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你的选择是?? by:纸盒里的纸鹤(下)

字体:[ ]

 
第六十九章 
  你已选择【D. 告诉他自己将一些重要的东西落在家里了但不敢独自回去】
  —————————————————————————————————————
  你决定谎称自己将重要的东西落在了家里,并请求姜导演与你一同回去。
  在知道盛典已离开此处后,你心里就有种诡异的预感。你觉得那个变态杀人狂很可能也像盛典一样,早已离开了你的公寓。可你又有些不确定,在小黑屋里的经历使你变得更加多疑,于是以免万一,你还是打算找个人陪同你去探查究竟。
  如果这是还未经历过小黑屋的你,你绝对会因请求姜导演帮忙而感到不好意思。但在经历过精神摧残与生理折磨的一遍遍洗礼后,你的社恐不知不觉已消失了一大半。你不再如同一开始那样羞于表达自己的想法,你开始明白一味的退缩根本只会让事态恶化,只有主动争取的人才有资格向前迈进。
  于是你向姜导演提出的请求也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
  你料想了种种对方可能会有的反应,却没想到姜导演在片刻的惊讶过后,脸上闪过的竟是喜悦。
  “当然可以,”他笑着拍了拍你的肩膀,手指勾起茶几上的车钥匙,“现在出发吧,趁着天还没黑前。”
  你眨了眨眼,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还是姜导演问你走不走时,才终于迈开了步子向门外走去。
  算了,只要目的达到就成,你心里暗自想道,将那隐隐的怪异感抛之脑后。
  *
  你心中的不安迟迟没有褪去,直到你们来到公寓门口时,你才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当时变态杀人狂给你寄来的钥匙与信还落在姜导演的家里。可正当你打算告诉身旁的姜导时,他却若无其事地推开了你公寓的门。
  那一瞬间,他推门时面无表情的侧脸让你心脏骤停,身体发寒。可当他侧头望向你时,那种古怪感又顿时不翼而飞了。
  “怎么了?”他半个身子隐在黑漆漆的屋子,不解地问你。
  你按捺住自己向后退去的脚步,强作镇定地摇了摇头。
  你公寓没有上锁的可能x_ing很多,这件事不可能和姜导演有关系。你告诉自己,希望自己不再疑神疑鬼。
  好在,当你们踏入屋子的那一刻,姜导演便在墙壁摸索了片刻,将屋里的灯打开了。橘黄灯光的余韵扑撒在那些熟悉的家具上,让你心中的不安顿时消弭了大半。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姜导演好心地没有询问你反常的状态,径自往沙发一坐。他本要低头继续看从家里带来的剧本,却见你还愣在原处,于是戏谑道,“需要我陪你吗?”
  “不、不用了!”你心里一紧,匆匆离开了客厅,徒留姜导演一头雾水地望着你渐渐远去的身影。
  *
  公寓并不大,你走了几步便来到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里的摆设与你离开时别无一二,可却莫名让你觉得有些不安。
  你依旧记得程谨的话,记得那根他在你屋子里发现的断指。
  在那之前,你从未有关于这跟手指的记忆。然而在你回想起自己曾做过的一切后,你对这根断指、谋杀继父的经过以及有关继父的回忆依旧兴致缺缺,无法共鸣。你清楚地明白这些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情,可却又无法将自己代入期间——你觉得自己仿佛与那所有的一切隔着一层厚实的玻璃,让你看得清里头发生了什么,却本质上被隔绝在外。
  这种诡异的感觉让你烦闷,更加想要找到事情的真相。
  记忆中,你将继父的断指放在了一个透明的糖罐里,并用福尔马林将其浸泡储存。你没一会儿便找到了隐在书架之后的糖罐,而里头的被防腐液泡得隐隐发白的手指也告诉着你这一切并不是幻想。
  你的确杀了自己的继父,并且将其手指作为战利品放在自己的房间里。
  可盯着那个糖罐,你心里却掀不起多少涟漪。你第一反应不是罪恶感或是惊慌,你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在小黑屋里的那段光景果然被世界意识彻底消抹了,于是现实中的一切都仿佛被倒带,重新回到了当初你还未被绑架的时候。
  你为自己难以产生丝毫愧疚感到难受的同时,又无济于事。这并不是有没有道德观的问题,这是你无法将自己身置其中的问题。
  这就好比读一个第三人称的故事,你的情绪随着书中情节而起伏,可却没办法因书中主角犯下的过错陷入自我唾弃。你无法代入角色,因为你们隔着一个次元——你们本质上就是不同的。
  你将那沉甸甸的糖罐放下,转而去找其他线索。回忆起关于继父的一切后,你觉得自己被封存的记忆似乎变得清晰了那么一点,而这种隐约的感觉在你踏进房间的那一刻又被放大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