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春山夜带刀+番外 by:岫青晓白(下)

字体:[ ]

第四十七章 神魂将溃
  “阿霰, 毒液已经渗入经脉, 治不好的。”谢天明收回手臂,垂下脑袋,低声道。
  曝晒在灼热日光下的邺城, 汗水滴落青石板的那瞬即洇开了去, 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血红在阮霰身后迅速铺开,他却望着那点汗迹, 毫无察觉。
  阮霰握刀的手上青筋暴起,曾经拼死救人的热切愤怒, 与拼尽全力亦无法挽回的恨痛交织在心口, 同炽烈阳光一道炙烤神魂。魂魄的撕裂感袭来, 浑然不觉间,白衣人已深陷入阵。
  静——
  静默过后, 长街之上,阮霰身形剧烈地晃了一下,而坐在檐下y-in影里的谢天明向他伸出未被咬伤的手,手掌摊开,掌心朝上:“把朱雀火给我,阿霰,趁着我还留有神智,让我把这最后一件事做完。”
  “不, 我不会给你。我要带你出去, 替你找寻复原方法。”阮霰摇着头, 将谢天明从地上拉起来, 并指点上他胸前两道大x,ue,再把他半背到背上,朝着邺城城门行去。
  “没用的!”谢天明大吼,抬手来抢夺不知何时出现在阮霰手中的朱雀火。
  阮霰眼神猛地一颤,翻转手腕护住朱雀火。谢天明离开他后背,同他交手过招,阮霰旋身拉开距离,站定在丈外,颜色浅淡的眼眸悲切地凝望谢天明。
  他记起当年朱雀火自谢天明衣角开始燃烧,随着他踏遍邺城,迅速席卷城中每个角落。
  那个时候,毒尸们发出呜咽低吼,感染尸毒却未完全化作毒尸的人哭喊震天。
  那个时候,他站在结界外观火,试图去辨析哪一声属于是属于谢天明的,但哭声太多了,根本无从辨别。
  幻阵迷离扑朔,阮霰已然忘却谢天明被人送去瑶台境救治的真相,心中只想着:我不会让你再死一次。
  我也,不能让你再死一次。
  死亡太过可怕,那是一场长不见尽头的深眠,自此相牵挂之人y-in阳两隔,便是以灵犀照眼,都不可相见。
  谢天明因为阮霰的执着怒吼,眼神里充满了失望与悲痛:“你把我带离邺城,那谁来点这朱雀火!你不管这无辜丧命的三万邺城人了吗?不以火渡,他们会永世保持着这副鬼样子,不得超生!”
  阮霰握紧刀,抿唇道:“他们与我无关。”
  谢天明被这话惊得退后两步,沉痛道:“阿霰,你怎可说出这样的话!”
  “他们已经死了,或者正在死去。”阮霰面无表情道。
  “那我也正在死!我和他们一样!”谢天明气到浑身发抖,待站稳后,再度扑向阮霰。
  天边划过一道血色流火,正午陡然转为入暮时分,但暑气并不见消退,这一刻,阮霰本就受损的神魂剧烈一痛,仿佛正在消融。而朱雀火,亦在谢天明执意争抢中掉落在地。
  轰的一声,偌大邺城熊熊燃烧。
  阮霰瞪大了眼,整个人犹坠冰窟。
  红,漫天漫眼的红,无处不在的红,炽烈翻涌、喧嚣四溢。
  谢天明不见了,烈火之中,阮霰看见了无数人的魂魄,扭曲着从火海走向他,伸出奇长无比的手指,想要勾住他的衣角,将他拖入火中。
  阮霰白衣带刀,在此时此刻,宛如一片孤零零掉落地狱业火的白梅。
  “为什么要杀我?”
  “为什么要杀我?”
  “为什么要杀我?”
  阮霰耳旁响起无数个声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皆说着同样一句话。
  他抬眸,恰在此时,这些声音陡然一转,变成了谢天明的声线。
  周遭徘徊着的魂魄,四方游荡着的身影,皆化作谢天明,一身明黄衣袍,剑锋璀璨如金。
  无数个谢天明试图从火海里挣扎出来,向阮霰伸手。他们的声音响成一片,说的都是:“为什么要杀我?”
  阮霰脑后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他稳住颤抖的身形,朝某个方向踏出一步,那火焰亦向他趋近。他望着近在咫尺的火,坚定道:“我不会杀你!”
  四面八方,数以万计的谢天明合而为一,在听闻阮霰的回答后,冲阮霰拔出剑来,厉声道:“可我死了!我不就是你杀的吗!”
  “你杀死了我,把我杀死在了邺城!”
  阮霰捂着头后退一步,但那声音如跗骨之疽,根本无以摆脱。
  “我从来没想过要杀你!”阮霰闭上了眼,低吼着,“我会把你带出去!”
  他一步一步后退,火海一步一步朝他逼来,在被火焰触碰上那瞬,脑海中的疼痛更加剧烈。
  不可以被火焰缠上,有个声音在心底说,若是被火焰灼烧,便是神魂消散、死无葬身之地。
  但谢天明便伫立火海边缘,狰狞笑着,伸手朝阮霰抓去:“既然如此,那你当初为何要关上城门?说到底,你不过是为了拿着我的功绩去领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