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by:饮尔(下)(100)

字体:[ ]

  “你别灰心啊,一次两次而已,我们还有两年的时间呢。”小同桌看着异常平静,依然在下课期间疯狂刷卷子的沈暮央,担忧不已,她们相处了一年的时间,虽然交流不多,但每天坐在一块,天长日久,三观合衬,也算半个朋友了,“你这样刷题身体吃不消吧,你不是一直提倡身体才是本钱嘛,停一停吧!”
  小同桌夺过了沈暮央手中的水珠笔,不让她再继续,她记得的,沈校花说过自己身体问题,扛不住过劳的负担,强迫自己跟她们这样疯狂拼命,反而会倒下被迫住院,影响学习,得不偿失。
  可现在她又是在做什么?
  女孩抬起的眼睛里,布满血丝,里面的倦意像是三天三夜没有睡过觉的人,但她扯着唇角,勉强笑着,“谢谢。”
  沈暮央自然能分辨人家的好意,但她下一秒却还是伸出了手讨要笔,“还给我吧,我有不得不做的理由,我不能停下来。”
  小同桌看着她那只白莹莹的小手,有细微的不自觉颤抖,是累狠的样子。
  真的想对她大吼,就算有理由你也得停下来了啊!再不停下来,你有撑下去的命吗?到时候你不是一样完成不了心中的那个理由!
  可是,女孩的眼神坚定,藏匿着叫她不得不为之动容的某种东西。
  小同桌将那只笔狠狠掐在掌心,半晌,赌气地还给了她。
  七月,高一的最后一场考试,也是本学期的期末考。
  发成绩那天,艳阳高照,火辣辣的太阳昭告着假期终于来临,学生们终于可以躲回空调房,吃冰棍玩游戏了。
  沈暮央的成绩是年级16,又退步了。
  她苦笑着想,下一次呢,是不是就该掉到年级20之后?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她不是不知道问题在哪,失去了学姐的辅导是一部分原因,确实以她自己的水准很难维持在年级前十之内,可维持在十名左右是没有问题的。
  但现在的她,却是在以每次的月考稳定下滑,甚至没有停止的趋势,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她自己。
  她的状态太糟糕了,盲目的刷题,题海战术淹没了她,每一道题做完了就做完了,没有在脑子里留下半点儿痕迹,如同流水。
  可她调节不了自己的状态,每一天都很难受很压抑,未来过于未知不可探测,她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思念孟寒,想着她的学姐会在哪,她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或者说还能不能再见到?
  她是相信学姐的,可控制不住脑子里的念头,越是觉得茫然害怕,她便越停止不住做题,可题却又是白做的,一沓一沓的试卷堆在她的书桌、课桌,然后迎来又一次的成绩下滑,陷入新一轮的担忧。
  恶x_ing循环,反复不止。
  沈暮央是教室里最后一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的人,同学们都迫不及待地去迎接自己的暑假,虽然绝大多数时间大家都还是会用来做题跟补习,但假期的氛围总是令这个年龄的孩子所欣喜。
  推着自己的自行车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侧边儿上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两个月没见,这些天她忙着学习,忙着尽量不去思念学姐,都忘了她正在离家出走这档子事。
  看来沈凡是憋不住才来学校找她了。
  “爸。”沈暮央慢吞吞走过去,维持着基本的礼仪打招呼。
  “跟我回家吧,我听说你那个学姐的事情了。”沈凡今天穿着短袖衬衣,笔挺的西装裤,站在那高高大大,挡住了一部分烈日的灼烤。
  不管怎么说,在其他人看来应该算一个让人羡慕的爸爸吧?
  有钱、长得帅,x_ing格略有点儿大男子主义但十分大方。
  唯一的缺点,或者说不能叫缺点,只是一点可惜的是,耳根子软,不够体贴理解人,父爱给的有些小气了。
  “爸,我不回去。”沈暮央轻轻摇了摇头。
  她那个学姐都不在这儿了,她还坚持着住在外面干什么,跟他置气呢还是丢不下面子承认自己看错了人?
  周围来来往往还有零散的学生,并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况且正是正午时分,日头毒辣。
  沈凡蹙了下眉,“你带我去个附近安静点的地方,我们再说。”
  “好。”沈暮央没多说什么,将人带到了附近一家n_ai茶店,要了个包厢,学校周边基本都是这类店子。
  一张小桌子,两人各坐一边,面对着面。
  “爸,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说完我回去还要做题。”
  沈凡对她的的态度有些不满,但还是选择了压压自己的脾气,先将人带回去,“小央,之前你非要住出去,爸爸没拦住你,可现在你没有住在外面的理由了,爸爸可以既往不咎,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你现在跟爸爸回去,往后咱爷俩好好过生活,过几年你念大学了,也开始继承公司,爸爸给你挑个合适的男孩,幸幸福福过一辈子,不好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