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点进来 by:对四要不起(下)

字体:[ ]

第51章 
  屈一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靳塬帮他把被角都掖好, 又担心他醒来, 给他微信留言,然后将他手机关成静音。
  他从椅子上拿了大衣穿上,关掉灯,在黑暗中看了眼屈一。
  电梯数字逐渐减小,最后停在一楼,门开的时候,拐角处已经没人了, 靳塬走在楼道里, 脚步不快不慢,背影却如刀刻般锋利。
  几乎每个办公室都有人在, 他们在说着些什么, 靳塬敲了敲护士站的门,小张开的门:“靳塬来了!”
  他简单勾了勾嘴角:“今天是胡姐值班吗?”
  “我在, 你进来吧。”胡姐说,“今天不是我值班,本来想留晚一点,等会儿上去看看一一, 你倒先下来了。”
  “他睡着了。”靳塬给自己拉了把椅子,“我想问问他的事情。”
  小张和几个护士很有眼色地出去,还给他们带上了门。
  胡姐叹了口气,从桌上端了保温杯握在手里:“我不说你们应该也都猜到了,今天的事情闹得这么大。”
  “猜到一点。”靳塬说。
  “今天来的是他亲生父母, 男的叫方九邢,女的叫梁美。”胡姐冷冷哼了一声,“我在医院这么多年,他们是我见过最不负责任的父母!”
  靳塬点了点头,耐心地听她说话。
  大约是被靳塬的冷静影响,胡姐也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慢慢说起来:“一一出生那年,我刚从卫校毕业,分配到这里做护士,梁美是我负责的第四个产妇。”
  “方九邢没有固定工作,以前开三轮帮人送货,现在开长途货车,梁美是外地人,怀孕以后方九邢就把人扔在家里,梁美生一一那天晚上,方九邢不在家,痛得喊醒了隔壁住的老人家,才叫车送到医院来的。”胡姐鼻头发酸,“我们打方九邢电话根本没人接,医院只能先给她接生,结果胎位不正又早产……”
  胡姐打开杯盖喝了一口:“一一出来的时候就没怎么哭,有经验的老大夫就觉得不太对劲,马上送去做检查。”
  “是什么?”靳塬身体往前倾。
  “心衰。”
  胡姐用手背按了按鼻头:“当时这种病难治,而且又危险,立刻就转到盛医生那儿了,让他查病因,”她的目光里回忆的成分逐渐大过了痛恨,“一一小时候啊,是一排保温箱看过去最好看最可爱的那种,我们和儿科的医生护士经常会去看他,但一一是早产儿,又心衰,经常会呼吸困难,喂n_ai也喂不进去,每天看了也只能干着急。”
  “方九邢是第二天晚上才来的,急冲冲的就找我们要孩子,”胡姐变了脸色,“盛医生说孩子心衰,可能要一直住院观察和治疗,他就问要多少钱,能不能治好。”
  “临床症状和治疗都因人而异,但一一的情况不是很好,每天都住保温箱,盛医生就按照保守计算给他说了时间和金额,当时方九邢没说什么,过几天来直接把梁美接走了。”
  靳塬指尖在桌上敲了一下:“没把一一接走是吗?”
  “嗯,我们打不通电话,直接报了警,警察也没找到人,”胡姐看着保温杯,“后来院长和陈科长,就是你们陈姨,她当时还是儿科的医生,两人商量着一起承担了部分治疗费用,再加医院里募捐的钱,才一直住在医院里。”
  “一一春天生的,到快入夏的时候病才好转。”胡姐笑了笑,“他病好了就好玩多了,能爬能笑,从小就是个聪明的要死的,看到路院长和陈姨就笑得最大声。”
  靳塬弯了弯嘴角,胡姐低头看着桌子:“我们啊都舍不得送他去福利院,医院里也有想收养的医生,后来商量了决定送到路院长家,可这孩子,一出医院大门就开始哭,到路院长家住了一晚上就哭了一晚上,只能又送回来。”
  “后来就一直住在医院,”胡姐叹息,“他三岁的时候,方九邢夫妻来医院问过一次,听说孩子好好的就想要回去,可那个时候一一不愿意跟她走,就也没走成。”她看着靳塬,“我们也没刻意隐瞒什么,他懂事以后就知道了自己是有爸妈的,也见过他爸妈,只是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了,我们都尊重他的选择。”
  胡姐打开门,领着靳塬往外走,在一楼尽头的一间病房前停下,小声说:“他小时候住这间,不过这间是多人病房,上高中以后陈姨觉得影响他读书,就和路院长说换到七楼去住了。”
  靳塬看着里面八张床,胡姐指了指:“右手边靠窗的那个。”
  那张床没有什么特别的,一样的铁架子,一样的床头柜,没有一丝屈一住过的痕迹,靳塬却忍不住想象屈一小时候在床边玩耍,睡觉,写作业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