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景帝纪事 by:非言非默(二)

字体:[ ]

第四十五章 反复
  彼此的身体都是久旷多时的, 稍加撩拨就按捺不住缠在一起, 犹如干柴遇上烈火, 瞬时燃起熊熊火焰。
  景帝努力保持着脑中最后一丝清明, 抵御内心深处想把卫衍粗暴地拆开来吞下肚的诱惑, 尽量让自己的动作不要太暴烈吓人。
  很快,卫衍汗如雨浆起来, 但是喘息声中明显带了些特别的味道, 显然也是乐在其中,不过景帝对于他一会儿要求慢一点, 一会儿又忍耐不住, 示意他快一点的行为,非常无语,故意停下了动作,出言调侃他:
  “一会儿要朕慢一点, 一会儿又要朕快一点, 到底是你在侍奉朕, 还是朕在侍奉你?”
  被他说得愣了一下的人, 却很快禁不住身体的焦躁感觉,贴上来蹭着他的脸颊,小声哀求:
  “陛下……”
  卫衍这么哀求的时候, 温热的气息喷在景帝的脸上,让他的心都禁不住凛了凛。
  “真是拿你没办法。”
  最后, 景帝当然是苦笑着就范, 他发现他对卫衍是真正的无可奈何, 只要卫衍抱着他的脖子,磨蹭着他的脸颊,用柔和的声音小声哀求,他的坚定意志马上就会动摇起来,最后当然还是遂了卫衍的意。
  罢了,就当是自己在伺候他吧。想通了这一点以后,景帝非常认命地继续努力。
  事实上,在榻上之事中变得越来越坦率,越来越享受快乐的卫衍,常常会轻易击溃他的意志,让他的恶劣坚持不到最后。
  卫衍青涩隐忍的时候,会让他忍不住想要一直宠幸他,宠幸到他完全失控,而坦率享受的卫衍却有另一种风情,有种让人不由自主沉溺其中的莫名魅力,他依然想要宠幸到让卫衍失控,不过那是一种与以前稍有不同的尽情享受快意的失控。
  这些细微之处,别人恐怕分不清,但是景帝自己分得很清楚。
  也许就是因为卫衍在榻上越来越享受欢爱,不像刚开始那么抗拒了,他才会越来越纵容卫衍了。哪怕他很清楚,这么做很莫名,很不妥,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要去这么做。
  卫衍从来不知道,他竟然会是一个沉湎于身体享乐的人。
  自打初晓人事以来,他于此道上一直没有特别的热衷,仅仅有着正常男人的身体需求,但是被皇帝陛下宠幸过以后,他才渐渐明白,他以前的想法是多么得可笑。
  他错了,错得很离谱。在皇帝的身下,他的身体完全可以用不堪来形容。被皇帝教导过的身体,根本就不懂得餍足,只要皇帝挑起了他的兴致,他就会在皇帝的身下索要不停,而且无论皇帝温柔也罢,粗暴也罢,他的身体最后都能得到欢愉。
  就像此时,他的身体被皇帝宠幸得很彻底,四肢百骸都已僵硬,使不出一丝力气,但是他的头脑中,却是一阵阵晕眩刺激的愉悦。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臣服在了皇帝的身下,不是臣服在皇权威严之下,也不是臣服在滔天权势之下,而是被皇帝在榻上用技巧和力量彻底征服。
  如果以后离开皇帝,他的身体大概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戒掉这种感官快乐吧。卫衍模模糊糊地想着,渐渐有了睡意。
  “卫衍。”景帝将半眯着眼,已经有些迷糊的人拥入怀中,摸索着他的发丝,缓缓开口,“朕可以只对你一个人好,但是朕不可能只临幸你一个人,以后不许为这种事吃醋。”
  这些话他不想说,不想在这种时候说这种伤人的话,但是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和卫衍这个笨蛋说清楚,免得哪一天,这个笨蛋因为吃醋而惹来祸事。
  他是皇帝,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注定了在享受权力的同时,也有不得不尽的义务。作为皇帝,他有对谁好的权力,有临幸谁的权力,却没有不临幸的权力。有些人,就算他再提不起兴致,也不得不去临幸,卫衍根本就不需要为这些人吃醋。
  而且,他虽然很希望卫衍能为他吃醋,但是在皇宫中,在他的身边,吃醋这种事向来都是大忌。吃醋等同于善妒,而善妒绝对是皇家不允许存在的东西。
  “臣说了,臣没有吃醋。”卫衍小声嘟哝了一句,口气很是肯定,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这些日子来,一直压在他的心中,压了不少时日的那块大石头,刚才已经在皇帝的殷勤伺候小心服侍下,被搬开了,这话他自然可以说得不带一丝不虞。
  听了他这不知是真的,还是在赌气的话,景帝只能苦笑。卫衍要吃醋,他不许。若卫衍真的不为他吃醋,他心里又很不舒服。
  就算他再喜欢自诩宽容大度,在这种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他这人着实难伺候了一点。
  嗯,大概是和卫衍待久了,所以学会了他的小性子吧。
  景帝很不负责任地把自己变得难伺候的原因,推到了卫衍的头上,不愿再去多想这个问题。
  “算了,在朕面前吃醋没关系,不过在外人面前,可不能露出一点吃醋的痕迹。”最后,景帝只能这么吩咐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