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24)

字体:[ ]

 
    柯洛又躲开他安慰的手。
 
    “很痛吗?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
 
    “别碰我!”柯洛猛然站起来,和他拉开距离,“你不用道歉,是我自己在一厢情愿,你打我也是应该的。”
 
    往外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对不起。”薄薄的眼皮泛着轻微的红色和水气:“让你觉得困扰了……因为你对我那麽好……让我以为自己还有希望……”
 
    舒念来不及说话,他就已经走出去,关上卧室的门。
 
    之前的晚上,他通常都是忠心耿耿在床边的地板上铺上棉被,然後在地上过夜,因为想和舒念在一起,又不敢要求同床。
 
    舒念後来实在不忍心,让他上床来睡的时候,他那种惊喜又害羞又小心翼翼的表情,舒念一直忘不了。
 
    他和舒念其实很相似,他们都执着得太盲目了。
 
    半夜舒念还是忍不住爬起来,偷偷开了门进客厅。借着从窗口透进来的路灯光芒,能模糊看到沙发上蜷缩着的人影。他爱怜地走过去在沙发旁边蹲下,摸了摸少年半埋在胳膊里的,微肿的脸。
 
    柯洛却一下就惊醒了,睁开眼睛看着他,对视了一会儿,又重新把头藏在胳膊底下,一言不发。
 
    “对不起……”舒念移开他压着脑袋的胳膊,摸着他的头发,“对不起……”
 
    柯洛没反应,也不反抗。
 
    “我什麽都能给你……只除了爱情。”
 
    虽然灯光并不明亮,舒念还是清楚看见他修长的睫毛下面慢慢渗出来的液体。
 
    “柯洛……”舒念实在心疼,忙伸手抱住他,柯洛无声地紧闭着眼睛,倔强地反抗着。半天才放弃似的反手也抱紧他的背。
 
    “对不起……你以後会遇到比我好一百倍的人……真的……”
 
    少年把脸埋在他肩膀上,隔着睡衣他也能明显感觉到肩上越来越重的温热的湿意。
 
    他为自己没办法让柯洛幸福而觉得愧疚。
 
    21
 
    两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相互拥抱了一整夜,一直到他安慰地反复抚摸柯洛头发的手慢慢停下来,意识模糊地沈睡过去之前,柯洛也还是半点也不放松地抓着他,把脸紧贴在他胸口。
 
    他终於相信柯洛对他是认真的。可正因为这样,他才更不能不狠心一次。
 
    柯洛什麽不都想要,除了他的爱情,而他恰恰什麽都可以给,只除了爱情。
 
    他怎麽敢再耽误他。
 
    柯洛还有漫长的青春,前面一定有更适合他的人在等着他,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和热情来寻找那个人。
 
    而他自己不一样。他已经没剩下什麽青春和激情了。他十八年的时间就只注视着谢炎一个人,只爱着谢炎一个人,只等着谢炎一个人,只给谢炎一个人。
 
    他哪来的另一个十八年来酝酿积累另一份同样深厚的感情给别人?
 
    接下去的时间柯洛一直很安静乖巧,哪里也不去,一天到晚呆在他旁边,忠犬一样守着他,。每天睡觉前都用红笔在日历上郑重其事地勾掉一个日期,很舍不得的,悼念一样的表情,然後来回数着剩下的天数,发着呆。
 
    舒念有几次半夜醒过来,感觉到柯洛在偷偷吻他。抱着他的头动作轻柔地,一遍遍反复地亲吻,但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他明白柯洛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分离储存一点回忆和纪念,在珍惜最後这些可以温存的机会。连他自己想到再过不久要送柯洛走,心里就空荡荡的。忙前忙後帮柯洛收拾了大堆行李,还是觉得远远不够,还是觉得缺了什麽,总担心柯洛一个人在遥远的T城,没人照顾,会不会过得不好,也许受不了那里的天气,也可能吃不惯那里的饭菜……
 
    虽然也清楚这都是多余的担心,但就是没法不担心。
 
    就算只是把柯洛当成儿子来疼爱,那也是一种爱。
 
    他那点可怜的爱情全给了谢炎,而爱情之外的其他则全给了柯洛。
 
    这两个男人加起来,就是他感情的全部。
 
    柯洛走了,就像把他挖空了一半。
 
    所以他不睁开眼睛,继续伪装的睡眠,任由柯洛宝贝一样抱着他,温暖的胸膛压向他,心跳的节奏和着体温一点点渗透过来。
 
    在分别面前,任何人都会变得软弱许多。
 
    “小念。”
 
    “恩?”舒念又在整理早整理过无数遍的行李,该托运的该随身带的,都要摆放清楚,箱子上一一贴好标签,里面装了些什麽东西,也都仔细标在卡片上。行李的规模实在是过於庞大了一些,不像是外出就学,倒像在举家搬迁。
 
    大部分东西都是他替柯洛买的。给不了柯洛想要的爱情,就把其他的,他所能给得起的,尽量全都给出去。
 
    “我後天就要走了。”
 
    舒念手停了一下,“後天”这个伸手可及的词弄痛了他,鼻子突然有点酸,“恩”了一声,转过头去对着柯洛,想摸摸他的头。
 
    之前简直不能在柯洛面前提“走”字,一提他就嘟着嘴红着眼圈,可怜得要命,连带舒念也觉得不忍心,好象这次一分开就再也见不到他。
 
    抬手碰到那柔软秀美的黑发,才发觉站在面前的柯洛比几个月前明显又长高了不少。
 
    头发剪短了一些,逐渐英气起来的脸部线条更加明朗,微微皱着眉毛的时候,眉弓在眼皮上投下的阴影看起来却很抑郁。
 
    最近他已经不去打球了,皮肤竟迅速回复成有些稚嫩的奶油色,光洁透明,这让舒念更觉得他还是个正在长大的孩子。
 
    但简洁的短袖开领衬衫和LEVIS牛仔裤所包裹着的修长身躯,已经明显宽阔起来的肩膀和差不多成型的挺拔脊背,又让舒念不敢只把他当孩子看。
 
    他都不知道究竟该拿柯洛怎麽办才好。
 
    “我想送你一点东西。”柯洛手放在口袋里,说话的时候嘴唇微微往里面撮,小心地慢吞吞地,“我们认识这麽久,我还从来没送过什麽给你……”
 
    “恩?”舒念露出微笑,边温柔地拨他的头发,边看他垂下眼皮,一手在口袋里摸索的时候抖动的长睫毛。这时候不需要客套的推辞,他们之间用不着。他也希望留下一些可以纪念的东西,而他们连张合照都没有。
 
    “这个……”柯洛摸出薄薄一沓层层折叠着的纸张,半低着头递到他面前,“我只有这个了……”
 
    “恩?”舒念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有些吃惊,迷惑了一会儿才迟疑地,“这是干什麽?”
 
    “我想把我名下的股份划给你……”
 
    舒念吓一大跳,被烫到了似的忙把那叠证明和委托书塞回他手里:“开什麽玩笑,越来越离谱了。快给我收起来!”
 
    柯洛不肯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你不要吗?”
 
    “当然不要了!”舒念干脆地硬拉开他的口袋,要把那些悉嗦作响的纸放进去。他以为百分二十的股份是什麽?能随手拿来当礼券送人?他又是他的谁?凭什麽要这麽一大笔柯家的财产?!
 
    “为什麽?”柯洛惶急地按着他的手,“你不喜欢吗?”
 
    “柯洛,百分二十的股份……”舒念有点头痛地把手抽回来,“是什麽概念,你到底明白不明白?哪能这麽随便给别人?好了,别闹……”
 
    “我是认真的,拜托你收下,好不好?”
 
    “不不不……我不能要,”舒念苦笑着连连後退,“别胡闹了,我跟柯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平白无故受这麽一份大礼,太荒谬了,小洛,你别拿我寻开心。”
 
    柯洛一脸空洞的失落,手还保持着半伸出去的姿势,垂下睫毛默默站着,半天不说话,只是发着呆。
 
    “小洛?”
 
    “你真的不要吗?”被遗弃似的微弱声音。
 
    “小洛,这不是开玩笑的,实在不能收……”
 
    “我只是想送你东西而已,不要你回礼的,你不用担心……也不用觉得有压力,我没有别的意思……就只是想送给你……” 柯洛把手放回口袋里,半低着头,在地毯上无意识地来回磨着脚,“……你是害怕收了这个就得做什麽来回报我吗?完全不用的,你肯收下我就很高兴了……”
 
    “不是的小洛,”舒念心脏又开始发疼,忙过去安抚地握住他的胳膊,“我不收也就只因为不能收而已,这不合适……”
 
    他想说我不值得你这麽对我,但没说出口。
 
    柯洛的眼圈已经红了,本来谨慎地向里撮着的嘴唇微微撅起来:“可是我……只有这个了……”
 
    “那你想要什麽呢?我没有别的可以留给你……”
 
    “我想把我有的东西都给你……你能明白吗?”
 
    舒念“恩”了一声。他当然明白这种心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