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偷生 by:欢小宴(下)

字体:[ ]

 
 
 
 
第53章 Chapter 53
上了车,陆辙死活都不回医院了,他坐在副驾驶上用左手抓住方向盘,受伤的右臂耷拉在一边,鲜血顺着指尖一滴一滴往下淌。
 
后座上的戴小舟和林清醇一动不动,车里的气氛凝固成冰,最爱闹腾的戴小舟现在一句闲话也不敢说,生怕把安队长的火引到自己身上来。
 
安柏微一只手扣在方向盘上不让陆辙乱来,另一只手死死抓住手刹,生怕自己那股火上来把陆辙给伤着,他尽量压着气,好声好气地跟陆辙商量:“你才在医院里挂了几天点滴?回去打消炎针好不好?”
 
陆辙刚才跟韩少炜对峙的那股子从容不迫都消退殆尽,梗着脖子死不让步:“等审完孔如北,在附近诊所随便打一针就行了。”
 
“非要审完他才乖乖打针?”安柏微皱起眉,偏了偏视线盯着陆辙脚下的一小滩血迹,心里刀绞似的疼。
 
陆辙倔强地把住方向盘,态度十分明确。
 
安柏微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缓缓松了力道,一点点地挪动下去,最后轻轻攥住陆辙冰凉的手,捂在手心暖着,叹了口气:“回到部里,先让小文给你包扎一下,这总行了吧?”
 
“……嗯。”陆辙犹豫着点了下头,抽了抽自己的手,没抽回来。
 
安柏微攥得更紧了几分,在座椅上靠了半晌,低声问:“是不是因为孔如南?”
 
陆辙看着窗外发了会呆,既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轻轻收紧手指,反抓住了安柏微的手。
 
四个人在车上等了一会儿,祁修和江朔才从外面回来,两人说都没在枪声源头找到人的踪迹,另外,在烂尾楼的周围也没有发现韩少炜的去向。
 
看来短时间内想要抓住韩少炜是没办法了。
 
安柏微轻轻叹了口气,联刑部分队的弊端显露无遗,他们人少,很多时候不得不单个击破,对于这种跟泥鳅一样藏来藏去的对手实在是有心无力。
 
……
 
安柏微第三次回头看的时候,江朔还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一张小脸憋得通红,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把他怎么着了。
 
他有些无奈地停下脚步:“有话直说就行,再不说我可去审讯室了啊。”
 
江朔咬住嘴唇,两只手紧张地绞在一起,半天后从嘴里小声嗫嚅出一句“对不起”。
 
“……”安柏微有些疑惑地歪着脑袋,从头到尾把江朔打量了一遍,末了有些失笑,“怎么?把我办公室花瓶打碎了?这个没关系,随便打,反正也不值钱,记得收拾干净就行。”
 
“不是,我……”江朔见他要走,登时拉住安柏微,脸上红通通的,低下头蚊子般地说,“……对不起,安队,我那一枪打偏了……”
 
江朔说完便死死闭上眼睛,脑海里疯狂上演安队长狂风暴雨的大骂,结果等了半天安柏微那里也没什么动静,他小心地撬开一只眼的眼皮,发现队长还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干什么?枪打偏了还邀功来了?”安柏微保持着笑脸,声音也不大,结果把江朔吓得连连道歉,脸又涨红了几分。
 
“不、不是……我,对不起安队,我把事办砸了让他跑了……都怪我……”江朔结结巴巴地承认自己的错误,说到最后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您、您怎么罚我都行……我不会有半句怨言的……对对对不起安队……”
 
安柏微眯起眼看他:“自己知道错了?”
 
江朔战战兢兢地点头。
 
“行,知道错了就行,平常多练练不就没事了。”安柏微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一起去审讯室听听,长长见识。”
 
江朔愣了愣:“您不怪我?”
 
安柏微停顿了一下,脑壳有点痛:“我是不是必须得罚你你才开心?”
 
“……也、也不是……”江朔说着,不由得傻笑了一声,“谢谢安队,您人真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