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25)

字体:[ ]

 
    “我除了自己,就只有这些。我的感情你已经不肯要了,这个也不要吗?那我……我能给你什麽呢?我有什麽是你愿意要的?……”
 
    舒念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什麽也不需要啊。”
 
    柯洛呆了呆,有点亮晶晶的东西在他的长睫毛上闪了一下,舒念没来得及看清,他就转过身,还是维持着手插在口袋里的倔强姿势,小声地:“明白了,不要就算了吧……晚安。”
 
    “小洛……”
 
    “我去睡了,行李你不用再收拾,我不会带的……我用不着你可怜我。”
 
    舒念叹了口气,抓住他肩膀硬把他转过来,少年红通通的眼睛和强忍着的眼泪让他有种伤口被牵动的疼痛。他用长辈最温柔的动作把自暴自弃地抽噎着的男孩抱在怀里,摸着那分明已经坚实起来,在他面前却又莫名脆弱的脊背:“傻瓜,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柯洛压抑了很久似的爆发出来,啜泣着揪紧他的上衣。舒念和他相互拥抱着,只觉得越来越软,软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不”字。
 
    不肯接受就是遗弃,他知道不收的话,在分离的漫长时间里,柯洛就孤独得连一点可寄托的想念都没有了。
 
    “乖……”舒念反复安抚小动物一般抚摸他的背,“好吧,我先帮你保管……等你需要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拿回去,好不好?”
 
    他也顾虑柯洛年纪太小,所拥有的和能承受的不成比例,并不是件好事。自己替他负担一两年,其实也未尝不可。
 
    对着柯洛,他心里不论什麽时候都是充满父亲般繁琐的宠溺。
 
    远远看着那个益发瘦削的身影消失在大厦入口,谢炎才一言不发开始倒车,掉转方向。
 
    他也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像跟踪狂,但控制不住,不知不觉就跟过来了。
 
    刚才是又在超市碰到那个人──那家超市里舒念出现的机率很高,而且有规律,差不多是隔两天去一次,连时间段都基本相同,只除了上回不知道为什麽没来,害他白等了两个小时。
 
    他就站在离他仅有一步之遥的货架後面,不动声色看着他。舒念不论私底下还是公共场合,都是温文又和气,拿过以後才觉得不适用的物品绝对不会像别的顾客那样随手丢在附近的货架上,总是耐心地推着车绕上半天放回原处。
 
    他就喜欢看他这样深入骨髓的本分和认真,喜欢他在层层货架间走过时随意扫视的眼神,喜欢他抓起一个鲜橙放在鼻子下闻闻看是否新鲜的天真,喜欢他在水产区想帮忙捡起蹦到地面上四处乱跳的青鱼时候的手足无措,甚至喜欢他挑选东西时候用拳头轻抵在嘴唇旁边轻微咳嗽的样子。他的每一点琐碎的东西,他都喜欢。
 
    喜欢得无法自制,有时候看着看着,就会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他也知道他从那一天以後就一直住在柯家那小少爷的房子里,到前几天柯洛走了,他也还是继续住在那里。
 
    每次一看到他熟门熟路开着车“回”到那地方,谢炎就忍不住想咒骂。如果是在以前,他早在大脑运作之前就先冲上去了,而现在却只能在车里对着无辜的挡风玻璃猛飙三字经。他不是不敢,他只是还没想清楚。
 
    冲上去以後又能怎麽样呢?把舒念抢回来?那抢回来以後呢?又该怎麽对他?
 
    如果这次让舒念回来,那就是一辈子。
 
    要是他还没做好一辈子的准备,就不能让舒念回来。
 
    以前那种胶着的暧昧不清已经不能再用了。
 
    他从小被教育要为自己的一举一动负责,但惟独忘了把舒念包括进去。所以可以那麽任性,那麽恣意妄为,那麽本能。
 
    但其实,舒念恰恰是他最该负责的。
 
    谢炎抿紧嘴唇用力踩着油门,他喜欢舒念,可他根本不是同性恋,除了那个人以外,其他同性对他完全没有半点吸引力。
 
    这样……却要他现在确认自己对一个男人抱着那麽强烈的爱情,要他踏出那一步,从此以後就变成他所陌生的群体中的一个,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他没办法不挣扎,连偷偷看着舒念的时候都是。那种甜蜜的痛楚,或者说痛楚的甜蜜,几乎让他快整个人沈下去了。
 
    可是一旦决定,就不能回头了。人对於仅有一次选择机会毫无反悔余地的事情,总是没办法闭着眼睛就伸出手去。
 
    别墅里举行的酒会上,谢炎意兴阑珊地站着,和对面两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周围是璀璨的女人们端着各色酒液在游动,飘行。
 
    早些时候他还会兴致所至地看上几眼,和旁边的人不失风度地评头论足,现在他根本连抬眼去看的兴趣都缺,卯足了劲相互厮杀的各式香水也对他全然没有丝毫杀伤力了,这些昂贵繁杂又奇妙的香气只会让他想起舒念身上淡淡的青草一样干净新鲜又温和的味道,那是舒念长年累月在用的沐浴露。
 
    每次他一个人在浴室忍不住倒出大堆这种沐浴露来安慰自己的嗅觉感官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真是惨透了。
 
    “柯家小少爷手里的股份全到舒念手上了。”
 
    谢炎手一抖,杯子里的液体晃了晃,脸上表情只动摇了一下就收敛成若无其事:“是吗?”
 
    “所以他们这次硬把舒念也‘请’来了,”说话的人笑得暧昧,“恐怕要热闹了。”
 
    众所皆知舒念是被他逐出谢家的,他不再是“主人”,大家当着他的面取笑起来也轻松,还有点讨好的意思。虽然谁也说不出舒念犯了什麽错──他看起来永远那麽老实本分循规蹈矩──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有足够的空间来做各种各样恶毒又鄙夷的猜测。
 
    谢家养了他十几年,谢炎又和他情同手足,却突然翻脸赶他。表面上没有过失,那事实上就一定是不为人知的龌龊罪行。
 
    这种上流社会生活调料般的,一天也少不了的流言,当事人当然不会听不到,跳出来澄清是最蠢的解决方法,只会让大家传得更热烈。
 
    所以谢炎也不反驳,就只等它过去。但再怎麽克制,听人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拿舒念当笑话,他脸色还是止不住地僵硬起来。
 
    “怎麽?”
 
    “关於他是怎麽得手的,柯家的说辞很不好听,今晚叫他来就是摆明了要给他难堪。也难怪,那些股份落到外人手里,他们不抓狂都难。”
 
    谢炎不动声色地环顾了一遍四周:“已经来了吗?”
 
    “早来了,在游泳池旁边,我刚从那边过来。好象戏码刚开始呢。”
 
    谢炎赶紧找个借口走开,不然会控制不住想一拳把对方脸上的促狭笑容狠狠打掉的冲动。
 
    他一眼就看见舒念,还是那麽苍白清瘦,朴素简单的样子,站在柯洛那几个泼辣的婶婶表姐面前,微微皱着眉,镇定而且少见的冷硬。
 
    “除非是柯洛的意思,不然我不出席股东会议,放弃表决权,这样可以了吧?”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沈又平和有礼,却从那些人喧嚷的叫嚣里一下就清清楚楚地凸显出来。
 
    谢炎根本没把那些人挑衅的叫喊听进去,他本能地只捕捉他的声音。
 
    “我说过了,我只是暂时代柯洛保管而已,以後自然会还给他,这不用你们操心……”
 
    …………
 
    “柯洛要选择谁来接管这些股份,是他的自由。他已经成年了,有权利不向你们报备。”
 
    …………
 
    “柯夫人,请你说话注意分寸。”舒念声音渐渐拔高了一些,脸上是受辱的惨白,预备反击般地挺直了背,嘴角忍耐地绷紧了,“他选择我而不选择你们,只是因为我比你们更像他的长辈,更尽职尽责。你们这样毫无依据妄加猜测,侮辱了我也侮辱了柯洛。”
 
    …………
 
    “这些股份是我和柯洛两个人的事,怎麽处理何时归还,都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舒念被激怒了似的强硬起来,“不用再白花力气纠缠了。我们没做你所谓的那种龌龊勾当,柯洛跟我之间清清白白,请不要恶意中伤,否则请你们做好准备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任……”
 
    谢炎放松似的吐了口气,不管舒念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情愿相信,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反正无论如何舒念都该是他一个人的。一边警告自己别冲动到出手殴打主人,边往前走几步,忍耐地喊了声:“打扰一下。”
 
    舒念震了一下,一转头刚好对上他的眼睛,吃惊地僵了僵,呆了半晌,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
 
    “啊……”
 
    舒念窘极了,他没料到谢炎也会在,白得发惨的皮肤更青了一些,眉骨上多了点羞惭的红色。方才的镇定冷静似乎被谢炎的出现瞬间粉碎。整个人局促站着,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他知道刚才柯家人那番恶毒的嘲讽谢炎都听到了,听到她们说他不知廉耻,为了把那笔股份弄到手就诱骗柯洛上床,跟柯洛同居,出卖身体做了几个月龌龊事情才总算得手……
 
    谢炎本来就已经够轻蔑他了。
 
    他直了直脖子,掉转过眼睛,表情平静又认命得近乎痛苦了。
 
    那些人一见谢炎冷淡嫌恶的脸,就笃定了他是来看舒念出丑的,舒念认输的表情又那麽明显,就更觉得气焰高涨,翻倍地嚣张跋扈起来:“我们难道冤枉你了?那杂种看你的眼光都不对,有毛病一样的,当我们是瞎的?你敢说没做过?”
 
    谢炎顿时脸色发青,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