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百花杀 by:懒癌患者叶叶(下)

字体:[ ]

  ☆、第二局(2)
 
  项紫冬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这么绞尽脑汁地想一件事情过。
  刘思若年纪不大,如果她们发生过什么,那只能是在刘思若小的时候,小到嵇娅根本不记得她名字的时候了。
  既然能被称之为“秘密”,就绝不是什么好事。
  嵇娅难道年轻时候对小孩子做过什么坏事吗?
  “你,喜欢小孩子吗?”突然抛出了这个不着边际的问题,项紫冬观察着刘思若的反应。
  听到这个问题,嵇娅的身体下意识地一僵,但她毕竟年岁较长,很多方面都比项紫冬老练,竟是生生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思考了一瞬,“不喜欢。”
  但项紫冬还是看出来了。因为规则所限,她们说什么都要想一想跟自己的秘密信息点冲不冲突,确定不冲突之后,就不能撒谎。
  不过反过来说的话,如果嵇娅需要去思考是否冲突的话,就证明项紫冬问的东西不在秘密之内,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她需要思考,才说实话。
  毕竟如果她脱口而出就回答的话,那一定是“正中要害”了。
  真的跟小孩子有关系呀?项紫冬笑了笑,却又想到了什么。
  “你是不是不喜欢你妹妹,嵇枝?和她的母亲,也就是你的继母?”
  说起来,相对于这个大了十岁的姐姐来说,嵇枝也是小孩子呢。
  嵇娅听到这个名字,手指又是下意识地僵硬,但面上却不露声色地、轻轻地道了句:“是”。
  面前这个小丫头,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刚才把符佳惠击溃的那个女生,好像也知道些什么。
  她们是什么人?
  项紫冬心下流转,刚才满黛还说嵇枝跟她姐姐关系不错的,没想到这里面还有猫腻儿。
  不过既然关键词是刘思若,这件事应该跟嵇枝没什么关系。
  嵇枝出事的时候,刘思若才十二、三岁吧。
  嵇娅不喜欢嵇枝的事情,就j_iao给满黛来思考吧。
  满黛闻言也愣了很久,拳头一点点攥紧,水盈盈的双眼映满了伤痛。
  当画面晃动到项紫冬面前的记录纸时,上面写的一些数字也被两人所看到。
  “刘思若的年龄……”满黛喃喃道。
  薛天晴问道:“想到什么了?”
  满黛反问道:“你觉得,一个人对小孩子能干出什么坏事?”
  薛天晴皱了皱眉,“虐待儿童?我想不到。”
  同一时刻,项紫冬回想起刘思若的长相,她本就擅长画画,竟花了几分钟在纸上把刘思若的大致正脸面容涂了下来,举着纸张对着嵇娅看了看,摇了摇头。
  项紫冬又想了想,把刘思若的侧面也画了下来。毕竟她被推下飞机时,面对的就是刘思若的侧脸,所以对此印象很深。
  对比了半天,项紫冬无奈地发现,这两个人真的长得不像,应该也没什么亲缘关系。
  更何况,一个姓嵇,一个姓刘。
  满黛看到这幅画像却仿佛又明白了什么:“这个刘思若,肤色是不是略黑?”
  薛天晴却摇头:“不。相反,挺白的。”
  满黛又沉吟了片刻,“你不觉得她长得不像中国人吗?”
  “不可能。”薛天晴摇头,“我近距离看过她。她是黑头发、黄种人,无疑。”
  “黑头发、黄种人的,难道只有中国人?”满黛反问,“项紫冬画的跟她本人出入大么?”
  “不大。”薛天晴敛眉。
  “你仔细看看,她的眉骨凸出,眉眼略深邃,下颌骨和牙齿的位置也稍微有点凸出。”满黛冷静地指出,“但你又说她是黑头发、黄种人,那她就是亚洲人了。”
  “所以?”
  “越南,菲律宾,泰国?”满黛随便猜测了几个国家,“是不是长相比较接近东南亚的人?”
  被她这么一说,薛天晴也恍然大悟,又有些疑惑,“可是她肤色非常白,如果来自东南亚,难道不会略黑一些么?至于眉骨高、眼窝深什么的,可能只是单纯的……长得好看?”
  满黛摇摇头:“我也不确定,毕竟这只是一张画像。我曾见过嵇枝家里的菲佣,莫名觉得面部特征有些相似罢了。”
  项紫冬将自己的速写贴在相隔的玻璃上,问嵇娅:“你见过这个人吗?”
  隔着玻璃,嵇娅也看不真切,眯着眼睛辨认了一会,摇了摇头。
  项紫冬还是不死心:“就是眼睛很大,五官特别立体的一个女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