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麟台风波录 by:轻微崽子(二)

字体:[ ]

 
 
  ☆、正兴之难(拾肆)
 
  
  在陆观的打点下,宋虔之穿戴整齐,戴上一顶狐狸皮的帽子,围了一圈狼皮围脖,走出院子里深吸了一口气。
  是个好天气,第一缕阳光照过来,洒在宋虔之的帽子上。
  陆观看着他,微弯嘴角。
  宋虔之:“???”
  陆观走过去揉了一把他的头,看了他一会,低下头去亲他的鼻梁。
  “像个山老大。”陆观说,侧着头端详宋虔之片刻,摇头,“还是不像,像山老大抢的压寨夫人。”
  宋虔之哈哈大笑起来,跳上去抱住陆观的脖子,在这一刻,一股冲动在他的胸怀中激荡奔涌,朝阳从陆观身后徐徐露出,宋虔之把头埋在陆观的脖子里蹭来蹭去,帽子蹭掉了,陆观一手搂着他,一手去捡起帽子给他戴好。
  宋虔之径自去接周婉心,陆观指挥安定侯府里余下的下人们把行李搬上马车,也没有多少东西,宋虔之带了一箱子书。
  倒是衣服有五口大箱子,人不可能都带走,但随行的四名婢女两个好手,总要穿衣服。茶具、洗漱用具带了一整箱,陆观自己赶路都是光手上路,不免好奇,看到一箱子的炉子铫子竹篾结成的筅,码得整整齐齐的锡制茶罐,各式各样的精巧盒子让陆观看得眼花缭乱,不禁感慨:这才是上等人的精致人生……
  结果宋虔之还是从车马行雇了两辆大马车,差点跟人打起来,一问是兵部的。
  回来的路上宋虔之还在跟秦禹宁派的车夫调侃,底下人跟他扯皮,他秦叔还不是派车来给他使了。
  临走前,宋虔之派人去了一趟乌衣巷,给许三一家送去一百两的银票。
  派去的小厮回来时,宋虔之正把周婉心抱上马车,周婉心疲倦地蜷在他怀里,身上一袭粉色蛱蝶锦缎带帽披风,将她整个人裹着。
  宋虔之本想去后面的马车与陆观一起,让丫鬟们在车上照看母亲,要起身时却被母亲握住了手。
  宋虔之笑了笑,反握着他娘亲的手,捞开窗帘,朝马车旁吩咐车夫的陆观说:“舜钦。”
  陆观抬头,金黄的一道光落在他的脸上,照得他双眼如同琥珀。
  “我要陪我娘,你到后面去坐,别骑马了,这么冷。”
  陆观脸颊有些红,嗯了声,走到车下来。
  宋虔之动情地看着他,只是也做不得什么。
  谁知陆观并起剑指,在唇间一抹,轻轻按在宋虔之嘴唇上,流连地停顿片刻,弯起唇角笑了起来,同时移开眼,头也不回往后面找别的马车去坐。
  宋虔之脸通红地坐了下去,忐忑地看他娘。
  对上周婉心的眼神,宋虔之脸更红了,低声道:“娘。”
  “外面是谁?”周婉心虚弱地问,“你的好朋友?”
  宋虔之本来不想说,看周婉心精神还好。
  马车颠簸起来。
  宋虔之欲言又止地一会看一眼他娘。
  婢女往周婉心肩下垫了一个软枕,周婉心的手一直握着宋虔之的手,也一直在看他。突然,她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咳喘,整张脸庞都随着柔柔的笑意亮了起来,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绝代风华的模样。
  “舜钦是他的字?哪两个字?”还是周婉心主动问。
  宋虔之往周婉心掌心里写了两个字,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是秘书省的同僚,也是我的上官。”
  周婉心又咳嗽一阵,握着宋虔之的手心出了一层湿汗,宋虔之让婢女把帕子递过来,将母亲的手摊开,认真为她擦干。
  “你们关系很好?”周婉心问。
  “他很照顾我。”宋虔之开心道。
  “哦?”
  于是宋虔之捡着在容州发生的事情给母亲说了,对几次险些送命轻描淡写,本来想略过不提,犹豫再三还是提了,重点突出我这位上官对我很照顾,如果没有他我早就死翘翘啦。
  说到好玩之处,宋虔之着重描述了在容州黄五家里吃的那盆酸辣鱼汤。
  周婉心咳嗽道:“沙塘鳢,也有许多年不曾吃过了。”
  宋虔之奇道:“母亲知道?”王府中没吃过这鱼,应该是他娘年轻到外面去玩时吃过。闺阁女儿不常出门,宋虔之却听周太后含蓄隐晦地提到过几次,这两位太傅的女儿常常扮作男人出去玩耍,周太后身手还不错,只要是她带着妹妹出去,外祖不会反对。
  所以周太后那段陪先帝御驾亲征的传奇经历,在宋虔之看来就很寻常了。
  “不仅吃过,你说的这味酸辣汤,我还会做呢。”周婉心目光变得幽远,想起来什么,沉默着没有说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