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by:饮尔(下)(91)

字体:[ ]

  “咳。”沈凡咳了两声唤回她的思绪,显然对她交谈中这种不礼貌的行为不满,“接下来,我们来说说你跟你朋友的事情。”
  他今天穿的黑色衬衣,一件银灰色小马甲外套,并未打领带,但一贯的威严作风并未改变。
  在家里还穿成这样,是为了好好跟她谈这件事吧。
  很慎重的态度。
  “她不是我朋友,是我女朋友。”
  沈暮央看着沈凡,一字一句纠正,执着的认真。
  沈凡习惯讲正事儿的时候点根烟沉淀思维,正从兜里摸出烟盒,抽了一支出来塞进嘴里,还没来得及点上,听见沈暮央这么一句话,火冒三丈。
  把手中的打火机“啪”地一声板在桌上,咬着嘴里的烟就开口了,“你瞎说什么呢,还有没有点儿礼义廉耻了?这么多年书都白读了,考了年级前十都没用!”
  年级前十还是我女朋友带我考的呢!
  况且她交个女朋友怎么就没有礼义廉耻了?
  沈暮央胸口起伏了下,强压着情绪,她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爸,我坐在这跟您聊这个,不是为了让您诋毁我的感情的,我跟女孩子谈恋爱一没犯法没害人,二没做什么这个年纪不该做的出格的事情,三没影响学习,不至于您说的那样不堪。”
  “伤风败俗你懂吗?”沈凡听她不卑不亢,理直气壮的语气更火,“我这么多年把你养到大,教育是真失败!”
  沈暮央深吸了口气,眼睛瞥到一边儿,“您教育我什么了?成绩进步奖励一张银行卡吗?”
  空气静默了一秒,沈凡“腾”地起了身,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又一屁股坐下来,“是,爸爸是做的不好,这方面爸爸有错,这些年委屈你了。”
  焦虑地叹了好几口气,沈凡似乎想通了什么,把那根烟又点着了,长长地吸了一口,从鼻腔喷出一片烟雾。
  “小央,爸知道爸没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那对母女一个比一个缺德,爸也很伤心。”沈凡搓了搓脸,“爸心里能不难受吗?”
  沈凡恨不能弄死那俩人,好吃好喝惯着,回头就给他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让他养一个继女还不够,还差点儿让他再养一个,关键还让他以为是自己的种。
  替别的男人养孩子,想想就觉得憋屈窝囊。
  最后,这些年来那对母女竟然还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对他唯一的孩子痛下杀手,妄图独吞他沈家的财产。
  “小央,爸知道你缺少亲情,母爱,姐姐之类的感情,所以爸爸也能理解你。”
  沈凡连夜向心理专家咨询过,有些孩子缺少亲情,会有一定的恋父恋母情结,或者误以为对年长一些的哥哥姐姐的仰慕是爱情。
  “但你得分辨清楚,你们年纪还小,对高年级女生产生这种朦胧的亲近感太正常了,这不是——”
  沈暮央听得明白,直接打断,“爸,我自己清楚这是什么感情,你既然看见了那些照片,如果只是单纯的闺蜜情,姐妹情我会分不清吗,谁会对自己姐姐做那种事?”
  沈凡哑口无言,自欺欺人也不管用了。
  “爸,别再就我跟学姐是不是爱情这件事往下扯了,我明确跟您说,是。”
  沈暮央看着他,“我们需要聊开的是你怎样才可以接受我们。”
  “怎样都不可能接受。”沈凡干脆答道。
  “我知道,我们可以从长计议,现在我也还才念高一。”沈暮央一副已经做好准备持久战的模样。
  “你也知道你才念高一,你看得清人心吗?”沈凡此路不通,另辟蹊径,“你那个学姐,她是什么身家出来的人,跟我们这种小打小闹的能是一个层次吗,那种家庭出来的人,心都比别人多几个窍,好,我就当你真的喜欢她,那她呢,你以为她会喜欢你?”
  “是,她喜欢我。”沈暮央当沈凡松口,连忙回应。
  “笑话。”沈凡嗤笑一声,一副看不经世事的小孩的不屑眼神,“人经历过什么你知道吗?前段时间她十八岁生日,孟氏的孟老爷子都赶回国内,意味着已经钦定她会是孟氏的继承人,小小年纪已经见过不少商场上的兜兜转转、尔虞我诈,连爸爸在她眼里都什么都不是,何况未出校园的你了,若她只当你是高中时代调剂生活的消遣,你将自己摆在何处?”
  “退一万步说,即使她对你有点儿好感,孟氏能让她跟你在一起?她对你的那点儿好感能让她愿意为了你跟家里闹翻?孟氏那样的世家企业,能得到继承人这个身份,呵,还有什么不能割舍的,高中时代的一个学妹而已。”
  左手不自觉陷进沙发上的抱枕,沈暮央捏着一角,用力压下自己起身走人的冲动,“爸,你不了解她,不能这么说她,好歹.她是我女朋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