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梦中身 by:尺水

字体:[ ]

 
文案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温儿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晏平二年,燕成祖元景驾崩。
  他走的突然,三十四岁,远不到知天命的时候。前一日宫里还来了十来只喜鹊,停在御花园湖心那座终年不动的小船上,喳喳叫个不停。
  宫人讨好他,说这是天将的祥瑞,来贺陛下千秋。
  再有一月,就是他三十五岁生辰。
  成祖登基近二十载,平内乱征八荒,攻下大小番邦无数,连昔日分庭降抗的西魏,也于一年前也划入大燕堪舆图。
  花萼楼里早做了布置,玉灯璀璨,四季名花盛放,乃是北疆那位战无不胜的将军,不远万里遣人送来的。诸国使臣皆已入京,今岁本该是成祖登基以来最为隆重的寿诞。
  可没有任何征兆,他在京中第一场大雪到来的前夜,无声无息地走了。
  太子才十六岁,人年轻,手腕却老练。封城登基发丧入殓一气呵成,从停棺至出殡不到十天,居然办的一丝不乱。见过世祖英姿的老臣说,新皇颇有乃祖父之风。
  这些事原本我是不知道的。
  我是罪臣之子,为着新皇登基大赦天下,我才捡了一条命,我爹没我的好运气,他临上法场前嘱咐我:家里的事不要往心里记了,以后好好活着就完事儿,只是有一条,宁为蛮夷奴,不为君王客,何况且你又这么笨,真要做了臣子……他叹气。
  我心想,爹,临了临了,这种伤我们父子感情的话其实您可以不用说的。
  我爹在世时夸我孝顺,我也真的很孝顺。其实我爹的门生有法子让我留在京城,不受徒步流放风吹日晒的苦。但我打定主意要离开这座让我爹伤心的城池,我跟他道谢,说我要去关外,养马放羊吃肉,听说关外的羊腿不错。小火慢烤,滋滋滴油,再沾点我偷偷带过去的椒粉……
  呔,扯远了。
  总之新皇在一群流放的罪奴里,把我给挑了出来。
  我以为他后悔了,又想杀我,毕竟我爹早说过,最是无情帝王家。他看我傻愣愣的,以为我不懂,又不耐烦地打了个补丁,就是说皇帝都是大猪蹄子。
  抱着必死的心思,被关进某个房间五天里,我把每一顿都当断头饭吃。
  刀还没下来,人撑得够呛。以至于后来小太监带了按我先前尺寸做的衣服来,我险些穿不上。
  锦袍玉冠一换,我傻眼了。新皇登基三个月,大事小事办了无数,坏的有,好的更多,百姓敬他,臣子畏他,但他一张好人卡都没收过。
  他不是那种会做慈善的皇帝,我再天真也知道,他礼遇至此,是有事要我做。
  我爹曾经的话还历历在耳,但他没交代我,万一真遇到皇家聘书该怎么办,于是我偷偷给我爹烧了纸钱,求他托梦告诉我。
  可能宫里龙气旺,无头冤魂入不得,我迟迟没能等到他。看人斗蛐蛐的时候,倒把新皇帝等来了。
  小太监跪了一地,蛐蛐也没人管,我看着它们蹦蹦哒哒地跑进Cao丛里,心疼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这两只都是我逮的!
  到底x_ing命比蛐蛐金贵,我心里苦,但我忍住了没说。
  新皇让我抬头我就抬头,还附赠一个挤出来的微笑。先前我听说皇帝只有十六岁,没想到他身量这么高,我弯着腰,抬头的幅度有限,第一下视线竟然只落到他胸口。
  我不服,我偏要勉强!我把脑袋往后面一甩,才看见他的庐山真貌。
  新皇皱眉看了我一会儿,最后说:“怎么好像胖了点?”
  小太监立刻狗腿:“回陛下,饿他两顿就好了。”
  我委屈地差点跟他争辩,杀头还得给顿饱饭吃呢!狗皇帝坏得很!
  新皇总算做了个回人,说:“罢了,送过去吧。”临走时他叫住了我,问我:“你父亲是温佑安?”
  我诚惶诚恐地称是,不知道他忽然叫我爹大名是要整什么幺蛾子。谁知他只说了一句:“你跟你爹不太像。”
  我一头雾水,怀疑他在暗示我一些我家里不为人知的隐私。
  我脸上带着笑,心里想的是:呸呸呸,你跟先帝还不像呢。
  我儿时见过先帝一次,那是个修身玉立,眉目温柔的美男子。新皇人高马大,形容过于粗犷……硬要说的话,倒有几分肖似北疆那位将军。
  说起来,北疆那位虽常年镇守边疆,但年年岁末入京之时,也会抽空教新皇弓马骑s_h_è 。在我们家,有授业之实的,见了面都要喊老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