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公子的欢喜 by:Blaire(16)

字体:[ ]

  “欢喜,后会有期!珍重!”冷怀安没有再说别的什么。
  在冷府得这些日子,是我这么多年来过的最舒心得日子。而冷怀安也将是我一辈子不会忘怀得人。离别让我很是心伤。我目送着他走出来福客栈,楼下有简清在等他,我看着他们相携离开,他们应是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吧。
  “年少,看来你的对手有点儿强劲啊。”吴欢在旁边吃着糕点,打趣的朝少爷说道。听到少夫人的话,我收回还有些虽不舍得目光,可是我不太明白少夫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欢喜,过来。回了扬州后你不可离我超过十步。”隔了半年再见少爷,我发现少爷更加的粘人了。
  看到吴欢的眼神,我感觉尴尬的很,这算是什么事儿,主母在前,我公然勾搭了东家。可是吴欢那一副看笑话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儿。
  
 
  ☆、第 二十二 章
 
  少夫人虽然大着肚子,但是身上那股子女当家的架势还是非常足的。指挥着随从将行李搬到了马车上,还有一些冷怀安送的京城特产,满满当当的一车,当天下午我们就启程返回扬州了。十五天后,我终于又回到了那个我做梦都想回的地方。
  车队停在了苏家的大门口,我随着少爷下了马车,等候的人看到我的表情都很惊讶。我跟在少爷身后,和他们一起回到少爷的院子。
  我站在院中踟蹰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我之前的房间现在是谁在住。少爷看到我没有跟上,回身来拉我的手,我惊得一把甩开。
  “欢喜,怎么了”少爷也被我吓到了,一脸疑惑得看着我。待反应过来,我赶紧对着少爷安抚得笑了笑。看着少爷伸在半空中的手,我牵也不是,不牵我又舍不得。我四下看了看,确定四周没人之后,飞快得拉住少爷得手。瞬间,笑意就布满了少爷的眼睛。
  “欢喜,走。带你去看我们的房间。”这个时候的少爷像是一个得了件宝贝要和人炫耀的小孩一样。路越走越熟悉,穿过月亮门,少爷竟然带着我朝我的房间走去。
  我的内心突然有了某种猜测,可是当谜底揭晓时,我惊呆了。我回头看了看少爷,原来这就是我们的房间。
  少爷推开了我之前住的房间,房间里的摆设和我离开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看到这个房间,我感觉我只是出了一趟远门。可是,房间里多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我甚至还看到了少爷常看的那几本书。
  “欢喜,自从你走后,我就让这个房间一直保持原样。盼着你哪日能回来看看我,又怕你回来找不到路,夜里我也总是留一盏灯。可是,你应是生我的气了,总不回来。”少爷从我的身后搂着我,靠着我的肩,有些委屈的低声说着。我的心一下子释然了。
  我转身看着少爷,从眉眼开始细细的看,像是把我这几个月没看到的一次x_ing给补齐了一样。一颗惶惶的心总算是踏实的落在心口里了。我在少爷的唇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不参杂一丝忄青谷欠。
  回到府里之后,我仍旧跟在少爷身边。少夫人住在少爷住的房间,而阿离则守在外院,对人也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冷怀安马场的马在小暑过后,运抵了苏家在扬州郊外的马场,随着来的还有冷怀安的一封书信,无非就是问了我的一些近况,也告诉了我一些他和简清的事情。我简单的回了一封信,让送马来的人带去京城。这事还引得少爷和我闹了一通,我好说歹说一个晚上才将人哄好,少爷真的是越大越不中用了。
  最近几日,下雨下的厉害,而且总是会缠绵几日。我的胸口有些针扎的疼,应是之前留下的病根,少爷先是不知的。直到有天夜里疼的狠了,竟在梦里都疼出了声响,少爷才知道了。
  可是少爷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将我整夜都搂在怀里。第二日,扬州城里最有名的大夫就出现在了府上,为我施了针,减轻了一些疼痛感。
  终究还是治标不治本。然后之后只要一下雨,少爷总是会带我去山上的温泉别院住上几日。吴欢的肚子一日大过一日,老好人阿离简直已经是亦步亦趋的护卫了,少爷每天也会去看一看,当他将手放在少夫人的肚子上去感受小少爷时,我感觉我有些自私了。有时,少爷也会牵着我的手,让我去感受那个小家伙。
  一天夜里,我和少爷刚刚睡下,阿离就来报说少夫人要回吴府,吴老太爷病危。
  最近夜里总有些雷雨,我和少爷赶紧将衣服穿上,连夜陪着少夫人返回吴家。吴老太爷在春天时染了一场风寒,吃了各种药,补品也是吃了不少,可是总不见好,这病就从春天一直拖到现在。
  少夫人赶到吴家就一直陪在吴老太爷身边,一直昏迷的吴老太爷竟然醒了。他看了看少夫人,然后又看了看我。
  “欢儿,你做的很好。有人看顾着你,爷爷也可以放心下去见你的爹娘了。”少夫人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爷爷,你不会有事儿的。你还没有看到你的曾孙出世呢。我还等着你给他取名呢。”少夫人边哭边说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