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主神决定去死 by:质谱仪(上)

字体:[ ]

第一章
 
    倪子蛟想死想疯了。 
 
    不要说主神这个位子有多么好!多么令人艳羡!神受众生顶礼膜拜!神不死不灭!神无所不能! 
 
    倪子蛟这些都享受完了,在永生里无聊地挣扎。 
 
    他渴望死亡。 
 
    可对于主神而言,死的确是个难题。拿刀捅心窝捅脑袋根本没用,就算烧成黑炭,也会在灰烬里重生。 
 
    主神大人走在街上,思索着应该如何优雅地殒落,突然天空下起小雨。他撑开伞,途径偏僻的巷弄,听到弄堂里传来两个声音。 
 
    有点恶心的声音。熏得他耳朵疼。 
 
    “肠子都没了,竟然都能跑那么远……给爷爷磕个头,留你全尸怎么样?” 
 
    “大哥,跟快死的人废话什么,上边让我们尽早解决。” 
 
    “也是……有人!” 
 
    两名杀手猛然转身,一支毒镖打向倪子蛟,却恰巧卡进伞脊,离他鼻梁只差一公分。 
 
    在杀手的注目下,青年稍稍一抬雨伞,露出一双亮如天河的眼眸。眸下一点泪痣,仿若流星破夜阑。 
 
    杀气腾腾的两人不由得一愣。 
 
    明眸善睐,五官姣美,地下世界最兴这种年轻俊儿。同x_ing之间的纠缠不仅刺激,更给上位者增添几分凌驾于同类的自满。 
 
    要是放在往常,遇到上等货色,哥俩总得快活许久再斩Cao除根。但今日有任务在身,还要回去向主人复命,没时间容他们胡闹。 
 
    只好痛下杀手。 
 
    他们握住匕首向青年跃去。 
 
    青年伫立在原地,象牙般的手指伸出,拆下半根伞骨。 
 
    淅淅沥沥的雨中,他似乎动了,又似乎没动。一瞬间杀手哥俩的脖子上各出现一个洞眼,血柱自大动脉飙上一丈有余,两人兀自倒在地上抽搐,不久没了声息。 
 
    解决这种杂鱼,对于至高的神,比喝水还容易。 
 
    倪子蛟不是嗜杀之人,可是他今天心情不好——怎么说来着,要用血来祭一祭他流泪的伞。 
 
    他将折下的伞骨装回,望向天际,大海似的眼底飘过乌云的影子。 
 
    深呼吸。 
 
    他很喜欢、很喜欢这个世界。这里充斥着污秽和扭曲。比起乌托邦,总能带给主神大人意想不到的乐趣。譬如名人所言,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他凭空伸出几分倦意,正要旋踵而去,忽感脚下一沉。一个男孩正紧紧攥着他的裤管。 
 
    这孩子早被开膛剖肚,浑身骨头都给折了个干净,本已失去意识,倒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过来,血和肠子流了一地。 
 
    很惨。 
 
    “真可怜,”倪子蛟轻声道,“想家了吗?” 
 
    这尊神明屈膝蹲下,把伞打到男孩那边,温和地抚摸他的脑袋,像是在安抚一只即将陷入长眠的流浪狗。 
 
    男孩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失神的眼被血水浸透。他张着嘴,用气声,嘶哑地竭力地说—— 
 
    “活、活……” 
 
    倪子蛟:“想活下去吗?” 
 
    男孩点头。 
 
    倪子蛟看惯了生物在濒死时爆发的求生本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