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心生情障 by:漱己

字体:[ ]

 
文案
 
cp:不解风情和尚攻x媚骨天成九尾狐受
 
明空蹈红尘,不忌杀戒,僧衣沾血,足踏莲花,世间于他,犹如泡影梦幻。
 
无人知晓他心有牵挂,不得成佛。
 
明空寻一人五百年。
 
五百年前,明空险成混世魔王,是那人教他向善,百般包容。
 
然而,那人最终却与他y-in阳两隔。
 
五百年后,那人转世成了狐妖,通体雪白,毛茸茸的一团,连人形都化不出来,却执拗地抱住了他染血的双足。
 
然而,他却不知狐妖便是他所要寻的那人。
 
若干年后,狐妖伸手拥住了他,眼波流转间,俱是风情,吐气如兰地对他道:“我心悦于你,你为我还俗可好?”
 
许久后,他方才知晓,他早已心生情障。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空,阮白 ┃ 配角: ┃ 其它:
==================
 
  ☆、第一回
 
  
  是夜,孤月猝然生红,月光倾泻而下,将人世间染作一片血色,仿若诸多活人已在弹指间丧命。
  有一更夫方要打更,见这血月,不由瑟瑟发抖,匆匆打罢三更,便慌忙提起灯笼往当值的矮屋去了。
  到了矮屋门口,他将锣、梆以及灯笼往屋内一放,正要拍去身上堆积着的雪片,却突地听得一把声音道:“施主,能否予贫僧一碗水喝?”
  他猛地心惊肉跳,大着胆子,回过首去,映入眼帘的果真是一僧人,僧人身上的玉色僧衣因经过过多的浆洗而有多处发白,斑斑驳驳的,很是显眼。
  僧人生得面若冠玉,沅芷澧兰,右手手腕上悬着一串圆润的佛珠,见更夫不应声,复又问道:“施主,能否予贫僧一碗水喝?”
  “师父,请。”更夫将僧人迎了进来,又赶忙去倒了一碗水来。
  这水乃是他打三更前煮的,尚且温热着,只这瓷碗却是缺了个口子。
  他歉然地以双手将瓷碗递予僧人,未及开口,僧人竟已知晓他之所想:“无妨,多谢施主。”
  僧人饮罢,便告辞离开了。
  更夫本想留僧人在此处避雪,那僧人却已无影无踪,莫不是由妖怪所化的罢?
  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双手打颤,手中僧人还予他的瓷碗即刻碎了一地。
  他又是一惊,低首一瞧,才知乃是自己摔碎了瓷碗,而非有甚么妖怪盯上了他的x_ing命。
  他长舒了一口气,拿了畚箕与扫帚来,将碎片清扫干净,亦倒了一碗热水喝了。
  热水窜入肚腹,他才觉得好些。
  今日他已被惊吓了三回了,万望勿要再被惊吓第四回了。
  他坐于燃香前,计算着时辰,见时近四更了,虽觉恐惧,但不得不出了矮屋。
  一踩积雪,他才发现积雪已没过脚脖子了。
  他不由想到了先前的僧人,那僧人何以不沾片雪?难不成真是妖怪?
  他愈想愈觉得浑身发寒,方要打更,竟又觉得有甚么东西正在舔舐他的后颈。
  定是自己的错觉。
  他这般自我安慰着,双足倏然一疼,扑倒于地。
  他整个人大半没入了积雪当中,锣、梆、灯笼齐齐脱手,素来能发出响亮声响的锣悄无声息地被积雪淹没了,梆更是再不可见,惟有明明灭灭的烛光从纸糊的灯笼里流淌出来,照亮了他血红的双足以及伤了他双足的元凶。
  那元凶一张口,锋利的獠牙立即暴露了出来。
  更夫高声疾呼:“救命!”
  下一瞬,那冰冷的獠牙竟已压上了他的咽喉,只消一口咬下,便能要了他的x_ing命。
  他不敢动弹,痛哭流涕着哀求道:“还请大仙绕我一命罢,我尚有妻儿要养活,死不得。”
  那元凶浑身长着毛发,闻言,从喉咙底逼出了四个字来:“与我何干?”
  言罢,他便要一口咬下。
  更夫不得不闭目就死,他即将成为那第三十人了。
  突然,更夫面上一凉,他战战兢兢地睁开了双眼,居然透过血色,又见到了那僧人。
  他下意识地一抹面孔,才发现自己面上溅了鲜血,而这鲜血的主人便是适才欲要致他于死地的妖怪。
  而今,那妖怪已瘫软委地,再无生机,而取了其x_ing命的便是自己眼前这慈眉善目的僧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