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衡南有风 by:云窗雾阁

字体:[ ]

 
文案
 
司徒衡南是将门之子,从小受万众瞩目,可他偏偏不喜读书。为此,司徒将军抠破了脑袋,直到一位名叫霍风的小少年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少时共处后匆匆分别,他们在战场迎来了一场重逢……
 
 
十分忠诚的少将军x温柔且偶尔多愁善感的小风;年下,也没下多少;
仗打完了,案子破了,一定好好谈个恋爱!
背景是古代架空;货币为金银锭子和文钱
文名有些废,直接取了主角的名字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徒衡南,霍风 ┃ 配角:宸御,陈凝,司徒杏儿,沈恪,司徒将军,将军夫人,霍令 ┃ 其它:少将军子新
 
 
  ☆、重逢
 
  1  重逢
  “少将军!少将军!”陈凝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营帐前,“有......有人说能破那阵法了!”
  正在小憩的司徒衡南被扰了清梦,一个激灵地醒过来,差点磕到了头。本来该一口气拿下的北土却因为对方布下的迷阵而迟迟无法收入囊中,原本的连胜之局也无法保持,战线拉长下甚至出现了损兵折将的局面,让原本高涨的士气也有些低落。他也连续十几日没有好好休息,今日才好不容易睡得沉一些。
  司徒衡南没听清陈凝的话,只是心里窝着一团火拉起了营帐。
  “不是说没什么大事暂时不要叫我吗?”司徒衡南睡眼朦胧,声音也很低沉。
  陈凝察觉到了他的不悦,但依然兴奋地凑到他跟前:“少将军,这位先生来献策了,说是能破那迷阵!”
  “哦?”司徒衡南才注意到五米开外的一位身形挺立的白袍人。这白袍人遮着面容,帽檐遮住了前额,根本不知他长什么模样。
  司徒衡南打量这番后,只是恭敬地行了一礼,道:“先生帐中请。”
  “你回去做事去吧。”司徒衡南压下一个哈欠,转而对陈凝说。
  陈凝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白袍先生款步进账,未等司徒衡南说话便兀自坐了下来。
  司徒衡南并未不悦,只是内心突然觉得这人非常熟悉,一门心思全在猜测他是谁上,竟半晌都没言语。
  而白袍人坐着,同样一语不发。
  司徒衡南回过神来才说:“咳咳。不知先生姓名,可便告知?”
  白袍人从怀中抽出一张白纸,借着身旁的笔墨在纸上勾勒出几笔。
  随后,这张纸被递给了司徒衡南。司徒衡南定睛一瞧,上面是两匹并肩而行的马。
  “原来先生姓马。”司徒衡南点点头,“不知马先生有何破阵之法?”
  那白袍人只是顿了顿身形,随即抬起食指指了指那张纸。
  “这是破阵之法?”司徒衡南有上下左右,甚至颠倒过来仔细看,那里始终只是画着两匹马。
  “可请先生说明?”司徒衡南望向白袍先生。
  白袍先生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才取下面巾,揭下帽檐,露出一张端正清俊的青年人面容,水墨色的瞳仁清澈明亮。
  而司徒衡南却怔住了,半晌什么声音都没发出。他如潮的思念分明在之前就压了下去,如今却激烈地涌了回来。
  他很想念他。
  “司徒,许久未见。”
  司徒衡南有些颤抖着起了身,随即走近他朝思暮想的人。
  “子新。”他低低地唤着他。
  霍风轻起身说:“此阵并非什么新的阵势,依然在十阵范围之内。只是外围布的是冲扼式军阵,核心之处仍是用鱼鳞阵来护卫主将……”
  霍风还没有讲完,司徒衡南便突然拥住了他。
  司徒衡南呼吸地有些粗,过了好久才松开怀抱,略微退了一步,仿佛不知道说什么似的用抓头发来缓解尴尬。
  “我以为,你不会想看到我了。”司徒衡南搓起手,目光游移,最终还是落在霍风的身上。
  “没想到陈凝真的随你入伍了。”霍风倒是十分淡然地坐下。
  “是。他说这是你提的建议。”司徒衡南也在旁坐了下来,“不过离他如愿,还需要些年头。”
  “那好,司徒少将军,先破了此阵,再来叙旧吧。”霍风理平了那张纸。
  2 
  司徒衡南听完霍风的分析,立马出帐准备重新编排军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