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大佬再宽限我两天 by:青枫月(下)(36)

字体:[ ]

作者有话要说:  苦难总有过去的一天。
 
  ☆、毒针
 
  “司诺溪!”
  一声大喝传来,迎面就是狠辣一剑直击要害。
  司诺溪闪身一避,抬剑去挡,雪崖剑反射 出炫白刺目的光芒。
  女子动作稍微停滞了一下,司诺溪当即一掌击退身前女子,神情凌冽道:“司柔,你回去告诉父亲,不,告诉司族长,我既已叛出家族,便绝不会回去,司家往后再无司诺溪此人。”
  司柔人如其名长得温柔婉约,x_ing子却是大相庭径,大红色的指甲握住长剑,凌厉的指向他,眼角微微上挑,面色带着和司绝涵如出一辙的诡笑:“怎么,五弟不叫声大姐也就算了,竟连父亲都不叫了?还真是绝情呢,大姐好生伤心呐。”
  司诺溪抿唇,看看几乎是团团围住自己的几十号弟子,个个用森寒的长剑对准他,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淡淡道:“你是司绝涵的大姐,不是我的。”
  “绝涵不也是你哥哥?”曲柔收回剑换了左手握着,殷红的唇向上勾起,吹了吹抬起的右手掌心,娇声道:“五弟莫要置气了,你看你下手这么狠,大姐握剑的手都红了。”
  说着,冲他摊了摊手,又是娇媚一笑。
  司诺溪看看周围,他被围了有一会儿了,想来司绝涵也快来了,要抓紧了。
  看向司柔,他问道:“我走了,司绝涵便是少族长,你为何要阻拦我?”
  “少族长?”司柔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一声:“哼!说的轻巧,雪崖剑还在你手上,你不死,绝涵如何能接手雪崖剑成为少族长。”
  司诺溪一顿。
  司柔已经完全不在乎了,接着道:“我知道这几十人困不住你,不过我们相争作对了这么多年,你莫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她笑了笑:“我们要的,是你的命!”
  话音未落,陡然一剑飞来,闪着诡谲的红光,周围人也是一拥而上,密密麻麻的剑光围绕着司诺溪,势要置他于死地。
  司诺溪抿唇,一剑横扫,击开司柔远远c.ao纵着的长剑,耳边净是是司家弟子们喊打喊杀的呼喝声。
  皱皱眉头忽是凝神听到什么,司诺溪一惊,猛的击飞身后的几个人,迅速后退闪避。
  迎面是细密的银色,在阳光下泛着乌黑的暗光,被弟子们的声音盖住破空声,转瞬之间便到了跟前。
  数不胜数的毒针击中前面的几个弟子,瞬间倒了几个人,也有几个尚在挣扎哭嚎,症状各不相同。
  司柔擅使毒,眼下怕是不管不顾,一口气把所有的毒针全用出来了。
  司诺溪后退,后面却是有人阻拦,那些弟子为财的为利的,心甘情愿的身不由己的,通通拼着死也要将他困在这里。
  司诺溪神情冷峻,身体本能的想要一剑封喉下杀手,剑至人前又临时收了手,只是刺伤他们,动作迅速的通开一条路。迎面却又是司柔的长剑直直刺来,来势汹汹灵光涌动,烦不胜烦。
  司诺溪灵力溢出包裹于剑上,狠狠一剑劈下,两剑相接,灵力剧烈震荡让地面都晃动几分。
  司柔猛的瞪大双眼,震惊道:“你又突破了?!“
  司诺溪不作回应,身后毒针已至,面前长剑亦是毒药遍布。
  借着爆发出的灵力威力迅速拦截住对面长剑,司诺溪的身体却几不可查的一顿,随后脚下猛的一点,极快的飞跃出去。
  “司诺溪!!”
  …………
  司诺溪自这片山地离开,一路飞掠尽找些没人的荒僻地方走,但是呼吸却愈发急促,浑身发烫用不上力来。
  在一处寂静的地方停下,司诺溪撩起右边衣袖,气息紊乱的曲起手臂尽力凝神去看,苍白到透着浅淡青玉色的手臂上果然有一个红点,极其细小。
  他中针了。
  司诺溪紧紧皱起眉头,面色潮红心跳如鼓,胸膛剧烈起伏,几乎要呼吸困难,浑身上下烫的难受,狠狠咬牙,一掌将深埋在手臂中的针击打出去。
  该死的!中了毒针结果不是致死的毒药而是这种药,也不知该说是幸还是不幸。
  司柔这人,还真是什么药都有!
  司诺溪手有些颤抖,急急忙忙吞了几颗丹药下去却是不起半分作用,意识开始恍惚。
  他猛的在舌尖上咬了一口,清醒几分,又是飞掠出去。
  水!找水!
  “五公子!“
  “五公子!”
  身后远远的有人在喊,司诺溪猛的停下脚步,隐在一棵巨树上,极力平复自己混乱的呼吸,调动自己全部的心力凝神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