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22)

字体:[ ]

 
    对视了一会儿,柯洛捧住他的脸,失望地道歉:“对不起……”
 
    虽然只是嘴唇相触的浅吻而已,但舒念知道自己的脸因为过度紧张,一定僵硬得很难看。
 
    “抱歉……”少年紧贴着他的嘴唇,低声喃喃的,“我只是忍不住……我不会强迫你的,真的……”
 
    晚上舒念躺着,怎么也睡不着。
 
    这么多天来,在这种时间段保持清醒,这还是第一次,大概因为胃里不舒服的缘故吧。
 
    睡前刚吃过药就一阵恶心,忍不住全吐了出来,幸好柯洛没看见。
 
    少吃一次药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吃了这么多天,也没见什么效。
 
    现在柯洛应该正在客厅的沙发上裹着毯子浅睡。
 
    柯洛是真心对他好。
 
    但那应该不是爱情吧?柯洛对他这么执着,只不过是因为向来缺少人关爱,想要从他身上汲取一些温情而已。柯洛还太年轻,弄不清楚感情之间微妙的界限,对他做出那些事情,都只是因为一时冲动,加上小孩子脾气……
 
    门口突如其来的细微声响打断了他原地绕着圈子,毫无头绪的胡思乱想。
 
    开门的人无疑是柯洛。舒念忙闭好眼睛装睡,免得又要听小老头似的唠叨。
 
    轻微谨慎的脚步声在床边停住,安静了一会儿,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脸。
 
    舒念没动,继续他伪装的睡眠。
 
    抚摩持续了一会儿,手停下来,清楚听到柯洛叹气的声音。
 
    “为什么你就不肯喜欢我呢?是不是因为觉得我年纪太小了?还是因为我是个男人?可是我会对你很好……比任何人都好……真的……我已经长大了……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所以请你喜欢我好不好?”
 
    静默了一会儿,感觉到柯洛悄悄掀开棉被钻进来,然后紧紧抱住他。
 
    “现在离天亮……还有五个小时呢,我就可以再抱着你五个小时……每天这个时候就会觉得好幸福……”声音痴痴的,“你为什么要那么怕我……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了,那次是我不对……我现在只要抱着你就好……可是,你一定不肯让我抱对不对?为什么呢?……我这么喜欢你……”
 
    “每天从学校回来,都好害怕推门进来看到你不在床上……幸好你到现在还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在你的药里加安眠药……可是我真的好怕你会趁我不在的时候跑掉……我不能没有你的……我喜欢你……你不会明白的,我真的好喜欢你……”
 
    “我真希望你的病好不起来……这样就可以天天躺在这里,让我照顾你……永远都不离开我,别的人都不能碰你……对不起,我也知道这么想很过分。生病很不好受……可是,你离开我的话,我会比你现在更难受一万倍……你这个傻瓜,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这么爱你……”少年孩子气的委屈的抱怨带了点哽咽。
 
    接着嘴唇上是熟悉的柔软炽热的触感,舒念猝不及防,僵了僵,把正专注地吻着他的柯洛吓了一大跳,一下子松开手,半天才无措地:“你……你还没睡着吗?”
 
    “啊……”这种时候也说不清到底谁比较尴尬。
 
    “对不起……”声音听起来泫然欲泣,“你不要生气……我,我实在是忍不住……我想抱你……”
 
    幸好黑暗里看不见对方,不然舒念真不知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对着他。
 
    搂着自己腰的胳膊紧了紧,感觉得到少年纤长却压迫感十足的身体强势地压上来,舒念忙一把想推开他:“不行,你……”
 
    “吻一下就好……只是一个吻而已……好不好?”
 
    舒念维持着推拒的姿势,却终于不忍心把他推开。
 
    嘴唇先是落在额头上,接着慢慢往下,一点一点,宝贝一般地吻着他眉毛,眼睛,细致到连半点肌肤都不漏过,反复珍惜地慢而重地亲吻着,终于到达嘴唇的时候,那种含住他双唇的狂热吮吸的让他有种要被一口吞下去的错觉,牙关被撬开,硬探进去的舌尖翻搅纠缠着,深深侵略着他,停在他腰上的手也用力揉搓抚摩着,硬把他压向那年轻火热的躯体。
 
    浓郁的情欲气息和抵在他小腹上的坚硬让他不由紧张起来,但又只能被动地微张着嘴唇让柯洛深吻。等这个漫长炽热的亲吻终于结束的时候,他已经出了一头的冷汗。
 
    柯洛忍耐似的移开嘴唇,微微喘息着,却不肯放手,仍然紧扣着他的腰:“让我抱着你睡觉好不好?我什么都不会做的……让我抱着你就好了……可以吗?”
 
    那种小心翼翼的语气让他心里一阵发痛。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疼爱着柯洛,一直不舍得柯洛过和他一样的人生,希望柯洛能得到他不敢奢望的幸福,努力想给柯洛最好的……
 
    或者……如果他可以给柯洛幸福……或者……只要他一个人受苦就足够了?
 
    舒念闭了一下眼睛。
 
    ~~~~~~~~~~~~~~~~~~~~~~~~~~~~~~~~~~~~~~~~~~~~~~~~~~~~
 
    啊……
 
    抱歉-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实在是,眼睛都睁不开了……脑袋里是糨糊,写出来的也一样是糨糊吧 -||
 
    20
 
    “我都说了我病已经好了啊。”舒念无奈微笑,平躺在床上很配合地让柯洛往他嘴里又塞了一支体温计。
 
    “但是……你脸色看起来还是不大好嘛……”柯洛低头嘟哝着,微微鼓着两腮,“不管怎麽样,还是多休息比较好……”
 
    等数够时间,把体温计拿出来认真看了看,柯洛光滑紧绷的脸颊鼓得更厉害了。
 
    “怎麽样?很正常吧?”
 
    “恩……还好啦。”表情一点都没有为他大病初愈而高兴的迹象,反而像在赌气。
 
    “那你也该去上课了,再不走真要迟到啦。”
 
    “恩……”不情不愿地从床边站起来,抓过放在一旁的课本和讲义,磨蹭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往门口走,磨了一半又回过头,望着正在床上朝他微笑的舒念,小小声地:“我晚上放学回来……你还会在吧?”
 
    “当然啊。”
 
    柯洛又站了半天,才退出去关上房门。
 
    从那晚起他就没再偷偷给舒念吃安眠药了,他也明白这种卑劣的禁锢其实对谁都没好处,只是太害怕舒念会像那天早上一样,在他睡着的时候悄悄离开,就病急乱投医,胡乱把希望寄托在那些小小的药片上。
 
    一旦被识破,就羞愧得好几天说话都压着调子。
 
    他只是孩子气的执拗而已,并没有疯狂到不择手段。
 
    正因为这样,不把强暴当强暴,只当成小孩子不懂事一时冲动做的错事,舒念对他的感情还是怜爱多一些。
 
    他原本把谢炎所不肯接受的那种感情转成温情再寄托在柯洛身上。既然那个人不要,他不如全给柯洛,好歹让柯洛快乐一点,好歹至少有一个人是幸福的。
 
    至於自己……那已经无所谓了。
 
    这绝对不是在牺牲。他本来就没有得到过,两手空空,又有什麽可以拿来牺牲的?
 
    舒念起了床,换好衣服,振作精神开始动手收拾房间,像以前在谢家做惯了的那样,仔仔细细把每个角落都清理干净,坐垫被套全拆开来搬到阳台上,一件一件摊平了好好晒晒太阳,窗帘也拆下来重新洗过,顺便把所有窗户打开,让阳光照进来,好让屋子里多一点生气,又在积了不少灰尘的厨房里奋斗了好几个锺头,才把许久不用的料理台和厨具清洗得闪闪发亮。
 
    这个阴暗清冷的公寓住久了的确会让人变得阴郁,他得多花点力气把它整理得暖和一些。
 
    从现在起全心全意照顾柯洛,就没有时间和精力想那个人,这样对他自己也是种宽容,也许只需要再多一些的时间,他就可以把那份令人羞愧的,无法自制的执着消磨掉,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接着到量贩式大超市去大采购生活用品和晚餐的食材。柯洛还在长身体,营养均衡很重要,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刚好认真想想菜色搭配。顺手还拿了几盒酸奶,等下饭後逼柯洛喝下去,对肠胃有好处……
 
    对的,就是这样,满脑子想着柯洛,塞满到没有任何角落可以留给那个男人,时间一长可能就不会再觉得痛了。
 
    谢炎是他从小时候开始抱着的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就像大多数人的儿时理想一样不切实际。区别只在於,一般人稍微懂事以後就明白能梦想只不过是梦想而已,而他却傻气地坚持到现在。
 
    年轻的时候还有不负责任做梦的权利,而经历了那麽多,到了这个年纪,就不该再认不清现实了。
 
    他不能再奢侈地整天想着谢炎,奢望着爱情啊幸福啊之类。
 
    做梦的时限已经到了,他空白地做了十八年,也该做够了。从现在开始就得停止了。不再是一个热烈爱着他那英气骄傲的少爷的傻男人,而是个认真照顾着孤独伶仃的柯洛的好“父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