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16)

字体:[ ]

 
    他哪里知道谢炎在想什麽。
 
    他们俩现在越来越生疏,尤其是他现在的空闲时间几乎全拿来陪柯洛,两人更是只在早餐桌上和公司里才见得到面。
 
    一开始谢炎还会漫不经心地过问他是跟谁出去,重复几次得到的回答都是柯洛那个小男生以後,露出来的怪异神情就让舒念很是尴尬。
 
    他当然明白谢炎眼光里所包含的意思,但他又不好理直气壮地向谢炎澄清,说自己虽然是同性恋,也不表示会对所有男性都有非分之想。
 
    那样会更显得自己可笑。
 
    到现在谢炎已经对他不闻不问了,明显能感觉得到两人关系急速恶化,他有些茫然,猜测大约是自己和男*交往过密的事实让忍受不了同志的谢炎越来越厌恶的缘故。
 
    但他也是没办法。
 
    谢炎不理睬他,他自己是慢慢的已经习惯了。可他不能放着柯洛一个人孤单单的不管。
 
    反正自己怎麽样都是得不到爱情的人,有时间精力的话,倒不如努力给别人一点温情。
 
    坐回办公室别无选择地继续做事,边无奈看手表。不知道这个班要加到什麽时候为止。谢炎关着办公室门没有离开的意思,谁敢先动半步。
 
    “舒经理……”
 
    “怎麽?”舒念抬头看着哭丧着脸的财务部的会计。
 
    “又被扔出来了……”会计几乎泪囊失禁,“碰到鬼了,老板今天简直是暴龙,什麽单都不给签……再拖下去我就该上吊去了……”
 
    “啊……”舒念忙安慰这个倒霉鬼,“没事啦,大家都一样,你等明天再试看看吧。”
 
    “唉,我们都是要吃饭的呀,领不了钱……”会计继续哭丧着脸,“舒经理,你跟老板交情最好了,你帮个忙好不好?”
 
    “什麽呀。”舒念暗叹一口气,好气又好笑,“放在我这里吧,晚一点我送东西过去顺便帮你带一下。我也没什麽把握。”
 
    看刚才拿回来的文件上那个歪扭扭的签名就知道谢炎正在暴怒。他高兴的时候,“谢炎”两字签得龙飞凤舞,美不胜收,白痴都看得出来老板心情大好,不高兴的时候,只歪歪扭扭划一团不明所以的黑线,字体差不多只有小学生水平。
 
    硬着头皮去敲谢炎办公室的门,得到硬邦邦两个字“进来”,才敢推门,恭敬地进去递上改过的计划书和会计委托的单子:“少爷,您请看一下。”
 
    谢炎板着脸接过去,翻了两下,抿着薄嘴唇不说话。他不发话,舒念当然不敢乱动,只好维持姿势规矩地站着。
 
    “你……”
 
    舒念还以为他又要发飙大骂,哪知道谢炎虽然拧着眉头,语气却不算太难听:“你今晚回去吃饭吗?”
 
    “啊?”完全出乎意外,舒念愣了一下才笑着回答,“不了,我还有事……”
 
    谢炎脸色沈下来,不屑地:“又是那个小鬼?跟他约会?你们倒是打得火热,公共场合出双入对,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的事是不是?”
 
    舒念尴尬地笑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我们,没什麽的。”
 
    “是吗?那最好了。”谢炎合上文件夹一副不想多说的冷淡表情,“反正你自己检点一点。不要败坏谢家的声誉。”
 
    舒念脸上恭敬的微笑微微僵了一下,迟了一会儿才低声回答:“是,少爷。”
 
    “你明白就好。”谢炎顿了顿,又看一眼他低垂着头的姿态,“别让我再听到什麽奇怪的传言。”
 
    “是。”舒念疲惫地。
 
    他也觉得厌恶自己的性向。就是这种东西,让他从谢炎的生活里一点点淡漠了出来,越来越远,越来越被谢炎嫌恶。
 
    要是可以选择,他也希望自己可以是谢炎所接受的那种“正常人”。那就什麽可烦恼的都没有了。也可以不用小心翼翼得这麽累。
 
    “舒念!!”
 
    看餐厅里看着朝他用力挥手的少年,舒念强打起精神露出笑容:“不好意思,反而让你等我。”
 
    “是嘛……”柯洛咬着吸管可怜兮兮,“都等了你好久,还以为你要放我鸽子……”
 
    “怎麽会。”安抚地微笑着坐下来,“肚子饿不饿?想点什麽?”
 
    “我怕你讨厌我嘛……一天到晚都要跟你见面,不知道你会不会烦我……”柯洛嘟了一下嘴,那麽高大的男孩子长着张清秀的脸,还真的蛮讨喜的。
 
    “好啦,”舒念笑着摸一下他的头,“想太多,点东西吧,饿久了对胃不好,你过不久要考试,注意身体啦。”
 
    “哦……”柯洛低着头,咬咬嘴唇,还是不看菜单,“你以後……不要再迟到好不好?我老是怕你不会来……总是会担心……万一一直都等不到你那怎麽办……你会不会突然就不想见我了……”
 
    “怎麽会呢。”舒念忙拍拍他,“我有事不能来一定会通知你的,这次是临时加班……”
 
    “你不会不来的,对不对?”
 
    “当……然。”他那样小动物一样的眼光让舒念有些无措。
 
    “无论怎麽样,你都会来见我的吧?”
 
    “是啊……”舒念爱怜地摸摸他柔软的头发,“这是当然的。抱歉,以後不会再让你等了。”
 
    柯洛以前聊天的时候说过,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是送他去的那个人,带他到门外,然後对他说,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买点糖果,马上就回来。
 
    他一个人真的乖乖在那里等,等到天都黑了,路上所有行人都消失了,冻得话都说不出来,答应要回来找他的人却再也没出现过。
 
    这小孩子实在很让他心疼。
 
    “放心好了。”看柯洛还是犹豫不安的眼神,舒念安慰地拍拍他平放在桌面上的手,“我不会骗你的。”
 
    柯洛突然一翻手掌,把他的手牢牢握在手心里。舒念有些愕然,还没反应过来,柯洛已经迅速和他十指交叉地紧紧相握着,不肯松开。
 
    少年有力温热的手掌让他多少有些心跳不稳。因为顾忌自己的性向,他平时都尽量和柯洛保持一些距离,避免肢体接触,免得出现什麽状况,会让大家都尴尬。像今天这样亲密的碰触还真是第一次。
 
    “呃……”掩饰着想把手抽回来,还没用力,突然听到“当”的一声轻响,忙转过头去。
 
    脸色难看至极站在附近桌子边上的人是谢炎,赶过来的侍者正忙着收拾被翻倒的红酒弄脏的桌子。
 
    “少爷……”仓皇失措地抽回手,忙向意外地出现在这里的谢炎打招呼。
 
    谢炎却看也不看他,只冲着对面一起来用餐的女人冷淡开口:“我们换一家餐厅。”停了停又补充:“真倒胃口。”
 
    舒念表情凝滞了一下,难堪地把抽回的手放到桌子底下去。见柯洛正若有所思盯着他,就勉强笑笑:“点菜吧,你不饿吗?”
 
    握一下手,在同性淦涫蹈静淮硎谗帷?BR>光是这样却就让谢炎敏感又厌恶到这种程度。他真觉得疲惫又绝望。
 
    如果换成是他去碰谢炎的手,他这个少爷,多半也会觉得恶心地甩开吧。
 
    那种可以随意碰触对方的时代,真的是已经完全过去了。
 
    舒念只觉得自己精神越来越差,疲态尽显,晚上频频失眠,清醒得只能在黑暗里一声不吭看天花板,白天上班的时候则头大如鼓,太阳穴抽搐般地乱跳。
 
    病来如山倒的前兆。
 
    其实也不会是什麽大病,无非就是劳累过度,积劳成疾,发一场烧什麽的就过去了。他也不以为意。
 
    其实工作并不会繁重,柯洛虽然总要他陪着,但很懂事,不需要他操心,体力上也没有透支的可能。
 
    他只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去想谢炎,勉强让自己在谢炎满是嫌恶的冷淡面前保持镇定,想方设法不要让自己有时间难过灰心,这些就让他渐渐觉得有些支撑不住。
 
    就像昨天在客厅里接了一通柯洛的电话,谢炎满面怒容摔下茶杯,叫他滚到外面,滚远一点去说,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脸上的表情维持平静。
 
    没错,他没有脾气,他不会发怒,不会委屈,但他还是有“受伤”这种感觉的,有的时候不论怎麽忍耐,心里还是会微微发痛。
 
    这是中午休息时间,柯洛从学校跑到公司附近来和他一起坐在小店里吃让人鼻尖冒汗的红油抄手。
 
    柯洛尤其喜欢吃小店小摊里的东西,倒不是因为价廉物美,而是豪华餐厅里两人总分别在餐桌两头正襟危坐,这种小而简陋的地方两人就只好挤在一起,胳膊碰着胳膊腿碰着腿,完全是亲密无间的气氛。
 
    “舒念……”
 
    “恩?”舒念把碗里鲜嫩的抄手拨了几个给他,正在长身体的孩子,中午只吃一碗馄饨哪里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