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14)

字体:[ ]

 
    “……舒叔叔……”柯洛为难地皱了一下眉,“别人会以为我在结巴,叔……叔叔……叔……”
 
    “哈……没事没事,直呼全名也没关系的。”
 
    “那样好吗?”柯洛还在认真思考。
 
    “小念!”
 
    舒念吓了一大跳,慌忙转身,正看到一脸气急败坏的谢炎。
 
    “少爷……”
 
    “你不告诉我一声就偷偷跑到这里来?”谢炎语气里的抱怨多过恼怒,“有没弄错,害我在下面找你找了半天……”
 
    “抱歉,”舒念忙站直了,“有什麽事吗?”
 
    “……没事,”谢炎词穷了一下,“但……但你应该一直在我身边才对啊。”
 
    “抱歉,少爷……我刚才不小心弄脏了衣服,所以暂时先来借换一套干净的……”
 
    “那也不跟我说一声。”谢炎还是耿耿於怀。
 
    “你那时候在忙啊。”舒念苦笑,“再说,我很快就下去了,不差这几分锺的。”
 
    谢炎无话可说,只好耍霸道,伸手搂住他肩膀,用力拉过去:“恩……走吧,不准再乱跑了。”
 
    舒念没能躲开,一碰到他的手就触电似的抖了一下,微微缩了缩肩膀。
 
    “请问这位是?”柯洛不动声色地。
 
    谢炎这才注意到还有第三者在场,客套地朝他点点头,“谢氏的谢炎。你好。”
 
    “我叫柯洛。”柯洛挺直脊背站着,居然不比他们两人要矮小多少。
 
    “哦……”谢炎也想起这个柯家话题性的小少爷,只觉得长相虽然清丽,给人的感觉却有些凌厉,不由留意地多看他两眼。
 
    舒念呆站着看两个人对视,握手,点头致意,再分开,不知道为什麽联想起拳击比赛开赛之前的那一段,有点好笑。
 
    转身刚要走,柯洛突然一把拉住他:“喂,等一下。”然後从长裤口袋里摸出一支马克笔,摊开舒念的手掌,在上面迅速写了串号码。
 
    “我的。”露齿微笑的样子还真叫人有些惊艳,“要记得。”
 
    “好,谢谢了。”舒念知道他是指过两天取回送去干洗的衣服,以及为弄脏的西服付赔偿的事情,就点点头,觉得这个孩子其实很懂事。
 
    谢炎却一下子皱起眉头,半天没说话,重重看了柯洛两眼,拉起舒念就走。
 
    舒念看了一眼自己被直接紧握住的手,苦笑了一下。
 
    他这个少爷,做事总是这样暧昧不清。
 
    以前的他就是因为这样的细节才敢有那些可怜的幻想。
 
    现在当然已经,什麽都很明白了。
 
    “舒经理,有人找你。”
 
    “恩?”
 
    “说是来送东西给你的。”
 
    “好,让他进来吧。”
 
    上午才打通柯洛留下来的那个号码,告诉他公司的地址,下午就立刻叫人把衣服送过来,动作还蛮迅速的。
 
    “嗨……舒念……”
 
    舒念忙抬头,开门进来那个跟他打招呼的,并不是预想中干洗店的服务生小弟,而是依旧戴了顶压低着的球帽的柯洛。
 
    “你怎麽自己跑过来?”舒念微微惊讶地笑出来,忙站起来拉开对面的椅子让他坐下,“叫个人送不就好了?”
 
    “哦……我下课,顺路嘛……”柯洛摘下帽子,腼腆地笑笑。
 
    “这样……”舒念虽然觉得他刚下课却没穿制服有些奇怪,但也不再追究,“谢谢啦。我再过一会就下班,要不要等我开车送你回去?”
 
    “好。”柯洛立刻用力点头,直视着他一个劲地微笑。
 
    上次见到柯洛,是刚打完棒球回来,难免有点汗淋淋脏兮兮的,脸色又阴郁,今天一副清爽明朗的样子,神采飞扬,配着款式简洁合体的ADIDAS运动外套加上牛仔裤,居然有那麽灿烂的视觉效果。
 
    虽然稚嫩了点,不过也可以预见再过两年就能长成杀伤力十足的美男子。年轻就是好啊,舒念微微的有点嫉妒。
 
    边想边翻文件夹,突然注意到柯洛低头的时候上衣後领旁边有个什麽东西一闪,定睛一看,不由失笑:“柯洛……你连衣服商标都一起穿出来啊?”
 
    柯洛迅速摸到颈後忘记剪掉的商标,讷讷的半天说不出话,一时窘得连耳朵都发红了。舒念忙找了把裁纸刀帮他弄掉,觉得他那副样子很是有趣。
 
    “特意换了新衣服来见我吗?”看到他那样红着脸窘迫得要命的神情,会让人忍不住想逗逗他,“真可爱呢,小朋友要和叔叔约会的吗?”
 
    柯洛抿着嘴唇,这下连脖子都红了,只垂着眼睛拨弄桌子上的小摆设。
 
    舒念突然觉得自己是很邪恶的中年不良叔叔。
 
    “是啊。”
 
    “啊?”
 
    “你……晚上有没有空?”脸上红晕还未消失的柯洛突然抬头,很坚定地发问。
 
    “呃?”
 
    “我想请你吃饭。”眼神认真。
 
    “啊?”
 
    “行不行?”
 
    “啊?”
 
    “可以和你一起吃饭吗?”
 
    “吃……”
 
    “可以吗?”
 
    舒念被紧紧逼问,没时间多想,顺势就点点头:“好啊,一起吃晚饭嘛。”
 
    柯洛一下子露出笑容,像完成了一项很了不起的任务似的。
 
    这一顿饭是在柯洛带他去的一家挺特别的海鲜店,豪华算不上,里面的装潢和菜色却都很有意思,随处可见粗糙但不无野趣的贝壳制品,很有种坐在海边吃渔民现捞的海产品的新鲜感。舒念最觉得有趣的是只大海螺壳里,装了裹满红辣椒丝的小麻雀,汤汁滚热而且鲜辣,吃得不擅长吃辣的他满头大汗,鼻尖发红,不停地擤鼻涕,狼狈不堪。
 
    以前在谢家做事,在内在外不管什麽都要严禁遵守礼仪,免得有损谢家颜面,他向来都自卑,清楚自己的地位,就更是要分外谨慎规矩,惟恐触怒了谁。
 
    像今天这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手脚并用地吃得肆无忌惮的经验,还真是久违了。在这样随意的气氛里,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虽然对面坐着的是柯家小少爷,他也一点都不会觉得拘束。柯洛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边辣得直吸气,边给他大讲学校里的笑话。
 
    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擦着鼻涕喷笑的样子实在很可笑,就毫不留情地互相取笑着,兴致一起来,还叫了大扎啤酒豪饮,完全顾不得一个是未成年,另一个酒量烂到不堪。
 
    结完帐出来,冷风一吹,清醒了不少,舒念才觉得自己刚才形象全无的样子有点难为情,怎麽说都是三十岁的人了,还这麽为老不尊。对着柯洛明亮的脸,倒有些不好意思。
 
    “你的脸好红。”柯洛盯着他看了半天,认真地。
 
    “是嘛……”舒念有点不好意思地按了按自己微微发红的眉骨,想必满脸泛红的样子看起来会很蠢。
 
    “好可爱。”
 
    “什……麽?”舒念一时没听清,刚想再问,眼角却扫到有人在旁边偷偷摸摸窥视,被他一望就缩回去又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柯洛也朝那边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习以为常的厌恶,轻微嘀咕了一声“真扫兴”,就拉拉舒念:“我们走吧。”
 
    “也对,都这麽晚了,你家里人会着急吧?我送你回去。”
 
    “家里人?”柯洛笑了一声,“如果你指的是柯家那些人的话,我没和他们住一起。”
 
    “恩?”
 
    “他们才不会让我留在柯家主宅呢,我自己一个人住外面的小套房子,顺便过去坐坐,好不好?”
 
    开了一会儿车,柯洛眉头越皱越紧,突然抢过方向盘:“我来吧。”
 
    “什……”舒念猝不及防,只得以高难度动作和他交换了位置。接下去柯洛超车的狂野程度让他忍不住惨叫出声。
 
    “不要吧……喂,慢一点,这样不行的,喂……”
 
    开什麽玩笑,他们本来就是酒後驾驶,不安分守己一点就要小心吃罚单,他这种开法简直等於招手请警察来抓他们嘛。
 
    柯洛置若罔闻,阴沈着脸一边低骂着什麽,一边在猛烈考验舒念可怜心脏的承受力,在大马路上玩极品飞车,吓得舒念脸色发白,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半张着嘴,听天由命地呆坐着看前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