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假笑情夫 by:路过的老百姓(下)

字体:[ ]

 
 
第58章 三仙归洞(十)
 
陈南淮和周游沿着小道一路往前,龙条山的山道并不好走,隔三差五能瞧见建在路旁的坟茔,还有山间的鸟禽,自有一种荒山埋骨无人收的奇异感。
  “看地面上的Cao倒伏情况,应该还是有人时常来这儿走的,沿着这条路往上看看。”陈南淮拿了一根木木奉一边扫着Cao坪,一边说:“这种山上多半有蛇,小心点。”
 
  周游在后面停下步子,望着陈南淮低着头仔细搜索着前方的模样,忽然小片警回过头,看着他怔怔地出神,笑着说:“怎么了,被荒山吓破了胆了吗?”
 
  周游轻笑,并没有说话,已是赶上了他的脚步。
 
  “你好像对兰妞儿有什么意见?之前,就感觉你处处都要比他抢先一步,李道长与世无争一人儿,你就别和他计较了。”陈南淮傻乎乎地笑了笑。
 
  “不是我和他犟,是他的态度让我觉得不积极,而这次的事情又让我觉得太积极,甚至觉得,他矢口否认,并不想谈的恒生,和这次恐怕有直接的关系。”
 
  陈南淮拨开一条路,两个人不多时,已经站在了山顶上。
 
  “你也信什么器官买卖的鬼话?我瞎编的。”小片警看着山下,一片黑暗之中,一条绕城高速上,几辆车子高速飞驰着。线索与去向就此断绝。
 
  “我不信鬼话,但我信你。”周游的声音传来,陈南淮往身后看去,看到他长身欣立,与周围的星光融成一片。
 
  “你信可没有什么用,不能查出案子的来龙去脉,也没有什么益处,就像我也信你,比你自己还信。”
 
  “往日里你鬼话连篇,无从考据,我拿你无可奈何,不过,这个话题倒是可以问问,说不定就有人知道。”周游笑了笑,从怀里掏出手机,在通讯录翻找了起来,不多时,低声说:“有了。”而后按下了通话键。
 
  “喂,是姚临吗?”周游看着陈南淮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计谋得逞的弧度。
 
  ……
 
  李兰舟还记得自己读书的时候,有一回也是春日日和,空气中飘散着桃花的气息,与那些烟Cao味和汗水味混杂在一处,凝结成一股奇异的味道。
 
  他和陈南淮肩并肩坐在教室里,相识的同学们纷纷在下课铃响后,飞速奔出了这间阶梯教室,唯独剩下他们两个与站在讲台上的老师。
 
  这里背向阳光,春日天光,虽是犹如绒毛一样擦在脸上,舒适而柔和,但却透不进屋内来,故而室外的温度比室内都要高上些许。李兰舟穿了一件外套,身边的陈南淮着了个单衣,仍是无所谓的模样。
 
  在教室正后方,贴着几个巨大的红字,里面最为扎眼的是名为“公正”的字句。
 
  旁边还有些诸如“正义”,“向前”一类的字眼,只是都是老掉牙的话题,就像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产物一样,在各式老学校与老教室内,犹如标语一般常见。
 
  有一些近几年已经换成十六字真言了,念起来居然还有点押韵。
 
  除了事关学习之外,李兰舟并不大在意这些。
 
  讲台上的有些老迈的师长托了托自己鼻梁上的老花镜,这才发现还有两个弟子在场,而其中一个,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尖子生,而另一个却在往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沉默者。
 
  两个人坐在一起,像是构成了一副奇异的画卷。
 
  今天讲的课题,还摆在黑板上不曾擦去,偌大的板书正中,写着两个刺目的大字:“行为”。
 
  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李兰舟记得老师是这么说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难以理解这句话。
 
  他这些年来,就像是一个只接受命令,而又做出反应的机器人,“令行禁止”,像是涵盖了李兰舟这短短二十余年的人生箴言,他一字不差地践行着这个条例,哪怕施加威压者已经消失得了无踪影,无法再节制他的x_ing格和行径,他仍是一丝不苟地行进着。
 
  毕竟,在李兰舟看来,他并没有和老人一样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不可为之的正义之事。在他眼里,万般花样,只要以“正确的名义”去行事,都不过是“百无禁忌”,为之成功则“大获全胜”,为之失败则就叫做“英勇就义”。无论如何,都是伟光正的典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