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老凤初鸣之从良 by:九和豆浆

字体:[ ]

 
  文案:观看顺序,从良——野骋——无忧——祸国。
  《从良》仅为试读以及前情提要。
  接下来,请选择喜欢的攻继续阅读。
  攻受在各自单篇中绝对1v1,请放心食用。
  《野骋》为王爷篇,即攻为王爷。
  《无忧》为教主篇,即攻为教主。
  《祸国》为细作篇,即攻为敌国细作及丞相。
  以上受都是男主,可理解为平行宇宙。
  原名:老凤初鸣
  又名:名倌从良记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荣 ┃ 配角:谢殷虓,濮阳桀,裴方静 ┃ 其它:
 
 
第一卷 前卷 
 
第一章 
  他不知年岁姓名,不知将往何处,不知这孽债何时偿清。他的记忆之初,是被一个熟悉的男子拉扯着,将他交到如今的老鸨手里,而那个男人则领回了两袋白面。
  本是以他的相貌身形,在这青楼里顶多做个杂役狎司。至于那伺候人的活儿,他乐得人家瞧不上眼。可惜流年不遂,那时老鸨手下有一位年轻而貌美出众的伶倌突然染上时疫。未及三日,那死去的伶倌便被裹上Cao席,趁着夜黑,投到江里。他倒是好几天没敢再喝壶里的水……
  后来,许是他吃肉吃得太多,或许那些死于他口的精灵死前对他有所怨怼,死后亦不想让他好过。
  经过于楼里几年的补养,他的身形拔出头来,五官也舒展许多,虽仍比不上那死去的伶倌,却要比他之前黑木炭的模样好上百倍。待他卖进这卿欢楼的第七个年头,终究是被人开了苞。
  不是没想过逃跑……
  他的腿如今一入秋便有那钻风刺骨的疼,便是在那时逃跑未遂,抓回来遭过几次毒打后,遗下的病根。
  离那倔强的年月已过去五六年了,如今,他已被人调顺得十分合人心意。
  每一位客人都可以随意摆弄他,而他从来不会哭闹……
  他不会打听这红绸软帏以外的任何事,也不发出浪调 y- ín 语以外的任何声音……
  客人要他何时笑,他便何时笑给客人听,客人想他何时哭,他便随时可挤出点泪珠……
  客人怎样舒服,他便会作出怎样的姿势……
  客人想看什么,他便能露现什么……
  如此这般,一来二去,经年累月,有的客人觉他乖顺,便时常来照拂他的生意。有的客人则认为他死气沉沉,尝起来如蜡纸一般,假得很……便不再关顾。
  随着他年岁愈增,加之本就没什么姿色,即使是那些常客也都留不下来了。
  更何况在他之后进来的雏新们一个个娇艳可人,千姿风流,天生韵味,是他无论如何雕饰都企及不了半分的。眼见着床前冷落,鸨母也不再对他慈眉善眼。但好歹他念及为楼里盈过些利,不好撕破脸,近年来只是旁敲侧击……
  “要么赶紧套个傻小子,早早收拾收拾滚蛋……”
  “要么先帮衬着我照顾生意,与我一起调IIIII教新人,等雏新地位稳固后,你再收拾收拾滚蛋……”
  说实话……他娘的他早就不想干了。
  起先,他盼能凭自己逃出去,后来被抓了回来。之后,他盼能觅得一位良人,将他赎走。结果,那‘良人’居然又为他招来了几位新客,说是‘共享齐乐’。最后,他不得不死心,放浪形骸,沉浮欲海。如此一来,反倒为他赢了些名气,争了不少缠头。
  倒是三生有幸,能于烟花巷柳之地,识得一位道长官人,他见言荣终日y-in郁不化,便开解他道:“今生种种苦果,皆是为偿还前世未消的孽障,待你偿清身上背负的业报,今生方可涅槃重生……”
  道长如此说,言荣便信了。这已成为支撑他于每一个烂靡而空洞的清晨里醒来惟一的信念。
  亦是他于无尽的堕落之渊里不想继续下沉的唯一一点希冀。
  他一直在等,等那么一天,等这年老色衰之时,众人腻烦之日,惟念天地不弃,容他残败身躯,放与江河共泊。
  思绪回转眼下,如今的情形虽稍见好的苗头,可仍是时机未熟。当下他便回及鸨母,说他舍不得妈妈,愿与妈妈一起教养新人。
  至于说时机未熟,是因为他还有着无法从这寻欢场里全身而退的……情故缠身。
  其中一个缘故是这么多年的收入,其实他自己未着一子儿,全部被老鸨收了去,想他老鸨商人贪利,自己就这样被遣走,或许连上路的盘缠都要他言荣沿街乞讨而来。此时离开,无异于净身出户。还不如先帮衬着鸨母,说不准可以摸点外快,好歹能攒够他上路的花销,也说不准还可攒出个宅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