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by:饮尔(下)(24)

字体:[ ]

  小姑娘显然没想到她会在这,愣愣站在门口,大眼睛看着她有些无措。
  照道理,确实学生会长现在没事儿的,该坐在台下才对。
  孟寒冲她点点头,女孩便走了过来。
  “化妆?”孟寒给她让了让位置。
  “嗯。”沈暮央坐在了一个镜子前,打开了自己带来的小化妆包,埋头鼓捣着掏东西。
  不一会儿,气垫粉底、散粉、眉笔、口红、睫毛膏.一股脑儿全摆在了桌子上。
  还挺齐全,之前晚会也是,小姑娘化妆技术好像还不错。
  但平常也没见她化妆啊,在景水中学这个年纪也不大用得上,什么时候学的,这么熟练。
  轻微的疑惑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没影儿了。
  孟寒也没说话,就斜靠半坐在她旁边座位的扶手上,那么看着她动作。
  这儿人不多,除了忙碌的文艺部成员,就只是几个临近场次候场的表演人员,也都在忙着给自己化妆换衣服,没空四处看。
  所以,孟寒这么个直愣愣的眼光也没引起他人的注意。
  只有沈暮央,离得不过半米的距离,一个人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你,还是一个你喜欢的人,这样的视线怎么也叫人有种难以忽视的压迫感。
  她尽量不去在意,上完了粉底,开始画眉,她的眉型很好不用修,只是填充一下就好,在这个过程中,她觉得浑身越来越僵硬,越来越难以忽视那道目光。
  画完眉,她终于忍不住,扭头看向孟寒,“学姐。”
  “画眼线要帮忙吗?”孟寒接话很快。
  沈暮央愣了下,艰难地摇摇头,看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
  “你一直看着我.”沈暮央捏着手中的眉笔还没来得及放下。
  “会让你不自在?”
  “嗯。”
  “好。”孟寒了然,转了身,但也没走,拉开那把椅子坐了下来,面对镜子开始刷手机,倒也没看她了。
  沈暮央看着她,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但孟寒人确实也没碍着她啊,沈暮央一口气不上不下的,也说不出什么,只能扭过头继续化妆。
  没一会儿,化妆完了,她也换好了衣服。
  “学姐。”
  “嗯?”孟寒这才放下手机。
  “你.有事吗?”沈暮央深吸了一口气。
  孟寒点头,“有啊,昨天不是跟你说了有事跟你说吗,让你交完志愿来找我的。”
  “哦。”沈暮央淡淡应了声,嘟囔着,“我不是说这个。”
  她是想说你现在在这,奇奇怪怪的,感觉像守着她似的,但又不像有事的样子,是为了什么?
  孟寒看了她一眼,似乎猜透她的心思,“我没等到你,怕你昨天没消气,又跟我赌气不肯来找我,只好自己来找你了。”
  “你交完志愿了?”
  “嗯。”沈暮央点头,还真是来堵她的,怕孟寒担心,她自觉补了句,“选了理科。”
  孟寒扬眉,像是想问什么,但又咽了回去。
  “快到我了,我先走了。”沈暮央连忙岔开话题,逃也似的要溜。
  她确实是故意没去找孟寒,但不是赌气。
  她昨天听孟寒说找她有事那语气,太认真了,认真的她有点儿害怕。
  她有预感,孟寒是想把话给她挑明了,把这段时间来她们之间这种暧昧的关系给搁到台面上来掰扯清楚。
  但她害怕,结果不是她想要的那种。
  那可还不如不要挑明,再给她点儿时间努力争取下呢。
  她其实挺慌的,昨天回去之后,她把这些日子来两人的相处翻来覆去地回忆了很多遍,一会儿觉得孟寒还是对她有了那么点儿意思的,对她特别照顾,但一会儿又觉得没有,时间太短了,可能还不够,孟寒对她或许仍旧停留在纯洁的学姐学妹阶段,照顾她也就单纯是照顾妹妹的心情。
  总之就是她整个人的脑子特别混乱,特别纠结。
  明明她很期待能跟孟寒确定下关系,可真到了这个时刻,她还是怂了。
  “去吧,妆化的挺好看的。”孟寒对她轻轻笑了下,顿了顿,“人也很好看,加油。”
  “嗯。”沈暮央听了耳尖一下子冒出微红,得了准许,立刻就溜了。
  -
  舞台上,女孩的歌声缠绵深沉,动情悠转,这是一首抒情歌,她的共鸣感很强。
  “《年轮》啊,小学妹唱得好深情哦。”
  突然,身边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以及熟悉的揶揄口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