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修仙谈情一把抓 by:二两胡豆

字体:[ ]

 
  文案:
  张灵骨一直觉得自己很倒霉,摊上个师父什么道法都不教他,只知道喝酒买醉
  摊上个师叔,初次见面就挖个大坑送他一段绝版妖骨
  好不容易被师门捡回去,一看占了一座山挺阔气,没想到居然被上一辈败得只剩下一个空架子
  被人坑到绝境才知道,将自己师门祸祸到修仙界公敌的就是他自己的上半辈子
  而理由就是怀疑自己师弟可能会入魔所以自己先入魔,这理由……色令智昏啊……
  没事,这不又活回来了吗?师门可以重振,师弟嘛,谈情修仙一把抓,这次绝不松手
  内容标签: 年下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灵骨,风庾楼 ┃ 配角:郭思弦,上官漓,袁旗 ┃ 其它:师门,内销
  ==================
 
 
第1章 楔子
  漫天的剑光混合着血腥味弥漫在魔魇山上,一个穿着黑色锦袍的清瘦男子绕过刀光剑影的前山绕到了后山。
  后山是一座沸腾的火山,滚烫的岩浆翻滚出浓烈的黑烟,灼热的气息让生人勿进,一向都是人迹罕至,男子站在山口,身上的黑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上面绣的烛龙仿佛要夺袍而出直上云霄。
  岩浆照出的火光在他苍白的脸上镀上一层暖色,也让他的眉眼显得更加深邃起来,眼中一抹妖异的血色让他端正的五官平添了一份妖气。
  火山口有几块玉石做的石柱,这是他的布下的阵,只要启动阵眼下面的岩浆中会催生一条火龙,焚尽这山上所有的生灵,这是他给自己铺的一条玉石俱焚的退路。
  终究还是到了这一步……
  他的手伸向面前的玉石柱,刚一碰到柱子一支两寸长的光剑就从玉石后以迅雷之势刺入他的身体,离的太近,他又是强弩之末,这一下他没能躲开,光剑直入心脉。
  他一口血吐出来,整个人向后倒在地上,眼瞳中映出一个白衣道长,他勉强扯出一个笑:“斩魔剑……果然是你……”
  白衣道长在他身边蹲下,右手摊开,一朵血色莲花出现在他手中。
  男子被莲花散出来的红光灼得眼疼,闭上了眼睛,脸上覆上一层死气:“太迟了……”
  白衣道长左手覆上男子的胸口,被斩断的心脉停止了跳动,他俯身下去将血色莲花推进男子的胸口,顺势抱住男子,郑重到近乎小心翼翼的将嘴在那已经冰冷的唇上贴了一下:“我一生问道自认为清静无为,可终究是有一点执念难舍……我想拿我这条命再赌一次……”
  月西沉,贪狼北望,岁在甲子……
  张灵骨一大早起来看到院墙上这排字就觉得火大,自家那个酒鬼师父昨晚肯定又喝多了,
  这破道观本来就香火寥落,再这么闹下去只怕连鬼都不会上门了。
  张灵骨从厨房拿了一个冷馒头,挑起屋檐下捆好的木柴往山下走,他要去村里搭许叔的驴车去县城卖了这些木柴贴补道观里的用度。
  张灵骨挑着木柴走在青石台阶上,他虽然穿着道袍住在道观,可在他心里并不觉得自己是个道士,他只是恰好成了无咎子这个臭道士的徒弟罢了。
  张灵骨出生的时候,正是一个朝代刚刚亡了,各地诸侯天天打架,谁赢了谁当皇帝的时代,时局动荡到翻江倒海都比不上的程度,无咎子就带着张灵骨四处游荡。
  后来他们遇到一只会说话的八哥,世道艰难自顾不暇信道拜神的也少,他们挣钱的方法,就是先让这只八哥去一户大户人家,在夜里制造一些奇怪的声音,让别人以为闹鬼了,几天以后外表看起来长须飘飘,仙风道骨的无咎子,就假装路过化缘,顺路就收了这个闹事的鬼怪,然后也就很顺便的拿走一笔酬金。
  在张灵骨十岁那年,无咎子找到了一座无人的道观,道观虽然小了一点,破旧了一点,不过好歹能住人,无邪子就带着张灵骨在这里住下了,这一住就是一年多。
  道观破烂得连神像身上的彩塑都斑驳了,自然也没什么香客,平时吃的全靠观后两亩薄田,张灵骨还得砍柴卖了贴补。
  张灵骨也不是没想过离开,可他又能去哪儿呢?
  转过弯道下了山路,过一条小溪就是村子,明明是大晴天,可张灵骨却看到一片浓雾将村子罩住。
  这雾也浓得有些邪乎,像是一块落下来的云恰好砸在了村子上,村外小溪上的小桥却干干净净的一点雾气都没有,小溪是一条分界,那雾只在那一边,过不了水也过不了岸。
  “有点不对劲……”
  仿佛是为了印证张灵骨的嘀咕,他话音刚落从浓雾中就伸出一只巨大的触手,棕黑色还带着奇怪的粘液。
  触手带着一股怪异的腥味卷向张灵骨,可还没挨到张灵骨,他脖子上戴着的小木牌上闪出一片蓝色的弧光,那触手被弧光一弹立刻滑开,紧跟着浓雾中又弹出三条触手,四条触手不死心的齐齐卷向张灵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