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by:饮尔(下)(114)

字体:[ ]

  一本正经将刚刚说过的话,证实给她看。
  沈暮央攥着她的手,轻轻摇了摇。
  院子里,阳光挺烈,孟寒眯了眯眼看向她。
  “孟孟,你认真的样子还是很可爱。”
  或许是光线过于灼热,孟寒薄薄的耳垂在阳光下,有种粉调的透明,隐隐泛着红。
  “你更可爱。”
  “噗嗤”一声,女孩咧开笑容,扯着她就往大门跑。
  孟寒唇角也勾起,迁就地跟着她的步伐。
  这里是她和沈暮央的小家,已经两年不曾踏足,还是当初的模样。
  绿油油的Cao坪,被人定期修整过,Cao丛不深不浅,绽放勃勃生机。
  刚刚开了门,女孩就急切将人拉了进来,然后大力地甩上门,手腕用力,将孟寒的身子扯低了些,亲了亲她的唇瓣。
  “那我这么可爱,你再多喜欢我一点。”
  孟寒轻笑,“已经到了极限。”
  女孩的双手勾上她的脖颈儿,笑眯眯撒娇,“那你表示一下。”
  “嗯?”
  “吧唧”一口,沈暮央做了个示范,笑意盈盈。
  孟寒被逗笑,怎么这个小笨蛋永远都学不会矜持呢?
  她将背上的书包随手搁在玄关的柜子上,在女孩期待的目光下,重新凑了过来,“闭眼。”
  女孩听话地闭上眼睛,微微嘟起嘴唇,邀请她的亲吻。
  温凉的触感却首先印在了沈暮央的眼皮上,一寸一寸,爱怜珍惜地碾过。
  “都说了哭久了眼睛会肿,这么多年还是没点儿长进。”
  沈暮央原本正觉得微凉的柔软贴在她灼热的眼皮上很舒服,享受着呢,蹙了下眉,哼哼唧唧不满,“哪有刚进家门就训女朋友的。”
  “哪有训你?”孟寒吻过她的眼角、鼻梁,“是心疼。”
  “小央,以后不准再因为我哭了。”少女的嗓音一点点儿由清澈转为低哑,吻遍她的脸颊,最终寻到嘴唇,将人抵至玄关的墙壁,“不对,以后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都不会再让你这样哭了。”
  最后的话语消磨在两人唇齿的纠缠之中。
  唇分,两人喘着气都有些缓不过来。
  不知何时,女孩背抵着墙的姿势转变,软成了一|滩|水,依偎到了孟寒的怀里,彼此相贴着。
  唯有这样亲昵,能够印证着对方的存在是真实的,像是亲不够要弥补上两年的空缺似的,女孩呼吸了几口,便仰着脑袋又向女友索吻。
  “乖,得先点餐,到吃饭的点儿了。”
  孟寒偏了下头,躲过粘人的小东西,将人一把抱起,直接抱去了客厅沙发。
  小姑娘原本不大高兴,怎么就这么扫兴呢,谁这么久没见到女朋友会像学姐这样冷淡的,亲亲都不给亲个痛快。
  可是,孟寒将她放在沙发上后,却半跪在地,捉起她的脚踝,搁在自己膝盖,替她松鞋带,表情认真又自然。
  就是两年前,两人也不曾这样矫情过啊。
  学姐在以自己的方式表现心意,传达对她的用不尽的宠溺。
  沈暮央羞红了脸,本能x_ing地后缩了下,被孟寒一把握住,肌肤相触的部分,微微的酥痒,“你先看看外卖,我替你脱。”
  女孩哪里能静得下心看手机app,面上应了,余光却一刻都没从女友身上离开过。
  “怎么样,点好了吗?”孟寒替她将鞋换好,自己也去玄光换了双居家的拖鞋,都弄完了才回来挨着女孩坐下,“想吃什么?”
  沈暮央侧头,缩在拖鞋里的脚趾不自在绻了绻,刚刚被孟寒握过的脚踝还带着灼人的热意,滚烫着顺着血液流动。
  “嗯?”孟寒见她不说话,轻哼了声鼻音。
  在孟寒深情的桃花眼注视下,女孩的脸颊肉眼可见地窜红了起来,不知想到了什么,喉间滚了滚,朝她勾了勾手指。
  孟寒疑惑地蹙了下眉,在自己家里有什么要说的还需要这个样子?
  但奇怪归奇怪,孟寒还是附耳过去。
  温热的吐息喷薄在她耳廓,女孩细细的声线,“你,我想吃你。”
  作者有话要说:  孟寒,是我低估媳妇儿了,两年不见她这哪是一贯的不矜持,已经进化到了撩死人不偿命?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黎铁师兄 3个;愔媭、老吳、越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呆呆不呆 49瓶;我是书虫、小丑莫, 20瓶;种花家兔子、失眠多梦 10瓶;啊~呀、Ling---南凌 5瓶;暖阳、鹤鸣空、愔媭 2瓶;一二三四五 1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