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王爷对我死缠不休! by:绚烂如花

字体:[ ]

 文案
 
镇西王爷在宴会上对御史家的小公子一见钟情,想尽了法子缠着人家。
穿越而来的陈天赐:对不起,你打扰到我学习了。
 
小剧场一:
陈天赐:我的身体是个男人,灵魂是个女人。
皇甫和:是男的就成。
陈天赐:你到底爱男人还是爱女人?爱我的身体还是爱我的灵魂?
皇甫和:你病得不轻呀,脑子养了这么久也养不好。
 
小剧场二:
皇甫和:天赐,我请求你保护我。
陈天赐:我……我该怎么做?
皇甫和:到我床上来。
陈天赐:……
 
避雷指南:女穿男,女装。
 
内容标签: x_ing别转换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天赐 ┃ 配角:皇甫和 ┃ 其它:
 
 
 
  ☆、第 1 章
 
  “啊——啊——”炊烟方起,京城御史府的屋顶就被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掀了起来。
  御史夫人听出这是自己宝贝儿子陈家独苗陈天赐的声音,立刻丢下手中的锅铲,心急火燎地从厨房奔出来,朝儿子的房间赶去。
  她这个宝贝儿子呀,也不知是她在佛前叩了多少头才换回来的。孩子生下来,白白净净漂漂亮亮也不知多惹人怜爱,可是身子骨打小就弱,多少补药吃下去,身板依旧瘦瘦弱弱怎么也强壮不起来。好容易养到十七岁,眼看就要成年,哪里料到孩子贪玩,非跟着朋友们到郊外去骑马。
  她每每想起一个月前他被人从郊外送回来的样子都觉得心胆俱裂。她的宝贝儿子出门之前分明还活蹦乱跳的,回来的时候已然满身是血,气若游丝。所有的大夫都说他坠马时撞到了脑袋,x_ing命难保。她当时只觉神魂失守,连哭的眼泪都没有了。
  她没日没夜地守着他,没有一刻停止祷告,只要她的宝贝儿子能活过来,她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好在上天见怜,她的孩子终于在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后,再一次地,睁开了双眼。那一刻她只觉得从地狱里走了一遭的不是她的儿子,而是她自己。
  那以后陈天赐的身子骨还是弱,甚至于说话糊里糊涂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但是御史夫人却只有满心的庆幸——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她只要她的孩子还活着!
  却说陈天赐在床上养了一个月,今天终于能下床走动了。御史夫人高兴,正准备亲自下厨给宝贝儿子做点好吃的补补身子,哪里想到才离开不到半个时辰,陈天赐就出事了!
  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来到陈天赐的房间,御史夫人冲进房里,一下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抱住了,“好孩子,娘的心肝,你这是怎么了?”
  陈天赐此刻衣冠不整,只披着一件外裳,外裳之下,身子还是s-hi的!
  御史夫人看他这模样,心被揪起来一般疼。
  “梅兰!秋菊!”她一边拿过一旁的干毛巾给陈天赐擦身子,一边对跪在一旁的两个小丫鬟怒喝出声,“你们怎么侍候少爷的?”
  两个小丫鬟早被陈天赐凄厉的尖叫声吓坏了,此刻正互相搀扶着跪在地上哭,“夫人,刚才少爷说要洗澡,洗着洗着突然就这样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御史夫人听到这话怒气更甚,“你们没侍候好少爷,还敢顶嘴!我看我御史府留你们不得了!”
  她话一出,两个小丫鬟哭得更厉害了,都伏在地上哭着讨饶,“夫人饶命,我们不是故意的……”
  而此刻的陈天赐,似乎才刚刚从惊骇中回过神来。
  他的目光,随着御史夫人的动作渐渐往下,再往下……
  “呜……”一时没忍住,陈天赐的眼泪决堤的河水一般从眼眶里涌出来。
  “好孩子。”为娘的最怕孩子掉眼泪了,御史夫人见他没由来地哭,赶紧将他抱住了,“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娘——”陈天赐白着一张精致得有些过分的脸,用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御史夫人的衣襟,带几分忐忑几分希冀,“娘,我真的是你的儿子吗?”
  这话一出,吓得御史夫人也一起掉起眼泪来,“好孩子,你怎么又不记得娘亲了?娘亲怀胎十月才将你生下,捧在手心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含辛茹苦十余载将你养大,你不是我的儿子还能是谁的儿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戳我的心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