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小哥哥他白皙可人 by:夜幕沉沉(下)

字体:[ ]

 
    ☆、笔记本 
 
  其实根本不用猜,用脚趾就能想明白,最后发展成这样根本不是南宫炎的本意。
  南宫炎当初应该也只是想用小鬼引开众人的视线,好乘机烧毁可能暴露自己的笔记本,却哪儿知,小鬼对曲豫清的依赖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让它一路跑回了曲豫清的身边。
  同时他也低估了南宫桓彦对那笔记本的执着,在明知着火的情况下毅然冲了进去,最终被困于其中。
  可那又怎样呢?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南宫炎的策划而引起的,南宫问很自然的就将这一切都归在了南宫炎身上。
  不过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功夫与南宫炎纠缠错与对的问题。
  曲豫清被另一队人带去了南宫家祠堂,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他们便会立马将矛头对准曲豫清。
  红笔记本已经被烧毁,想短时间内将曲豫清从这件事摘出来已经不可能。
  而人在极端悲痛的时候,又往往会选择x_ing地忽略很多的疑点。
  所以在受害者兼法|官的南宫家眼中,曲豫清一定会成为“吞噬者”的始作俑者,毁了南宫桓彦,将南宫桓彦出事的愤怒一并倾泻在曲豫清身上。
  南宫问说什么都不能让这一切发生,所以南宫桓彦的事情虽然让他感到悲痛,却还是选择提前离开。
  南宫桓彦已经没了,如果曲豫清再出事,到那时,自己可能真的会崩溃,所以他一刻都不敢耽误,走的十分决绝,乘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坍塌的房子吸引去。
  站在角落,南宫问狠狠地摸了把脸,深吸一口气,换上了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妈!”
  “问儿!”南宫桓彦出事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这里,看到南宫问,曲豫清下意识就要上前去迎,却在其他人的目光中,重新坐了回去。
  “你的东西找到了吗?”
  “嗯”南宫问轻声答道,两步来到曲豫清身边。
  曲豫清下意识就要起身,却被南宫问按了回去。
  “妈!”南宫问附在曲豫清耳边,“我带你走!”
  曲豫清的眼睛蓦然睁大,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南宫问眼中戾气横生。要说的话瞬间被她吞了回去。
  同时,离曲豫清最近的修士也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
  其他几人立马察觉到了不对,但南宫问根本就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还没等他们把剑□□,隐心就已经架在了一人脖子上。
  “别动!”南宫问语气冰冷,隐心也泛着寒意,不经意间就将那人的脖子划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
  擒贼先擒王,从进门起,南宫问就将目光锁定在了此人身上,为的就是这一刻。
  “我说了,别动!”其余几人,作势就要去摸法器,被南宫问呵斥住。
  “问儿?”曲豫清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上前两步拉住南宫问胳膊,“问儿,听妈的,放手。”
  “妈,你别管了!我今天一定要带你出去!”南宫问声音低沉,目光跟刀子似地,紧紧盯着其他几人的一举一动,生怕他们有半点异动,同时还要分心观察自己手里人质的状态,防止被反制服。
  “问儿!”曲豫清的神色也沉了下来,“放手!”。
  虽然只是饲魔,但魔修的记号已经被打在了她的身上。这就注定会被整个除妖界排斥,她现在只希望南宫问能尽可能地远离自己。
  却没想,南宫问非但没有远离自己,还因私废公,发展成如今这副样子。
  若是南宫问再因此而受到一点伤害,曲豫清绝不会轻饶了自己。
  “妈!”南宫问轻飘飘地截断了曲豫清的话,“我明白其中的利弊。”
  这其中的利弊,曲豫清的好意,南宫问怎么会不知,但南宫桓彦已经出事了,说什么他都不能让曲豫清再受半点伤害。
  而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在他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就已经想清楚了。
  家主可以不要,修士也可以不当,但曲豫清——绝不能出事!
  可以说南宫问已经下定决心抛弃一切。
  “少爷!”看到南宫问如此做派,其他几人也丝毫不退,眼神渐渐变得锋利起来,“你如此做派,可不光是和南宫家对着干,而是和整个除妖界对着干,你确定你能担得起这个后果?”
  南宫问根本没有回答他,隐心寒光一闪,将手里的人捆的更紧了些。
  “问儿!你放手!”曲豫清也怒了。
  曲豫清在生活中x_ing格极好,鲜少发怒,却在涉及南宫问的问题上寸步不让。
  当年是这样,如今还是这样,甚至不惜让自己堕入黑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