁用什麽在舒念头上重重甩了一下,也没听清楚撞击的声音,只一眼就看到舒念额头上突然大量渗出来的红色。 这一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大家都惊愕着,连舒念也猝不及防,因为突如其来的撞击和剧痛大大摇晃了一步,一脚踩滑了,身体无法控制地直接往後摔进水里。
 
    加起来似乎也才不过是两秒锺之内的事情,落水的巨响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往这边呆望。
 
    谢炎只觉得脑子一胀,什麽也来不及想,等他发觉的时候自己已经紧紧抱着舒念,捂住舒念额头的手红了一片,他是怎麽样跳进水里,怎麽样用衬衫袖子压着舒念头上的伤口,他一点也记不起来。
 
    “你们干什麽?!”他瞪着池边呆立着的几个人,声音凶恶阴狠得连他自己都吓一跳。
 
    舒念无表情地站直了,任被水冲淡的红色淌下来,水珠从发尖流进眼里的时候,他就木然地闭一下眼睛。
 
    “道歉!马上给我道歉!”他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凌厉到恐怖的地步,完全扭曲了,所有人都静悄悄地畏缩着,甚至不敢和他对视。
 
    上了岸,早有下人慌慌张张送来棉花,药水和三角巾,战战兢兢地问:“要叫医生来吗?”谢炎小心翼翼擦着血迹,狠瞪一眼:“走开。”
 
    这时候他的眼睛和动作完全不相配地凶悍而且尖利,把四周那些好奇的,会让舒念更难堪更羞愧的眼光统统全都杀退了。
 
    止血的时候,舒念半仰着头靠在他怀里,闭着眼睛,不敢乱动,等头上血已经粗略止住,上好药水,他又不安起来。谢炎哄骗般地在他耳边小声:“别动……再呆一会,一会就好……”
 
    舒念听话地停住了,不再动弹,只剩下眼珠还在单薄得近乎透明的眼皮底下犹豫地移动着。谢炎抱着他,等头上渗出窄带的血色慢慢不再扩散,觉得怀里瘦削的身体极其轻微地颤抖着。
 
    “你冷吗?”
 
    舒念已经闭着的眼睛似乎又用力闭了一下,没回答。他看出了他的自卑和难堪,就又把他抱紧了一点:“失血就容易冷的,这样有没好一点?很冷吗?嘴唇都白了……这样不行,得换一套衣服…………”
 
    他心疼得不得了,这是他的舒念,别人居然敢伤他,他真有种自己也被撕开一个伤口似的疼痛感,让他只能拼命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
 
    “小念,小念……”
 
    他的声音和他看向别人的眼神截然不同地温柔。印象里他也的确没对舒念以外的人这麽温柔过。这是本能而已。
 
    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牵挂的就只是这个清瘦寡言的老实男人,他好象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旦分隔开来,就会牵扯得他一阵阵发痛。他没有想念过谁,但却会酸楚又痛楚地想念这个一直陪着他的,作为一个理所当然的存在的男人。
 
    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好象一放手就会觉得痛,好象只有这麽静静抱着这个人,才觉得自己是完整的。
 
    他就这麽抱着舒念让司机开车回到谢家,舒念一直闭着眼睛,一半是因为失血不少和周身冰冷带来的晕眩,另一半,也许是因为轻微的畏惧。
 
    他不敢睁开眼睛看,他总觉得怀疑,从在水里湿淋淋狼狈地站起来,被谢炎一把抱住开始,好象一切就变得不真实。他不敢想现在抱着他,语气温和地在他耳边说话的人是谢炎,更不敢睁眼确认。
 
    也许因为脚底虚浮的缘故,连带後来进了房间,换上干燥又干净的衣服,感觉都像在做梦。
 
    头上的伤也重新包好了,有只清凉的手停在他额头上:“还痛吗?有没有好一点?”
 
    舒念迟疑地“恩”了一声,睁开眼睛,仿佛想弄清这是哪里,自己到底是梦还是醒。
 
    “头晕吗?那就睡一会儿。”
 
    舒念茫然了一会儿,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盖上被子:“睡吧……”
 
    舒念只觉得这些都在他的理解之外,迷惑地紧张了半天才结巴地:“谢谢……”
 
    但闭上眼睛,过了很久床边的人还是没离开,他只能僵硬地平躺着,一点困意也没有。
 
    ~~~~~~~~~~~~~~~~~~~~~~~~~~~~~~~~~~~~~~~~~~~~~~~~~~~~~~~~~~~~~~
 
    七,七千字- -+++++++++++++(鼓掌,傻笑)
 
    众(青筋):你还想拖戏到什麽时候?=  =||
 
    PS:那个……很抱歉……
 
    本来是要偷懒潜水,专心工作的
 
    (而因为登不上鲜网,所以干脆不发潜水公告……- -++++请尽情鄙视作者的无能吧- -++++)
 
    但突然不知道为什麽,很想我的小念>_<、、到今天,终於忍不住还是开了电脑(真罪恶啊……>_<)爬起来开始写……>_<作业什麽的就先不管了……
 
    没志气……(自暴自弃),这周潜不下去,浮力太大了……看到键盘就手痒……>_<
 
    再PS:至於打算潜水的原因,实在是工作太忙……这学期的课程超乎想象。
 
    周更新绝对不是故意的,我平时连睡觉都睡不够>_<
 
    不然前两周也不用等到凌晨五点才更新……>_<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半夜拼命喝咖啡提神,头晕脑涨地写东西啊……
 
    断断续续地写,拖得太久,情节拖沓,感觉有点连不上。我也不希望这样。
 
    所以也在想,要不要干脆停下来。就不会让大家在等的时候觉得失望,等到了还是一样失望。
 
    再再PS(- -++):
 
    本来想赶上十八点整黄金剧场,但是……
 
    = =刚才有朋友……就是不知道我在干这种地下工作的朋友……突然来用我电脑 --+──
 
    蓝:恩……等下,可不可以等我先把个东西传上去?
 
    友:好啊,你先嘛。(眼睛直视屏幕)
 
    蓝:……还,还是你先来吧。
 
    十分锺以後……
 
    蓝:呃……要不,恩,你可以先到那边坐着休息一下……我只要一下下就好了……
 
    友:*^0^*没关系啊,我站着等,不累的*^0^*(继续直视屏幕)
 
    蓝:……- -那,那还是你先吧……
 
    二十分锺……
 
    三十分锺……
 
    = =||||||||||||||
 
    屋子里安静了很久,两个人就这麽不动声色对峙着,莫测的寂静里舒念心跳得越来越厉害,鼻尖开始泌出细细的汗珠,额头苍白的皮肤下淡色的血管更明显了一些。
 
    “小念。”
 
    听谢炎的语气他就知道谢炎要对他命令些什麽,喉结动了动,睁开眼睛。旁边坐着的男人正把手指插进他刚弄干的头发里,抚摸似地理顺着他的黑发。
 
    “你回来吧。”
 
    …………
 
    “明天就搬回来。”
 
    “少爷?”
 
    “不,今晚就住在这里,明天也不要走了。东西我叫人去帮你收拾。”
 
    舒念沈默了一会儿,并没有露出他意料中的忠犬般的兴奋表情,反而偏过头去,躲开他的手,闷声道:“算了吧,少爷。”
 
    “特意叫我回来干什麽呢?不到一个月又会赶我出去。”
 
    “你每次都是这样。总这麽让我来来回回瞎跑,我也会累的,”自嘲地苦笑了一声,“少爷,你也大了,别再这麽玩了,我这种岁数,也不合适。”
 
    “你从八岁开始,就会把东西丢出去再叫我去捡回来,还在旁边掐秒表,不能在规定的时间里跑回来就得再捡一次,你记不记得你常用的那把弓?你力气可真大,总射那麽远……”舒念回忆似地苦笑着,睫毛有点湿,“真是任性的少爷呢……我还每次都跑得那麽卖力,唉……”
 
    “年纪小的时候真是傻,你怎麽缩短时间我都会拼命去跑,明明知道我那点速度再怎麽卖命也不能让你满意,还是一听到声音就往前冲。年轻的时候……真是有活力……可是我现在,已经跑不动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