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有梦书当枕 by:五篱

字体:[ ]

 
文案:
     这个故事,少年们因参加科考相遇相知,度过一段美好的青春岁月。
 
这个故事,人生无常,一朝生变,平和的日子下翻滚着诡谲巨浪。
 
这个故事,人人都愿月长圆,花长开,人长久,偏不得圆满,总是遗憾。
 
 
这个故事,是我写的第一个故事。写得不好,写得无力,写得苍白,写得无趣。十分不通,万分见谅。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y-in差阳错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冰,裴幽 ┃ 配角:秦绯,林忠,阮莲,苏念,朱仁 ┃ 其它:仿红楼梦 
 
==================
 
  ☆、第 1 章
 
  上元佳节团圆夜,皎皎空中孤月轮。平丘城西北百余里有山名竹山,终年覆盖着郁郁葱葱的水竹,山头人以做纸为业,竹子正是那做纸的原料。于家便是那山头做纸人,现正是在于家矮墙旁,于冰望着那虚虚拢着一层雾似的玉团,又观满山竹影婆娑,年节下竟生出一时恍惚之感。自语道:“淡月微云固惹人怜爱,日日看他又有什么意味呢?”
  这时于父满面笑容地从外面回来,肩上挑纸的担子里只放了饭篓,笑道:“尘儿快进来。只管站在这里作甚。”
  于冰遂随父入房中,于母摆上饭食,笑问道:“今儿过节怎么反倒晚了好些,可是遇见什么事?”
  于父坐下得意地说:“也不曾遇见什么事,只是今天纸卖的价钱好,便逛了些时候回来。”遂取出几串钱递给于母。
  于母回身取出钱袋来,点清了数目,向于冰道:“加上这些钱,路费行囊都得了,过几日冬衣做好,就该去了。”
  于冰点头应了,又听父亲道:“山头就出了你一个认字的,祖祖辈辈都做这纸营生,又怎么样呢,还是一日不如一日,先我还不让你读书,现如今,不论其他,读了书认了字,也不叫那些买纸的牙郎诓骗。”
  于母附和道:“正是呢,那些牙郎,各各牙尖嘴利,不是嫌纸成色不好,就是嫌纸晒得不干,吃亏总是我们山头人。”
  于父又道:“即是要走了,何日去辞你岑夫子?”
  于冰答:“明日。”
  一家子又说了些家常话,便各自歇下了。
  次日,于冰来到岑夫子院外的竹篱前,见门扉紧掩,又绕到竹屋后边,果见岑夫子握着酒壶歪在大石旁,于冰忙上前行礼道:“见过夫子。”
  岑夫子晃了晃身体,似不曾察觉,口内念叨:“幸遇三杯酒好,况逢一朵花新。”
  于冰知他x_ing子,立于一旁,只听岑夫子道:“我虽好老庄,不料你孔孟学得倒好,他*你若直上青云,确是吾辈之光。这山中独我认得几个字,你六岁那年我来这山中做了你的老师,驰隙流年,如今十载,我亦深知你。论这功名之学,属你不做第二人想,你是要走这条路的。”
  于冰低着头恭敬道:“学生惭愧,不得先生一分真意,枉费了先生教导。”
  岑夫子摇头道:“罢了,罢了,终是人各有志,又何必强求,修得本心便是道了。”
  于冰又道:“学生今日来是为辞别老师,这几日学生便雇船赶往桑阳,在城中静候秋闱。”
  岑夫子点头道:“我料定是这几天了,如今北去,明冬已然另一番景象。你的x_ing子我深知,我只嘱你守住本心,灵台清明万物不可浊也,去罢。”
  于冰拱手道:“是,学生不敢忘。”方抽身回了家,无话。
  平丘城中三榆街西,有一户裴姓人家,虽不甚富贵,当地也推他为望族,祖父裴崇前年辞了官回乡养老,或修竹养花,或吟诗作赋,倒能自得其乐。裴崇独得一子名裴宁,虽出书香门第,却自幼醉于经商之道,只读过几年书便天南海北野去了,不过几年生意上已经游刃有余,各处产业也都蓬勃兴旺。裴宁娶得夫人温氏,温婉贤淑,得一子名裴幽,幼时被祖父大大的管束了些时候,后来祖父竟外去做了个小官,家人都惊得了不得,想家中真出了个姜太公了。裴幽立时解脱,父亲向来不问他学问,他倒疯玩了几年,后来亦觉无趣,又把心思放在书本上,他又天资聪颖,祖父返乡见他对答如流,更是喜得连连夸赞,裴幽也乐得讨祖父欢心。
  且说这日裴幽辞了众人出了裴府,上车一径赶去了江畔,稀稀落落几条船在江上浮着,便命跟着的书童笙儿寻了自家的船,也抬步入得船内,收拾停当即要出发。裴幽站在船头看着眼前来往过客,下船上船回乡离乡,少时,觉得身子冷冷的,起身转向了船内,命笙儿烧炉子烹茶,不料远远地瞥见岸上一个人在这大冷天穿得十分单薄,雪白的衣裳,黝黑的头发,大风吹着好似一只水墨的蝴蝶翩翩跹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