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剩世:波澜微生 by:渐至佳境

字体:[ ]

 
文案
乘意坐下喝了口茶,侧首去瞧:微生时仍旧一袭青衫,更为单薄,浮尘跳跃,穿梭疏林间;竹影横斜,叠印衣袍上。寡淡的面庞,寡淡的神情,却偏偏浓重的刻印在时光乱流里,也成了日后乘意回想起来为数不多的静好时刻。
内容标签: 末世 复仇虐渣 朝堂之上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微生时;乘意 ┃ 配角:月西楼;何成蹊;韶澈 ┃ 其它:佛系;建筑师
 
  ☆、尽扫门前雪
 
  元亭206年,极盛之年。
  中央王朝,帝王不庸,百官不怠,外境不敌;商贾多利,耕者多收,文人多辩。然白璧微瑕处:新帝羸弱,有命不久矣之态。
  “自洛河之战平息,十年有余,何曾严寒至此?”演公公端着药碗轻步离开,殿内传来隐隐咳嗽声。不知有多少人等不来春天了。
  冰雪如盖,无人夜归,眼下希望未及一星半点,死寂的绝望却顺着飞雪立足万家。
  “哎,听说了吗?这回真真来了个世外神医,吊住了皇上的命,你说这谁能想得到······”是啊,谁能想得到,就跟这天儿,变脸似的,就晃开了。
  此时,微生时恰送客至门外,“如此,的确意料之外。”门前新雪铺陈,无人至之迹,亦无飞禽家畜之印,家仆也照主人吩咐只清了一条窄道。“以后,门前雪都扫尽吧,有客。”随后转身往回去了。微生时青衣单薄,青丝如瀑,身形隐没在深深庭院的一片竹青雪白里,风骨若竹,清冽如雪。这次大门敞开,庭院里入目尽是寒竹,格局与普通府邸大不相同,听说家主是某位大家的弟子,极通机巧。
  次日,“公公,医者乘愿意留下吗?何成蹊一身规矩的侍卫甲胄,却极不规矩的靠床瘫坐在地上,硬冷的铠甲斜斜的束在身上,像是无力挣开,像是说话的力气也不多。“回公子,愿意是愿意,只是那神医提了条件的。”演公公对着那何成蹊,头低的要陷进地里去了。
  “起死回生,哪能没条件,说说吧。”
  “说是不愿意住在宫里,在皇城里随便赐个小宅子即可······”烛火微动,何成蹊台了抬眉头,“还有就是要允他可随时出入皇家猎场·····”
  “他说要进入猎场?”此刻何成蹊才正色起身,有些讶异。
  “是,据说猎场东面的断渊里可能有灵药。”衍公公退至角落,低头只见袍角沉坠,行至大殿门口。
  偏偏是猎场吗,住在宫外又如何救治及时,何成蹊立了半晌,。“吩咐下去,皇城现在没有合适的宅子,找工部派人按医者的心意亲自修建一个,让工部修的慢一点。至于猎场,准他白天带几个侍卫去吧。
  猎场建立在皇宫的西北方二百里处,数日铺天盖地的苍茫白雪晃得乘意睁不开眼,万物无迹,不辨西方。
  “哟,今儿个大门四开,张灯结彩的,知道小爷我要来啊”月西楼提溜着个小酒壶,大摇大摆的就进来了,家丁也视而不见,平日里见惯了他被困在院子里跳天骂地的模样,难得一次机关全无,倒走出了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大清早就提着酒壶闲逛,京门无事?”穿过一片寒竹,入目是微澜深潭,潭中一坻,曲木做了凉棚,不遮风,不挡雨,花木无几,鸟雀未闻,唯一只y-in阳脸的野猫。微生时独自在潭心度过大把时光,写字,议事,休息。
  “自然无事及你。”月西楼掠身而去,在空中转了一圈,以便落地时达到衣袂翩翩的效果,一身华裘,通体雪白,唯颈领处一圈黑,却与那只野猫相映成趣。
  “这次准备告诉我你是怎么到潭心的吗,沾水即沉,你又没内力。”月西楼脱下了轻裘,披在微生时身上,自取茶具,打开酒壶,一气呵成,微生时也不推脱,也不回答,兀自喝‘酒’,“茶?作何用酒壶来装,一股酒气。”他抿了抿嘴唇,放下杯子,取下轻裘,扔在一旁的野猫身上。
  “这是我这次出行看到的新手法,醉人醒神,别有风味。”月西楼又添了一杯,微生时如其所愿浅饮一杯,猫从裘子底钻出来,竖着尾巴走开了。“你出行就习得了这个?这可是不过关的,不管在我这里,还是你父亲那里。”
  月西楼看着湖面,新雪方停,潭水清冽,无风无日,他冰玉一样的苍白手指轻轻拨弄着轻裘。“我啊,不学无术惯了。不过是茶是酒,是药是毒,是妙手回春,还是无常亲临,谁知道呢,你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微生时一愣,转头看他笑得得意狡黠,觉得自己在有些事情上真的是关心则乱了。
  “主子,工部来人了。”侍卫平羌的声音从岸边吹来。月西楼也不再追问他是如何来去潭心,“走吧,我带你飞回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