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2)

字体:[ ]

 
    还好,没有肿起来。
 
    果然只是做梦而已。
 
    小时候被谢炎变着花样捏脸蛋已经成了个根深蒂固的噩梦,害他已经是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丢脸地对谢炎的手指抱有恐惧心理。
 
    一想到今天那家夥要从英国回来,就条件反射地梦到小时候。
 
    “不知道几年不见,他变成什麽样子了。”咕哝着穿上衣服下床。今天老爷和夫人会亲自去接少爷的机,而他只能照旧去公司上班。谢家还是尊卑分明的。
 
    连他现在住的房子,都和谢烽夫妇的住处之间稍微相隔。
 
    换好衣服洗完脸,有些迷糊地往外走,楼梯才下到一半就听见一阵骚乱。
 
    大清早的,下面大厅里在闹什麽?
 
    “舒少爷,是少爷回来了!”
 
    “啊?”
 
    大脑数据库还没对这个意外信息做出处理,人已经被飞扑上来的不明物体撞得往後连退了四五步来缓冲,才没有仰天直挺挺摔在地板上。
 
    “小念~~~~~~~~~~~~~~~~~~~~~~~~~~~~人家好想你哦~~”
 
    舒念背上突然一阵发冷,努力瞪大眼睛想把来物,啊,不,来人贴得太近的脸看清楚:“是谢炎吗?”
 
    “死相,当然是我啦~~”
 
    好,好恶心……
 
    苦笑着把粘在身上的八爪鱼拉开:“你现在不是应该在机场等人接吗?”
 
    “人家想第一个见到你,又招不到计程车,所以就自己挤公车来啦~我换了早一班的飞机回来,忘了通知你们。我等不及了嘛,都说了想你嘛……小念你想不想我,说,给我说!”
 
    舒念又冒出一大滴冷汗。
 
    谢炎现在已经比他高出半个头不止了,高大俊朗,潇洒挺拔,再过几个月就满二十五岁的人,居然跟他撒娇。
 
    “老爷看到你会很高兴的。”
 
    “奇怪,你怎麽一点也不高兴。”
 
    “我,我当然高兴了啊!”
 
    “看不出来……”居然还嘟了嘟嘴。
 
    他当然高兴,高兴得不知道要用什麽样的表情才合适,不知道要说什麽话才得体。
 
    只不过他从小到大都是不擅言辞性情温吞的人,大笑大叫的事情他做不来,就算心脏已经因为现在自己被谢炎紧紧抱着抓着手而跳得快要炸裂开来了,脸上还是只能平静微笑。
 
    “小念,我跟你说啊,”谢炎大概是太久没讲过中文,现在总算等到机会开口,坐下来让下人上茶上点心等着下人去通知谢烽夫妇的时间里就一把抓着舒念滔滔不绝,靠得太近的缘故,舒念几乎觉得脸上要满是口水了。
 
    “什麽?”
 
    “我自己坐公车回来的时候,扭断一个人的手指……”
 
    “哈?!”才回来就暴露暴力倾向,以前不是捏脸的吗?突然就进化到扭手指?舒念心有余悸地把自己被他握住的手缩回来,“为什麽?是有人偷你钱夹吗?”
 
    “不是,”谢炎想到什麽似的嫌恶地皱起修长的眉毛露了露牙齿,“是偷摸我!啧,死变态……”
 
    “摸……”舒念有点呆傻。
 
    “是啊,趁着人多拥挤偷偷摸我屁股,我抓住她手指用力一扭,骨头就啪的一声……那人连叫痛都不敢。”
 
    这家夥的天生神力还是一点没变。舒念苦笑了一下:“不用这麽狠吧,虽然她是过分了一点,人家好歹是女孩子……”
 
    “什麽啊,那是个色迷迷的秃顶老男人,小念,你不会不知道什麽是同性恋吧?”
 
    “啊,同……”舒念摇晃了一下,半天才无奈微笑,“知道。都这个年代了,这个一点不稀奇。”
 
    “真变态,最讨厌同性恋,”谢炎眉头皱得更厉害,“男人跟男人?有毛病啊!做爱的时候那不会觉得恶心吗?……恶……点心我不想吃了……”
 
    “……好歹,吃一点吧,为了你特意做的,加上配料腌制的时间,前後准备了快一个月呢。”舒念把细致的瓷碟往他面前推了推,扶了扶自己并没有下滑的眼镜,“你先吃吧,我去楼上给你拿点东西。”
 
    虽然心里早就清楚,可是听他这麽直接说出来,还是觉得,曾经偷偷摸摸抱着的那一点侥幸希望,未免太可笑又可怜了。
 
    不可抗力(二)
 
    “小念,还没做完啊?”
 
    “哦,是……”舒念有点狼狈地整理着面前的资料,“快了……”
 
    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偷懒,只不过以谢炎的工作效率作为参照物的话,他今天的速度和准确率的确就低得让人怀疑是不是在摸鱼了。
 
    “你真的很慢哪,”谢炎一脸不耐烦,在一边不停看表,“我都等了你半个锺头!快饿死了!”
 
    舒念苦笑不已,对谢炎来说这些工作自然不值一提,可惜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和他一样优秀的头脑;尤其舒念在孤儿院那十四年的教育基本上是空白一片,花了比别人多好几倍的时间和努力才把过去荒废的慢慢补回来,先天智力就只是普通,後天又比人慢了一拍才起步,又怎麽能和年纪轻轻就游历各地拿了一堆学位的谢炎相提并论。
 
    怕开口说话再浪费时间,只会让空着肚子的喷火龙谢炎更暴躁,不敢多做辩解,只能争分夺秒埋头苦翻。
 
    “谢炎,要不你先回去吧。”已经不知第几次出错了,有个谢炎坐在旁边双手抱胸盯着他看,他动作就僵硬得像机械战警,“我一时半会的也做不完,你不用再等了。”
 
    “什麽?!”谢炎脸色更难看,“你耍我吗!”
 
    “啊?”舒念觉得自己真无辜,谁也没逼这家夥在这里等啊,“你先走不是更好?我这麽慢……”
 
    “少罗嗦!我就是要你陪我一起吃晚饭,你给我快点!”
 
    “哦……”舒念只好闭上嘴巴,勉强专心做事。
 
    “笨手笨脚的,等你做完天都亮了,”谢炎在一边监督了一会儿,忍不住了,“我来帮你,把这些都给我。”
 
    谢炎工作的时候那些嬉皮笑脸的表情就荡然无存,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认真,修长端整的眉毛微微拧起来,薄嘴唇也严肃地抿成一条直线,英气逼人。
 
    认真起来的男人果然是最迷人的,舒念在他身边只觉得精神越来越不能集中,做到後面完全是一塌糊涂,只好对着横眉竖目化身哥斯拉的谢炎一再道歉。
 
    “小念你真是没用。”回到家天都黑了,谢炎脸色黑得像锅底,“你在谢氏都做了好几年了吧,怎麽比起我走的时候,一点长进也没有?”
 
    舒念有点难堪。他本来还希望能在谢炎面前表现得好一些。
 
    “算了,我好饿,刘嫂呢?怎麽没人准备晚餐?!”
 
    “啊!”舒念这才想起来唯一的老佣人请假了,“她告假回去看她女儿……抱歉,我刚才没想起来……”
 
    谢炎瞪着他的眼神让他一阵愧疚:“抱歉……要不你回老爷那里吧,那边厨房应该很快就能准备好东西……”
 
    谢炎皱起眉毛:“我等你下班等了那麽老半天,再特意跟你回来,你就这麽打发我?你是不是连我是谁都忘记了?还懂不懂规矩啊你?!”
 
    “哦……”谢炎一发怒他就手足无措,“那我开车送你去饭店……”
 
    “我累了。”谢炎的少爷脾气说来就来,扯了扯领带冷冷就就在沙发上坐下。
 
    “那我马上叫外卖……”
 
    “脏死了的东西,我不吃。”
 
    舒念伺候了他这麽多年,还是和以前一样生涩,摸不透他的心思,只好不安地站着:“那……你能等的话,我马上去做。”
 
    总算这回谢炎没表示异议,舒念松了口气,连外套都来不及脱,就忙进厨房查看冰箱。幸好还有些材料,做点简单的菜色勉强够用。
 
    穿着西装绑着围裙的样子有点可笑,不过也顾不得了。端着锅忙碌地翻炒,一边偷空看时间,对他来说,现在没有比让谢炎在客厅里生着气挨饿更罪恶的事情。
 
    “小念,还没好啊。”
 
    “就快了,你再稍微等一下。”用衣袖擦了把汗,取出盘子等着装盘。
 
    “我饿了……”英俊挺拔的年轻男子露出牙齿,阴森森做了个吸血鬼的表情,微微俯身从背後抱住他,下巴顶在他肩膀上,“小念……”
 
    “马上,马上……等下啊。”磨牙也没用,太早起锅的话,不够火候你肯定又要挑剔。舒念紧盯着炒锅,一边忍耐着谢炎在耳边又是吹气又是把牙咬得嗒嗒作响的捣乱,总算明白什麽叫心急如焚。
 
    “不管了,我要先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