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by:饮尔(下)(116)

字体:[ ]

  柔软、甜腻,光是想一想,都觉得罪恶又诱惑。
  无数次,梦境中她听见女孩被她欺负到哭泣,起来后都不得不一边羞赧暗骂着自己,一边冲凉浇火。
  虽然梦里,她才是主导的那一方,但既然是小央的希望的话,孟寒想,她怎样都是可以的。
  -
  晚间吃过晚饭,两人牵着手去外面散了一圈步。
  黄昏之际,太阳已落山,只留下西边橙红的一小片云彩,大片大片的则是紫蓝色的天空。
  两人聊着这两年彼此缺失的这段光y-in。
  “学姐,我是今年的理科状元!”小姑娘拉着她的手,晃啊晃,意图很明显,想要她夸奖。
  孟寒笑,“很厉害。”
  “学姐,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祈福过的那个鼎吗?”
  孟寒略一思索,想起来,“你是说我们钻进那个鼎底下,祈福状元?”
  “是啊。”女孩歪着头,“感觉好灵啊。”
  孟寒怎么听不出她的弦外之意,轻笑一声,“那我们周末再去看看?”
  “好!”
  说起来,好像她和小央的相遇,每一次的相处都像是奇迹。
  冥冥之中,上天在促就她们,前世的遗憾她们没能抓住机会,还好有今生弥补。
  连同那些阻挡在她们之间的磨难,没能拆散她们,反而促使她们更紧更珍惜地想要拥抱住对方。
  或许,命中注定她们就该是恋人,如同小央的比喻,小太阳自然是该跟月光相得益彰的。
  从日落时分到了漫天繁星,深紫色的天空,亮闪闪的星星点点。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越拉越长,最后暗到分辨不出。
  沿着小区,两人十指紧扣的手就没有松开过,燥热的暑气虽然随着太阳的西落渐渐消弭,可水泥地却积攒了一天暴晒的热量,紧贴的掌心沁出薄薄的汗意,潮s-hi粘腻,可没有一个人舍得松手,任其缠绕交叠融为一体,汗渍交印铭刻在双方的掌纹。
  回家后洗过澡,两人窝在一块儿看电视。
  这次是孟寒主动提起,她记得女孩一直很憧憬这个场景,可惜两年前她只来得及陪小央看过一次,这是她两年来想起女朋友的时候,很多次没法释怀的点。
  到了将近十点,沈暮央靠着沙发已经昏昏欲睡,好几次从迷糊中惊醒。
  “小央。”孟寒轻轻摇她的手臂,“我们回去睡好不好?”
  “唔,好。”女孩眼眸都睁不开,半阖着,黏黏糊糊地哼着,“抱抱。”
  “好,学姐抱你。”孟寒揽过女孩,将人靠在自己颈窝,万分轻柔地将人抱回了房。
  大大的主卧,床榻柔软温棉。
  一看就是长期有人使用的痕迹。
  孟寒蹙眉,略有疑惑,其实她早就发现,这座屋子的烟火味很重,似乎有人定居于此。
  按道理说,在她离去之后,小央应该乖乖回了家,最多偶尔过来小住才对。
  孟寒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用遥控器将空调调到适宜温度,只留下一盏夜灯,之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还未躺稳,一个暖呼呼的小东西就迫不及待挤了过来,孟寒一把捞住,将人圈在怀中。
  暖热柔软的一小团,发丝还是跟以前那样有点儿毛糙,女孩的身体一直不好,大概连头发都供给不上营养。
  孟寒将人抱地很紧,狠狠地呼吸着女孩身上的气息,眷恋又怀念。
  真的太久了,从前这样抱着女孩大多是悸动,心跳的体验带来的是甜意。
  此刻,孟寒却觉得除了那份悸动,更多的是酸意,这份圆满她渴求了六百多个日日夜夜。
  “学姐。”沈暮央发顶有温热蹭过,她情不自禁拿鼻尖蹭着孟寒锁骨处的暖腻肌肤,喜欢这个味道。
  就是,学姐好像比之从前愈发清瘦了,原本便精致单薄的锁骨如今竟到了嶙峋的地步。
  不知这两年,是怎样的辛苦,掏空了身体,耗尽了精神,才能这么快从孟氏那么一个浩大的金碧监牢中逃离出来。
  沈暮央心疼,轻轻吻了吻,一下又一下,不带任何情|欲,仅仅只有温柔珍惜。
  刚刚都困到睡着,现在竟然又精神了。
  孟寒被女孩这番蜜汁c.ao作惊呆,任由对方在自己身上点了半天火才反应过来,将人一把拎出,强迫她抬头。
  “啧,都说了等你成年的。”
  沈暮央满目的柔情,如清泉一般,听闻这句话一愣,浆糊一般的脑子瞬间清醒了。
  她撅了撅嘴,什么嘛。
  学姐怎么当她色|狼一样,她不过平时主动了一些,刚刚又没有那个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