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倾华年 by:十曲奈何

字体:[ ]

 文案
  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那是初见的惊艳。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似无情却有情——
  那是微妙的情愫。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那是浓烈的欢喜。
  朝夕眼里映欢笑,静夜倾谈鉴月明——
  那是无尽的爱意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时之,萧北 ┃ 配角:风无尘,杨长春 ┃ 其它:
 
 
第1章 
  天瑶国皇城近日出了件大事。
  朝中有一个二品官员名叫齐白,这齐白在朝为官十余载,一直以来任劳任怨,从不与人结怨,不想这么一个人竟在一夜间被一个江湖侠客灭了满门。
  那侠客是近几年江湖中的新起之秀,不知其姓名,只因杀人手段凶残,但所杀之人又无不是作恶多端,穷凶恶极之徒,故人称“异侠”。
  向来江湖朝堂互不干涉,试问一个江湖客与朝中官员能有何渊源?且不说这齐白在众人眼中还是两袖清风,高风亮节之臣。
  皇城众人疑惑不已。
  皇宫众臣一片死寂。
  陌皇端坐高位,视线向左看向一众文臣:“查不出?”又向右望向一众武臣:“抓不到?”,最后吐出几字:“众爱卿可知,朕坐于这大殿之上,一眼望去,比比皆是~~无用之材!”
  下方众臣齐齐垂头。
  陌皇继续道:“朕再问一次,当真没人能治这异侠?”
  又是许久的沉默......终于,一个白面小书生模样的人站了出来,许是紧张声若蚊蝇:“回,回皇上,或许有一人可以。”说完视线便直直落于身前首位之人身上。
  陌皇随他视线看去,突发一笑:“朕真是糊涂了,竟把季丞相的儿子我们的季将军忘了”,说罢望向首位之人问道:“祈年啊,不知今日时之不朝又是何理由?”
  季祁年苦思冥想许久,涨红了脸回道:“许是,许是,对了,是去埋葬杜狸了。”
  陌皇手扶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季祁年:“出门摔跤,避坑落井,爱宠惨死,埋葬杜狸,幸苦你每天如此绞尽脑汁的为他胡编乱造了。”
  大家心照不宣,季祁年只得讪笑。
  陌皇罢罢手,扶额道:“就这样吧,齐府一事便交与时之处理,查明缘由,逮捕异侠,生死不论,退朝。”
  众人一哄而散,刚出殿门便一扫脸上的y-in霾之色,三三两两齐作笑谈。
  天瑶何官最好做?当属将军无疑!你瞧那季将军,国无战事,领俸逸致。天瑶何官最难做当属将军无疑!你瞧那举国上下,不就只此一位将军。
  季府水榭亭中站了一个少年,眼若星河面如雕刻,肤若玉琢唇如抹朱,一身简洁的黑衣也难掩其卓尔不群之英姿,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锐利深邃的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这便是天瑶国唯一的将军,季丞相之子季时之。
  季时之正望着某处出神,忽闻身后传来声音:“公子,老爷找您。”
  季时之回过神,眼神从凉亭外的湖水中移开,转身看向管家:“林伯,父亲可有说何事?”
  “许是朝中之事。”
  “那便只有齐府一事了。”
  季时之提步朝季祁年常待的书房走去,进门淡淡地叫了声父亲后,便一言不发的坐在一旁,端着茶浅酌慢饮起来。
  听完季祁年传达的旨意后任旧默不作声,直到杯中茶见了底才轻描淡写道一句:“知道了。”之后便放下茶杯起身离去。
  唯剩季祁年望着那背影独自叹气,悔愧轻狂不经事,无缘修缮确可悲啊。
 
 
第2章 
  皇城中有一家赌坊名为“知不尽”,不知背后老板是谁,常年只有一位女子坐镇。
  这知不尽可不仅仅是赌坊,还是皇城有名的情报场,只要能出的起价,任何消息都能在此得知。
  临近午时,知不尽来了一个相貌俊美的男子,门口下人恭敬把男子请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房间被一道幔帘隔成了两半,男子在帘外椅子上落坐,端起桌上的茶泯了一口,淡淡说道:“偃月,异侠藏在何地?”
  只听帘里传出一个女子妩媚的声音:“公子许久不来,也不先问问人家生意上的问题。”
  “有你经营,我很放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