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的至爱是买来的+番外 by:又见桃花鱼

字体:[ ]

 文案
刘寄风孤星照命,过的十分的苦楚。无意中买了一个书童,自此相知相伴,相互照顾和成就。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繁华的东官街尽头,有条安静的小巷,路不宽,随地势高低起伏弯转,地上铺有青石板,年头久了,常走的地方,磨的光滑。背y-in的地方,还长着青苔。
  路的两旁是住户的院子,清一色的白墙灰瓦,院墙上有砖雕的花窗,透过花窗隐隐的看到院子里的花木,也有一些树枝或者藤蔓从窗里面伸出来。
  靠墙根散落着几株桂花,这个时候,已经少量的开了,打旁边过,闻一鼻子花香。
  到了傍晚时分,袅袅炊烟升起,若有若无的饭菜香气,从各家飘出来。
  巷口外面的大街很热闹,巷子里却人很少,走过时的脚步声,能传挺远,更显现这里的安静祥和。
  这个巷子的住户虽然不是豪门大户,但基本上也算得富裕。
  刘寄风的家就在这个巷子里的第三间宅子。这是个二进的院子,台阶大门都很齐整,门边上两个小小的石头狮子。上两级台阶进大门,绕过石雕影背,是个走廊,两边月亮门里的小院子,是下人住房和厨房库房等,走廊尽头也是个月亮门,里面是他自己住的主房院子。
  刘寄风今年二十岁出头,身材高挑,细腰宽肩,结实挺拔。两只黑白分明的丹凤眼,微微的有点鹰勾鼻,皮肤黝黑。他性子沉稳,表情温和。只是常年j-i,ng神抑郁,眼睛下面黑影,显示长期睡眠不佳。
  他一身藏蓝色衫,衣服的料子非常好,只是式样过于简单,而且常年就这样一身深蓝,没什么变化。身上也无装饰,只在右手大姆指上戴着个镶着黑黝黝石头的戒指,脚上是做工考究的白边黑缎面鞋。
  他一个人,不紧不慢的缓步回家,刚走到家的大门口,家里的仆人刘全早早的在门外等了,看到他回来,赶紧弯腰笑着接进来,反身把院门关好。
  路过走廊,回到自己住的上房院子,几级台阶上去,就是堂屋,左转进到卧房,换上家里穿的薄棉袍,舒适的软底鞋子,转身出来。
  已经打来了温水,他擦了把脸,洗了洗手。
  刘全赶紧把换下来的黑缎面鞋拿到院子仔细拍打,又用刷子刷干净,放在堂屋的门后木头架子上,老爷对鞋子最为讲究,脏一点就不穿了。
  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笑盈盈的端来了煮的甜汤“老爷”,他坐下喝了一口,转头看着在一边站着的刘全,淡淡的笑了下“都办妥了,长生今天就留在铺子里了。”
  “哎哟!谢谢爷,谢谢爷。”刘全眉开眼笑的,没口子的道谢。
  “这也是长生懂事,这一年做的不错,赵掌柜很喜欢他。他,还得再吃几年苦,才能立起来,到时你年岁也大了,放你一家出去,享享他的福。”刘寄风不慌不忙的说。
  “爷,他把您交待的事做好就行了。小的,还得伺候您呢,小的两口子,身子都好着呢!跟着您,说是做事,其实就是享福。过两年,再拜托您给我那丫头寻户好人家,哎哟!小的这辈子就圆满了!”
  刘寄风微微点点头“晚上吃什么?”
  刘全“哎呀!瞧这高兴的,老婆子都做好晚饭了,马上上来。”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他一个人坐在堂屋的椅子上,慢慢的喝着甜水,门开着,垂着纱帘。
  前面不大的院子,地上也铺着方砖,靠墙一溜的灰泥花盆,里面开着各色的月季,菊花也开始打花苞,还有个大荷花缸,养着几尾红色鲤鱼。
  初秋了,一年,转眼就要到年底。
  虽然没必要,还是默默的把年底前要做的事,重新盘算着。
  刘全和老婆把菜端上来,一条不大的清蒸鲥鱼,青菜,一小碗扣r_ou_,还有一碗粥,热了半壶陈年花雕。
  一个人默默的吃饭,自己倒了杯酒,花雕里放了姜丝,温热了喝,味道很好。喝完一杯,吃了两口鱼,夹了两根青菜。又倒了一杯喝下去,一股热流又胃里冲出来,呼吸都带着熏香酒气,第三杯喝完壶就空了,身上也暖洋洋的。
  虽然很想让刘全再热半壶,但还是忍住了。他一直在控制自己,不多喝,其实他酒量还不错的。
  只是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况,一旦失去克制,就完了。
  把粥喝了,就放下了筷子,用s-hi巾擦了嘴和手,走到旁边的书房。
  书房里燃着炭火,很是温暖,他坐在炭炉边,把旁边装好水的铜壶放到炭盆里,很快,水就开了,他动手慢慢沏茶,开茶,洗茶,注水,烫杯,倒到瓷罐,最后倒到茶杯,一套下来,行云流水一般,好看的很,杯子端在嘴边,抿了一口,停了一会儿,慢慢的喝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