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13)

字体:[ ]

 
    “没事就好……”
 
    柯洛脸色却忽然难看起来,舒念僵硬地和他对峙了几分锺,突然听到“哇”的一声。
 
    “…………”舒念呆滞地望着自己被吐了一身的西服,一时不知该说什麽好。
 
    “啊,抱歉,”柯洛一下子涨红了脸,“我,我平时不会这样的……我……我没喝醉……只是胃里有点难受……抱歉……”
 
    “哦……”舒念喃喃地,“没,没关系……”
 
    开什麽玩笑……这能不能干洗啊?
 
    “我,我赔给你好了。”柯洛脸还是红通通的,神情拘束。
 
    “啊,没关系,不用了。”真的……会很贵……
 
    “你……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吧,”柯洛有点结巴,红着脸看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什麽似的,微笑了一下,“我付得起的……我有的是钱。”
 
    13
 
    “我不是这个意思,”轮到舒念尴尬,他其实就是这个意思,“真的没关系,不要紧的。”
 
    忙四处张望,找找看有什麽可以擦拭的。柯洛也挺直着背,在球服裤子里摸索着纸巾一类的东西,一副自尊又落寞的样子。
 
    “柯洛,你又给我们惹事!”
 
    在无人的角落里,完全不敢声张,悄无声息的,也会在第一时间被人抓到,他们对柯洛紧盯的程度还真是非同凡响。
 
    柯洛索性把另一只手也塞进口袋里,面无表情。
 
    “真不象话,”柯容疾言厉色,“你怎麽搞的!还不赶快给我向客人道歉!一点教养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是怎麽……”
 
    “没关系的柯先生……”舒念怕气氛弄得太僵,顾不得心疼,忙开口想给他们找个台阶下。柯容不过是逮到机会趁机发作而已,哪里真把他这麽个小小的“随从”放在眼里,根本不搭理,转头叫人上来:“带舒先生去楼上换下衣服。”
 
    舒念无奈地笑出来,别人的家务事,岂容外人插手。
 
    柯洛耸了一下肩膀,在柯容摆开架势,恶狠狠地借题发挥之前转身就走。
 
    “站住!你这是什麽态度?谁教你这麽对长辈的,你……”
 
    “我带他上去,”柯洛突然伸手拉了後面呆立的舒念一把,“我亲自替他服务好了,这样不是可以表现得更有诚意更有教养吗,舅舅。”
 
    柯容倒没发火,反而怪异地多看了舒念两眼。
 
    舒念还没来得及客套,就被柯洛一把拉过去:“走吧。”
 
    “那,谢谢了……”
 
    柯家举行酒会的华丽大厅上层,是专门方便客人休息,私下谈话或者其他更难以启齿的用途而设计的,换套外衣自然不在话下,柯洛拉着他上楼,让他在一个房间等着,很快就拿了套衣服过来。
 
    “这应该是你的尺码,换下来吧,脏衣服我叫人拿去干洗,过两天给你送回去。”
 
    “谢了。”
 
    衣服大小居然正合适,不用穿着脏西服回去,舒念舒了口气,推门出来,柯洛正背对着他趴在房间前的扶栏上。
 
    从这里看楼下灯火辉煌的酒会,视觉效果相当於看台,舒念一眼就能看到他的谢大少爷继续在和那些贵妇周旋,而且有越来越忙的趋势,不由得微微苦笑,转头去看旁边正在发呆的少年。
 
    柯洛已经把棒球帽摘下来了,球服外套也松散地搭在肩膀上。一头略微有些长的柔软的黑发,瞳孔深黑而且明亮,睫毛很长,鼻梁挺直,薄嘴唇抿得紧紧的,五官轮廓看起来似乎比一般人稍微深一些,也可能只是因为他表情木然的缘故。
 
    里面只穿了浅色的短袖运动T恤,修长的脖子上挂着简单的褐色皮绳,连个挂坠都没有,肩膀虽然是少年还未彻底成型的线条,但很流畅,要长成能让人依赖的坚实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世家子弟,不过应该是个挺受女生欢迎的运动少年,只不过裸露出来的两边胳膊上都布满颜色深深浅浅的伤疤,大多数并不像球场上制造出来的东西。
 
    舒念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柯洛这才注意到身边站着的人,转过头微笑一下:“好了?”
 
    “恩。”
 
    柯洛站直了,把穿着球鞋的脚在地上磨了磨,笑得有点腼腆又带着厌恶:“我现在不想下去。”
 
    “哦……”
 
    “站一会儿吧。”
 
    舒念又看了一眼楼下正被美人环绕着的谢炎,掉开眼光,点点头微笑着在他身边站定,目光却不由自主又落到他胳膊上的那些痕迹上去。
 
    柯洛注意到他的眼光,也低头看了看,无所谓地:“你好奇这个?哦,都是以前的事情,以後不可能再有新的了。”
 
    舒念不明所以地露出一个疑惑的笑容。
 
    “因为我现在长大了。”柯洛挺自豪地笑了笑,把手插进口袋里。想了半天,脚又在地面上蹭了蹭,舔一下嘴唇,“以前太小了,会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舒念会过意来,一时不知该说什麽才好,不太敢想象衣服下面其他伤疤,默默站了一会儿,提醒他:“有点凉,你穿上外套会好一点。”
 
    柯洛顺从地重新把外套披上,顺势理了一下弄乱的头发,舒念一眼看到他耳朵上银色的耳钉,本能地一怔,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现在的年轻男孩子戴耳饰是很普遍的事情,敢戴耳环大多数反而是直人,正如同志其实大多数不敢戴耳环一样,比如他自己。
 
    “你很喜欢打棒球?”
 
    无话可说,两个人呆站着像两根柱子会很尴尬。
 
    “恩,是啊,从在孤儿院的时候就开始了。”柯洛兴奋了一下,突然又有点尴尬。抬眼见舒念对“孤儿院”这种和上流社会格格不入的词汇并没有过敏反应,才继续,“小时候和那些朋友打模拟棒球,每次都跑到附近那个好旧的体育场去,不远,出了门拐过街角就到了,体育场的墙太高了,很难爬进去,不过下面有个小洞……”
 
    舒念不由有些吃惊:“不是吧,那个洞还在呀?”
 
    柯洛诧异地抬头看他。他一时失言,有些不好意思:“哦……没什麽,我以前也是从孤儿院……被人领养的。”
 
    “真的吗?”柯洛瞪大眼睛。
 
    舒念笑出来:“为什麽你的样子看起来好象很想恭喜我。”
 
    “你是哪家的?”
 
    “幸福,呃,有听说过吗?”快二十年了,记忆倒是一点都没模糊。
 
    “就是那家周末有水果汤可以喝的……”
 
    “还好啦,酸得很,一直不知道是用什麽煮的。你呢?”
 
    “那家仁爱啦。歹势,不但没有水果汤,还有修女的长指甲。”
 
    “可我那时候听说那边做完礼拜的咖啡都很大杯呀。”
 
    “假的啦,刷锅水一样,送我都不要喝。”
 
    “哈哈……”舒念觉得很有趣,好象他们在讲的不是衣食匮乏的孤儿院,而是其乐无穷的童年时代。
 
    “你什麽时候开始喝不到那里水果汤的?”柯洛避免说“领养”两个字。
 
    “哦,十二岁。”舒念隐约想起那时候谢炎捏在他脸上的手指,还有傍晚阳光里那张流光溢彩的脸。那时候他以为他会是画册里的王子,“恩,到现在都十八年了呢。”
 
    “咦?你有三十岁哦?!”
 
    “干嘛?”他张大眼睛和嘴的表情让舒念有点不爽。
 
    “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柯洛喃喃地,“你的样子很年轻呢。”
 
    “是吗?谢了。”舒念微笑。他的确没有皱纹,也绝不会胡子拉杂,一直很干净清秀,但要说青春,那又实在是比较遥远的名词。
 
    “我再过几个月也要成年了。”柯洛挺了挺胸脯,“大人了哦。”
 
    “是嘛,恭喜……”有点嫉妒。年轻真好。他十八岁的时候,谢炎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在一起,比现在要轻松快乐的多。年纪小的时候,有那麽多简单含蓄的幸福,现在想起来真是奢侈。
 
    “对了……”柯洛突然想起什麽似的,很郑重地,“我叫柯洛。”
 
    舒念失笑:“我知道啊。”
 
    “……大叔,你很逊哪,我这麽讲,你就该回答我你叫什麽名字才对啊,这是基本的社交礼仪哪。”
 
    “哦……”舒念微笑,“我叫舒念,你的年纪,愿意的话,恩……大概叫我叔叔会比较合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