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by:饮尔(下)(96)

字体:[ ]

  沈暮央不信,明摆着就是有,但她似乎有难言之隐,不肯跟自己说。
  “沈学妹,这事儿我明天再跟你说,我需要核实一些东西。”鹿君曦最后只是这样跟她说,“我确定之后,真的不会瞒你,毕竟你是孟孟的女朋友。”
  她的眼睛里透着慎重的真诚。
  沈暮央站在饭店门口的屋檐下,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艰难地点了下头。
  她抬头仰望天空,早上还晴空万里,如今已是y-in雨绵绵,轻风掠过,细密的雨丝甚至飘到了她的脸颊、脖子、手背,凉丝丝的,几秒钟水汽便消散无形。
  五月的天,真是善变呐。
  -
  晚上九点多,鹿君曦从孟家出来的时候,真的震惊憋闷到了极点。
  她在客厅坐了快一个小时,跟孟寒的爸爸软膜硬泡了大半天,最后还是没能见到孟寒,更糟的是,孟寒爸爸给了她一个叫她不得不放弃的消息。
  这算什么?
  孟家就了不起?
  她鹿家也没多差啊,几个人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凭什么连个道别的机会都不给她们,就把人给带走。
  靠!
  下次见面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原本还约好了过几天趁着天气好,一起周末去郊游一趟,爬爬山锻炼下的。
  一抬头,还爬个屁的山,老天都这么不开眼,从中午就开始下雨,前边而还是小雨,这会儿都豆大的雨滴,砸在地面都噼啪作响。
  任凭鹿君曦平日怎么乐观一人,从来不多愁善感的,此刻也不禁红了眼眶。
  心里把孟家上上下下那几个长辈骂了个遍,顺带连天气也一道骂了。
  正骂着呢,走到院门口,猝不及防,一道瘦小的身影映入眼帘。
  天微凉,又下着雨,女孩穿着学校的统一红白校服,站在那静静地、忐忑地看着她。
  卧槽,鹿君曦大惊,她不至于这么Cao包吧,身后跟了个小尾巴一直不知道?
  那沈小学妹是在这雨夜里生生站了一个多小时?
  传说这姑娘是冬天里看个小半场网球赛,风刮一刮就能躺医院两天的人,想起今天孟寒临走时跟她说的唯一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她深感头痛且想骂人。
  “你怎么来了,跟着我的?”
  沈暮央撑着把黑色的长柄伞,伞比人大了快一倍,看起来空荡孱弱。
  女孩吸了吸鼻子,“鹿学姐,孟家怎么说的啊?孟学姐什么时候回学校呢?”
  原本鹿君曦中午没跟她说清楚,就是觉得这事儿太大,万一有转机,万一她们想多了呢,别让人小学妹瞎伤心一场,她先来探探孟家口风,搞清楚这怎么回事。
  可这一探可好,真是tmd叫人窝火,不知道孟孟此时什么情况,向来淡定一人一遇到小学妹的事儿就容易不淡定,这下就这么被带去异国他乡,被迫跟女朋友分开,可千万得沉住气,来日方长啊!
  “走。”鹿君曦再郁闷,也不会朝着无辜的学妹随便撒气,“我送你回去。”
  “鹿学姐!”沈暮央以为又要敷衍她,着急了。
  “我问清楚了,孟孟已经被送出国了,不会再回学校,孟叔叔死不松口,目前我们谁都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你也不用想了,连我们都没办法,你是没有一点儿可能自己找到她的,地球那么大,谁知道她被送到了哪里。”鹿君曦却没有停顿,把她知道的都说了,一把过去牵住沈暮央的手,就往外走。
  “还有,中午的时候你问我孟孟丢手机的时候有说什么吗,我告诉你,她就说五个字,替我照顾她,所以你现在就跟我走,别让我难做。”
  沈暮央任由她牵着自己,呆滞地跟着鹿君曦的脚步,可撑伞的那只手却突然无力地垂了下来,迅猛的雨幕瞬间笼罩了她。
  “卧槽!”鹿君曦没忍住飙了句脏话出来,连忙把自己的伞转了过来,打在两人的头顶。
  几秒钟的功夫,她沈小学妹已经s-hi答答一身,发梢都往下滴水。
  她仿佛已经看见小学妹躺在医院病床吊水,她闺蜜远程心里怨念她的场景了。
  “学姐让你照顾我?”沈暮央两眼泛起水汽,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她托付遗孤呢?
  如果说鹿学姐说的孟家的态度还不够让她崩溃,可学姐亲口说的这句话呢,意思就是连学姐自己都不确定未来了吗?
  哪有这个样子的,明明前两天才说了背着她走一辈子的,明明前两天她说想一直在一起的时候,才那么斩钉截铁地说会的。
  可现在,连学姐也没把握什么时候能回来吗?
  至少不会是短期了,否则也不至于托别人照顾她。
  谁需要别人照顾啊,沈暮央眼角红了一片,但没掉出一滴眼泪,她生气了,特别气,她可以坚强勇敢地一个人活得好好的,如果非要人照顾,她也只认学姐一个人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