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面 作者:茫茫浮世

字体:[ ]

 
 
文案 
【本文两cp,没主要感情向】
【楚天总觉得自己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里面有人一直对他说。
“I wanna play a game。”
他只是努力抬起头,一遍遍地重复,“林语圣诞快乐。”
就像是谎言说多了就会变成真实一样。
可惜不是。】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现代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天,林语 ┃ 配角:帝兰,凌风 ┃ 其它:

 

 
第 1 章 最新更新:2014-08-29 15:08:52
 
 
  
  楚天看到林语的时候他就站自家门前,手里夹着一根烟,吞吐着烟圈,男孩看着他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熟捻的打招呼,“呦,好久不见。”
  昏暗的走廊里面只有从玻璃透进来的一点阳光,像个被囚禁起来的牢笼。
  楚天扫了一眼他过分苍白的脸色,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话好。
  “你该不会是打算让我一直站在门口吧?”
  楚天没有说话,只是稍微让了点位置,然后看着对方自然的进了门,将外套搭在椅背上。
  “......你受伤了?”
  “啊,这次的任务稍微有点棘手,大概是把人逼急了受了点小伤。”林语在柜子里面翻出能用得上的东西,医疗箱里面没有消毒液只能用酒来代替。林语用开瓶器打开喝了几口,然后用手揭起已经和血黏在一起的衬衣。
  刚刚结成痂的伤口又再度裂开,血汇成小股顺着腰侧流淌。
  就近找不到卫生棉只能用酒浸透纸巾按在小腹上,林语咬着牙沿着伤口处消毒,痛觉不停地刺激着细胞,像是要把整个人都撕裂开来,冷汗打湿了粉色的额发,林语低低喘息了几声,想要压抑住痛苦。
  缓过来的时候,他开始把一次性的破伤风注射剂插入上臂,液体缓慢地流入体内,和血液混合在一起。
  楚天皱了皱眉头,他实在是不太喜欢这种味道,很容易让他想起不好的事情。
  对方已经把软膏抹到了纱布上,然后缠了好几圈固定下来。
  林语苍白着脸抬起头的时候看到楚天不算太好的脸色,他努力地弯起嘴角,“楚天我们好歹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你不至于小气一瓶酒吧。”
  林语的笑容就是这样的,不痛不痒的,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笑。
  纸巾上面还残留着一些血液,上头还沾着一些不明物体,看起来就像是刚刚杀人灭口现在在消灭证据。
  楚天沉默地看着他许久,然后去衣柜拿了一件干净的衬衣扔给他。
  “如果可以就算你死在街头我也不会给你送葬,而且你可能性最大的是死于伤口感染。”
  楚天认识林语是在很久之前。
  久的他都记不清时间了,那时候两个人还在同一个部门工作,每天为了不同的案子四处奔波,在林语转去其他部门前他们一起做了最后一单的任务,过程不怎么顺利,找到嫌疑人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就自杀在家中,他不死心地在屋子里面找了很多个来回,执意要继续追查下去,林语却只是沉默地按着他的肩膀,“别找了,已经结束了。”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算了真的记不清了。
  “楚天你干嘛老是这么严肃啊,偶尔也笑一笑嘛。”他听见对方这么说,语气听起来是有几分惋惜。
  “对了。”楚天冷硬地打断他的叹息,“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林语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了他一会,然后掏出烟点着,火光在一瞬间照亮了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楚天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非要有什么要命的事情才能来找你吗?”
  “你可以滚了。”
  昏暗的室内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老旧的窗框被风吹得吱吱作响,林语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真是冷漠。”林语慢慢开口,“我听说你要去别的地方办案,临行前来看看你。”
  楚天忽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胖子说的。”
  “那个一直想约你出去的胖子,他没有趁机把你给干了?”
  “他还没有这个胆子。”
  “那样吗。”楚天意义不明地应了一句,然后不再出声。
  林语愣了很久,蓝色的瞳孔在黑暗中显得有些黯淡,“是啊,我们不如出去逛逛吧。”
  “......等等,这么冷的天气我为什么要和你出去。”
  走在前面的人认真思考了一下,含含糊糊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当做是纪念怎么样?”
                            
                            
 
第 2 章 最新更新:2014-08-29 15:09:15
 
 
  在还没完全黑下来的深秋,阳光越过两个人的肩膀投在老旧的居民墙上面。
  林语没说要去哪里,楚天只能跟着他漫无目的的走了一路。
  街上的霓虹灯已经亮起了一大片,把城市自然地区分成两个极端。
  在经过橱窗玻璃的时候,上面映出那个人清秀的侧脸,瞳孔里面盛着灯光的颜色。
  像是他小时候经常偷偷蹲在角落偷看到的别人家的灯光,那么温暖,那么漂亮,只是从来不属于他。
  所以连带着那对父母也不是属于他的,他的母亲是个经常抛下丈夫孩子不管的赌徒,而父亲则是个酒鬼。
  之后两个人离了婚,他被判给父亲,再之后听人说父亲欠下了一屁股债逃走了,到最后只有他一个人还留在原地幻想着有一天这两个人会和好如初,像是别的家庭那么幸福。
  真是糟糕。
  所以他一直不期待什么也不对什么抱有希望。
  跟在林语后面的楚天不知道和对方说什么好,只能闲着无聊开始数自己走过的格子数。
  街上在用大功率的音响播发着当红的歌曲,灯光投照在地砖上面分割成一块一块。
  “很漂亮吧,这个地方。”他听到林语这么感叹,柔软的发梢被灯光映成暖色,“稍微等我一下。”
  于是楚天停下脚步,看着对方走进了一家便利店。
  在川流不息的马路旁边楚天产生了某种叫做归属感的东西。
  用小言情剧的话来说就是这个世界那么大却没有能容得下我的地方。
  可他不是那里面的女主,也没有那么一个柔情万种的男主在等着他。
  林语出来的时候手里面拿着两罐啤酒。
  两个人就着地方喝酒干杯,不知道把话题扯了多远。
  便利店里面放着台老式的收音机,不时能听到“呲——”的电流声。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林语往他这边靠了一点,掏出了一枚硬币,然后来回抛了几次,在落下的瞬间把它合在手心。
  “楚天你说是正面还是反面?”
  趁着酒劲还没上头,楚天尽可能清晰的说出自己的答案,“反面。”
  林语把手摊开给他看,“所以我就说你啊,是把事情想得那么坏。”
  灯光被头顶的吊扇绞碎落出像是万花镜那样的光影,楚天在阴影中认认真真的看着那张清秀的脸,最后笑了笑。
  回去的路上林语看着那些已经亮起来的窗户,想起了一个问题,“楚天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如果结束得早的话,应该能在圣诞节之前回来。”
  林语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在他进入那个老旧的居民楼之前,身后有人这么说。
  “那就早点回来吧。”
                            
                            
 
第 3 章 最新更新:2014-08-29 15:09:34
 
 
  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个南方城市,被对方用有一件棘手的案子需要支援之类的理由把他派到了这里。
  到达暂时住所的时候天色渐暗,黯淡的阳光打在黑色的窗框上形成一个个倒影,楚天捏着钥匙逐层逐层寻找房间,行李箱的轮子不停发出“喀拉——”的声响。
  口袋里面的手机发出新信息的提示音,大概是他刚刚发出去的短信的回信。
  楚天摸出手机,对方的回话是简单明了的几个字。
  【收到了】
  大概是这里了。
  金属房牌已经有些褪色,楚天再次确认了房号就用手里的钥匙打开木门。
  过堂风吹动没有关紧的窗户,从眼前的窗子能看到那些平顶的房屋,浅色的瓦片整齐地铺盖,没有什么多余的棱角。
  南方特有的潮湿空气带着点暖意,棕发青年盯着开始慢慢变暗的屏幕,蓝色的瞳孔倒映在里面模模糊糊地看不太清楚。
  算了,还是不回复了。
  负责接送的是个善谈的红发青年,一路上跟他介绍了不少关于这个地方的风俗。
  “其实我一开始是打算去做个导游的,不知道后来怎么的就当了个警察。”
  楚天愣了一下,从后视镜里面看那张还有点青稚的脸庞,这种年纪应该是个还没来得急洗去自己身上锋锐棱角的人。
  他不知道现在该表示赞同还是安慰,说实话他也觉得对方当个导游比较合适。
  只是这些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对方似乎也不打算听他回答,只是继续说下去,“我一直很怕死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着了魔。”
  “已经当了就只能这么下去了。”最后他叹息了一声,然后又开始有一拍没一拍的哼歌。
  在他出去之前红发青年从前座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凌风,好好干吧。”
  楚天只能茫然地点头,他一直不太能理解对方的神转折。
  就像是正常人一般都不能和脑回路异常的神经病人沟通。
  案子的负责人是个叫做帝兰的金发青年,大概是二十多岁左右,交谈间有种凌厉的味道,说话都是单刀直入没有丝毫的委婉。
  这次的事情主要是出现了一个杀人犯,已经连续犯下了好几单的案子,但是由于每次犯罪都没有留下多大的痕迹所以一直苦于寻找关于犯人的线索,所以这次才会例外的向其他地方请求支援。
  最后帝兰站起身,表情诚恳地伸手和他交握,“希望这次能和你好好合作。”
  “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楚天微微点头,手上用了一点力度。
  离开之前楚天注意到办公桌摆放着一个照片夹,上面是帝兰和一个红发青年的合照,阳光透过树枝照到两个人身上,虽然两人的姿势有点别扭,金发青年一直冷淡的眉眼却有种名为喜悦的东西。
  “是张很漂亮的照片。”他如是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